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 赖斯:为埃及民主化努力过的人


2月7日,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莎.赖斯(Condoleezza Rice)在旧金山的Moscone中心发表演讲。针对埃及目前的局势,她指出,埃及社会目前的动荡正是专制造成的,“如果没有民主,民众无法以和平的方式来替换政府。这对极权专制者也是不幸的。民众的恐惧是支撑极权专制者掌权的因素;但当民众突然不再恐惧时,对极权专制者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她还强调,美国必须对外输出民主。

由赖斯女士来讲这个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这不仅是由于她曾具有的政治身份(美国前国务卿)与专业身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还在于她在美国国务卿任上时,曾为推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事业做过不懈的努力。

赖斯成长之时,经历了美国的民权运动;曾长期研究苏联政治,深知极权政治的黑暗与弊端。她一直认为,在促进人权进步方面,各类政权的性质比权力的国际间分配更为重要。2005年赖斯任美国国务卿之后,就表示要利用对话方式促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

2005年1月18日,作为候任国务卿赖斯在参议院外委会听证会上的讲话,为她未来四年的外交政策勾画了一幅清晰的蓝图。这次讲话中出现的一个新词汇——暴政前哨国(或译“专制前沿国”)激怒了全世界大大小小的独裁者。被赖斯列入暴政前哨国的共有六个国家:古巴、缅甸、朝鲜、伊朗、白俄罗斯和津巴布韦。尽管这次讲话并未将中国列入其中,北京却有如芒刺在背,中国媒体曾以“赖斯外交标新立异的新词汇:‘暴政前哨国’”为题,大加嘲讽。

赖斯在任期内将促进民主化的重点放在非洲与中东地区。埃及是美国政府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盟友,无论是军事技术还是经济上都获得美国大量援助。赖斯很有远见地敦促埃及做过一些重要的制度变革。当时,美国认为埃及政府有三方面亟需改善:一,萨达特总统于1981年被穆斯林兄弟会刺杀身亡,穆巴拉克继任总统后宣布实行紧急状态法,美国希望穆巴拉克废除这条法令。第二,穆巴拉克前四次当选总统都是“一个人的游戏”,先由埃及议会先提名和通过候选人,再由全体公民投票选举总统,每次都是穆巴拉克作为唯一候选人高票当选。美国认为这种选举是有名无实的不公平竞争。第三,埃及反对派明天党(以青年知识分子为主体)的领导人艾曼尼·努尔因在政党登记过程中被穆氏以欺诈罪投入监狱,时论认为这是77岁的穆巴拉克总统为了排斥40岁的努尔而对后者实施的栽赃陷害。为了施加压力,2005年春,美国国务卿赖斯在对中东进行穿梭访问时,以努尔被拘为由,临时取消了原定对埃及的访问。

面对美国的压力,埃及政府不得不作出一些回应。总统穆巴拉克被迫提出修改埃及宪法中有关总统选举方式的条款,允许通过公民直接投票的方式在多名候选人中选出总统。结束了总统选举沦为一个人的游戏这一局面。这次修宪被认为是埃及政治改革迈出的重要—步。埃及警方被迫释放努尔,当年埃及历史上有了第一次共有十位候选人竞选的总统选举。

在国务卿任期内,赖斯还将“跨国关系-国内政治”分析模式用之于促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进程。这一模式认为,西方的民主理念要渗透到第三世界国家,首先要促使这些国家由“强国家-弱社会”向“弱国家-强社会”的模式过渡。其次是建构并发挥沟通行为体的作用,所谓“行为沟通体”是指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移民等。这一理论认为,只要这这些沟通体可以自由进入一国的内部政治经济体系,就有可能使国内决策权威分散化直至被分享,从而产生重大影响。第三就是国际力量被内部化的过程,即外部规范的合法性在国内政界得到理解和支持,并逐步上升到立法层次的议程中。出于这点考虑,美国不仅支持埃及发展各类NGO,还将曾参加过埃及立法机构工作的努尔和他所领导的明天党视为很好的沟通行为体,希望通过上述措施改善埃及的国家主导型国内结构。

赖斯还发挥她作为学者兼政治家的优势,试图通过演讲等方式影响埃及的青年人。2005年6月19日,赖斯在开罗的一所大学演讲。她并不讳言美国外交政策的缺点,“民主是每个民族的理想之路,……我的国家——美国,60年来以牺牲民主的代价在这个地区追求稳定,但结果是,我们既失去了民主,也没有赢得稳定。……现在,我们下决心支持这个地区所有向往民主的人们。现在已经到了放弃任何借口的时候了,所有的借口都只是为了逃避建设民主的艰苦工作。”这场演讲让非洲的独裁者们很不高兴,曾被中国新华社讥讽为“没有掌声”的演讲。

现在,埃及人民反对穆巴拉克独裁的革命,让赖斯看到美国与她多年为促进埃及民主化所付出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我也坚信,发展中国家人民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前途,正象2月7日赖斯演讲的主题一样,Bright Future Ahead.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