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埃及与中国:一样的示威两样的结局


星期五开罗解放广场上埃及人庆祝穆巴拉克辞职

星期五开罗解放广场上埃及人庆祝穆巴拉克辞职

在全球聚焦埃及政局变化之际,中国当局与民众对埃及的关注恐怕与其他国家还有所不同。成千上万的埃及民众走上街头要求变革,这与21年前北京天安门的六四民主运动如此相似,然而结局却如此不同。

埃及抗议者得知总统穆巴拉克下台的消息后激动万分,他们挥舞国旗、欢呼雀跃。这幅画面引起中国著名女记者高瑜的联想。

高瑜2006年在美国

高瑜2006年在美国

*自然联想*

这位在89六四期间被捕的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说,想起了中国军队开枪残酷镇压天安门抗议学生的情景:当年,那些形体比埃及抗议民众要瘦小得多的中国大学生与北京市民头扎白布条,在北京街头奔跑,竭力抢救被中国军队开枪打死、打伤的人。

*同样的是专制,不同的是政党*

高瑜对美国之音说,埃及和中国都爆发了民众要求改革的大规模示威,埃及的结局是总统黯然下台,全家出走,而中国的结局却以人民流血告终。高瑜认为,这两种结局值得深思:“两个政权都是专制政权,但是不一样,因为统治我们的是共产党,共产党和穆巴拉克的政党是绝对不一样的。”

中国作家余杰进一步解释说,埃及的专制与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有所不同。他说,埃及穆巴拉克的威权统治建立在宗教势力、权威阶层、军队、知识分子等各方面取得平衡的基础上,平衡一旦破裂,他的统治就终结了。

中国独立作家余杰2007年在美国

中国独立作家余杰2007年在美国

余杰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共产党对整个社会的控制深度、力度与密度却要大得多:“中国的专制结构仍然是一个集权主义的、一个全能的、党控制社会生活所有方面的刚性统治,除非是发生雪崩似的全面崩溃。”

*两国军队,两种立场*

埃及军队的表现与中国军队在六四事件中的作为也被视为是导致两种不同结局的关键因素。高瑜说:“我们是党指挥枪,而人家的军队很多都是西点军校毕业的,从运动开始就在发誓,我们决不向人民开枪,而且支持人民,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1989年投身六四民主运动的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认为,正是中国军队对天安门学生运动的残酷镇压给全世界人民和各国政府上了一堂极为严肃的课,那就是哪个国家也不容许这种惨剧的重演。

周舵说,虽然埃及目前的社会矛盾远比当年中国的要尖锐得多,但政党不是同样的政党,军队不是同样的军队,同时,穆巴拉克也不是邓小平。他说,当年中共党内,除了邓小平,也没有第二个人会有邓小平的特质、性格和经历,竟下向示威民众开枪这样如此极端的命令。

*穆、邓两人历史罪责难逃*

尽管穆巴拉克在下台时手上没有沾满人民的鲜血,但周舵认为,穆巴拉克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历史罪责--他在位30年,却没有及时开启埃及的民主改革,导致埃及未来的走向极不确定,以至于现在再动手做什么都已经为时过晚 。

周舵推测,埃及有可能会出现一个由伊斯兰极端势力统治的政府,或受极端势力影响极大的政府,最好的情况不过是产生一个军人统治下的世俗政府。

*以人为鉴,以史为鉴*

中共在中国已经执政60年。周舵认为,中共必须担负起历史责任,做出政治民主改革的前瞻性规划。否则,顶多在5到10年内,中共就会面对跟穆巴拉克所面对的同样局面。周舵说,埃及的政局给中国共产党上了一课,那就是民主是绕不过去的必然趋势。

他说:“民主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旦开启之后,结果会怎样是非常不确定的。如果你没有一种政治体制改革前瞻性规划的话,那么在大规模民众抗议的压力下,突然一下子被迫打开民主化的大门的话,未来出现的局面很可能就是不可控的。 ”

尽管中国近日来低调报导埃及大规模抗议示威与穆巴拉克的下台,但分析人士普遍评论,中国当局一直在密切关注埃及的动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