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纽约市臭虫猖獗


纽约市的最新数字显示,2009年有百分之6的纽约居民报告说家里发现了臭虫。市公立学校也有1,000份相关报告。臭虫不仅在纽约市,也在美国各地的城市重新猖獗起来。

专家说,由于臭虫对杀虫剂的抗药性越来越强,它们不会消失。联邦政府今年2月举行了全美有关臭虫的“高峰会议”,实际上这是第二次了。

臭虫出现在纽约市的一些高档酒店、服装店和剧院里,包括林肯中心、帝国大厦和联合国总部大厦。去年,纽约市公立学校也确认有1,000多个发现臭虫的案例,比前一年增加百分之88。这个问题吸引了世界媒体的注意。台湾媒体“一传媒”刊登了幽默的新闻漫画,描绘纽约市被铺天盖地的臭虫席卷的情形。

不过,对身受其苦的纽约市民来说,这并不好笑。克里斯丁·德拉比基是对华尔道夫酒店提出诉讼的三个人之一。这座豪华酒店经常接待各国领导人。

德拉比基说,她去年5月下榻这家酒店的时候,手臂和胸部被咬,引起荨麻疹。之后不知不觉把这些吸血小虫带回密西根家中,结果她的两个女儿也被咬了。她说:“这对我们家真是一场灾难。就好像我们遭受了侵袭,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德拉比基一家不得不搬到父母家借住了几个星期,还花了几千美元在家中烟熏杀虫。华尔道夫酒店方面拒绝对德拉比基和另外两人的诉讼案做出回应。不过,他们在书面声明中表示,酒店有完善的检查制度。

纽约市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昆虫学家卢·索金说:“有些医学界人士认为,这不是一个直接影响健康的问题。因为这种昆虫不会传播疾病,也不是传染媒介。”

但索金指出:“从另一方面说,它对人有影响。人们如果身体受到影响,比如皮肤搔痒得厉害,结果由于抓痒引起继发感染,就不得不去看皮肤科医生。”

索金是为数不多的自愿与臭虫接触的人。臭虫偶尔会在他的胳膊和手上饱餐一顿,让他得以保留活生生的研究对象。

索金指出,在上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由于使用杀虫剂,特别是现在已经禁用的DDT,臭虫从美国人的家中消失。但是随着臭虫变得越来越有抗药性,这些化学杀虫剂已经越来越不管用了。如今,最有效的杀臭虫方法是使用高温或冷冻。臭虫可以不吃不喝,躲在床垫、墙壁或家俱里活上一年。

专家说,经过训练的狗是目前最可靠的发现早期臭虫虫害的侦探。它们甚至能够嗅出一只臭虫,用爪子发出讯号。

可是在纽约和其它城市里,这种方式只有富裕家庭才负担得起。纽约曼哈顿区主席斯科特·斯特林格批评说,纽约市取消害虫控制计划是一项策略上的错误。他说:“纽约市有太多人根本花不起钱把这些臭虫从生活中驱除。现在,如果我们还掉以轻心,臭虫就会占上风。”

但是,索金等专家说,全球范围的旅行意味着臭虫还会继续把搔痒和心理负担传播到各处。不过他也指出一个有希望的前景,这就是,目前正在研发的电子仪器,可以侦测出早期臭虫虫害。这种仪器也许很快就能上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