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2月17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2月16日发表北京清华大学政治理论教授贝淡宁(Daniel A. Bell)的文章,题目是“向东移动”。文章说,“中国是下一张要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吗?中国政府像穆巴拉克政权一样依靠严酷手段来镇压要求民主的呼声。像埃及一样,中国也有巨大的贫富差距,四处泛滥的贪污腐败,基本食品价格持续上涨,新毕业的大学生失业率高。因此,外界力量要在中国提倡民主吗?”

贝淡宁的文章说,“最好不要着急。在埃及,社会批评家和不同派别的改革者都公开表示忠于多党制民主的理想,也就是自由和公正的选举,从多位候选人中选择政府领导人,还要有各种自由让这些选举有意义。在中国,情况则不那么简单。亲民主的力量并没有消失,最著名的民主人士是被监禁的刘晓波。但民主力量在中国并非广泛存在。中国的很多社会批评家和政治改革者不认为多党制民主是解决中国各种政治问题的办法。”

贝淡宁的文章说,“认为‘民主不那么美妙’的阵营又分成两个不同的群体。可以把这两个群体分别称之为悲观派和乐观派。悲观派指出,民主有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就是人民的意志不一定是道德的。人民的意志可能赞同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这种担忧并非纯粹是理论性的。在埃及,普遍存在的反以色列情绪可能被证明不利于中东和平。”

贝淡宁的文章说说,“在中国,一种不健康的民族主义已经获得势头。民族主义者希望把中国变成一个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大国,可以对世界其他国家说不,而不考虑道德问题。中国向民主制过渡,可能很容易导致一个得到安全部门和军方支持的民粹派强人兴起。”

贝淡宁的文章说,“乐观派则指出民主制的另一个关键问题,这就是受政府政策影响的非选民没有正式的发言权。因此,民主制政府有可能逆后代人以及居住在国外的人的利益而动。这个问题也不是一个纯理论问题。希腊这样的民主国家投票通过无法持续的福利政策,不仅对自己的后代人、而且也对其他欧洲国家很可能造成损害。或者,也可以考虑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对一个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来说,推行限制能源使用的政策以便惠及后代和外国人,假如不是不可能,也是很困难的。”

贝淡宁的文章说,“自由民主派以及悲观派和乐观派改革者一致认为,需要更多的新闻自由,可以揭露政治权力滥用。他们都希望政府以各种方式人性化。在可能的情况下,应当对他们的努力予以支持。但悲观派和乐观派都有很好的理由怀疑通过竞选直接选举中国的最高层政治领袖的益处。”

贝淡宁的文章最后说,“让我们希望民主在埃及获得成功。但在中国,现在的‘自由议事日程’不需要包括支持实行全面选举的民主制。”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nytimes.com/2011/02/17/opinion/17iht-edbell17.html?pagewanted=print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