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赖斯:暂时的动荡不安胜于虚假的稳定


前美国国务卿赖斯

前美国国务卿赖斯

前美国国务卿赖斯日前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论述了“暂时的动荡不安要远远胜于建立在专制基础上的虚假的稳定”。赖斯阐述了她对埃及以及国际局势的看法。赖斯说,穆巴拉克下台之前那几天,她在电视上一边看着穆巴拉克讲话,一边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稳定压倒民主的结果可能是二者俱失*

赖斯担任国务卿期间曾于2005年6月访问埃及,并在开罗的美利坚大学发表了演讲,明确表示“美国将和追求自由的民众站在一起。”

在2月16号发表于华盛顿邮报的署名文章中,赖斯说,当初那么说,实际上就等于是承认美国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中东地区,一贯以稳定压倒民主诉求的政策,没有成功,结果是“鸡飞蛋打”,既没有达到区域稳定,也没有推进民主。

*穆巴拉克 前车之鉴*

赖斯说,之后一段时间内,埃及领导层似乎在政治上有所放松,但是好景不长;穆巴拉克不久就又开始将反对派人士抓捕入狱,民众憎恨的“紧急状态法”依然没有被取消的迹象,而且议会选举依然是笑话。

赖斯认为,正是由于穆巴拉克领导的埃及政府拒绝主动展开体制改革,最后落得极其被动的局面。她说,区域内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应该从中汲取教训,加快已经拖得不能再拖的政治和经济改革。

赖斯表示,穆巴拉克和他手下的班底如今已经大势已去;下一步,对美国来说最为关键的,是要公开表达一点,那就是,我们对埃及的未来充满信心。

*支持对民友善的政府*

赖斯说,未来几个月,甚至好几年内,几乎可以肯定,局势将会是动荡不安的;但是,“暂时的动荡不安要远远胜于建立在专制基础上的虚假的稳定。”“美国应当支持民主政府,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更加友善,而是因为他们对自己国家的民众更加友善。”

赖斯进一步表示,民主体制下的政府,包括我们的一些最亲密的盟友,不见得在所有问题上,都和我们观点一致;但是,他们和我们在最关键的一点上,是一致的,那就是,一国政府唯有民众支持,才有存在的意义。

*别无选择*

赖斯表示,美国方面深知,民主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而且整个进程中,会出现断断续续、不稳定的现象,有时候甚至会非常混乱。但是,她说,面对现实和未来,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相信在历史的长河中,世界各国人民共同怀有的理念将比一时的动荡更加持久、更加有着积极的意义。

*跨党派的缺失*

从埃及和中东局势的变迁,不难联想到“大中华地区”的变迁。

阿瑟.沃顿

阿瑟.沃顿

阿瑟.沃顿(Arthur Waldron)是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国际关系学者,目前在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任教。在他看来,在没有充分重视人权以及世界各国民众的民主诉求这一点上,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有缺失。他说这一外交政策上的缺陷堪称是“跨党派”的。

阿瑟.沃顿本人是共和党人。他深信中国民众如同世界各国民众一样,向往着民主和自由,并且希望中国能够及早拥有一个人民拥护的、民主的政治体制。他以台湾的经验阐述了专制和民主的“方便”和“不便”。

*专制的“方便”和民主的“不便”*

阿瑟.沃顿说:“过去,到台湾,早上和小蒋(蒋经国)谈谈公事,下午去找老蒋(蒋介石)喝杯茶,一切就都解决了。但是现在不同了,去台湾,什么立法院、行政院、等等各种机构、各个党派的人,都得要拜会,相比过去,简直太繁琐了!”

他继而表示:“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要义无反顾地支持民主政治;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和来自各个党派、持有各种不同看法的人接触之后,我们才有希望、才有可能,对一国、一地的国情、民情有一个真实的了解,而只有在了解真实情况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制订出有价值的外交政策。”

魏京生

魏京生

*魏京生对中国建立民主政制有信心*

长期为中国的民主进程而奔走、多年被囚禁、如今被迫流亡海外的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就一些美国人对埃及下一步是否会建立起民主体制持观望、甚至怀疑的态度这一点,表示了他的看法。

魏京生说:“为什么埃及人民就不可以建立民主呢?当年你美国革命的时候,谁能保证你美国就能建立一个民主政治啊?对不对?提这种问题,我觉得这是对埃及人民的一种刁难;我相信,埃及人民即使这次革命不会建立起完全的民主,但是最终还是会建立起民主政治,因为这已经是人心所向。”

魏京生表示,同样的逻辑,可以延伸到中国。

魏京生说:“即使共产党垮台了,开始出现多党制的时候,也许不一定马上就能建立起一个完全民主的体制;其实中国已经经历了这个过程,当年的辛亥革命也没有一下子建立起民主政治;但是最终,经过不断的努力,人们还是可以建立起民主政治体制。反过来说,不努力的话,民主政治体制是绝对建立不起来的。也许我们会建立起比美国还要好的民主体制,这要看大家的努力了;总而言之,我有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