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削减美国之音中文部引发震荡


削减美国之音中文部引发震荡

削减美国之音中文部引发震荡

美国政府计划停止美国之音对华短波广播节目和电视节目,并且大幅裁员,引发强烈震荡。

*中文部对华传送70年*

美国政府本星期2月14日向美国国会递交2012年度预算,其中,统管对外广播业务的美国广播理事会(BBG)决定停止其旗下著名国际传播机构--美国之音中文部对华广播和电视节目。

美国首都华盛顿第二大报《华盛顿时报》2月15日刊文说,在北京加大自我宣传之时,美国之音对华广播却面临停播。该报引述评论人士的话说,这一举动将严重损害向大量中国人传送未经过滤新闻和信息的重要管道。

加州共和党众议员、众院外交委员会成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说:“我很难相信,开销如此之大的美国政府认为节省下来的800万美元会解决预算问题;这是美国向中国政府低头的另外一个警讯;中国人民是我们最伟大的朋友,信息自由流通则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

*有讨好中国政府之嫌*

罗拉巴克表示,这一宣布发生在胡锦涛访美之后不久,有讨好中国独裁政府的嫌疑。

2002年到2010年间担任美国广播理事会理事的柯浪(Blanquita Cullum)2月18日撰文《华盛顿时报》说,如果当前的中东民主浪潮教会我们任何东西的话,那就是一个与外界保持联络、消息灵通的公众群体是民主的强大动力,它超过一个国家能够调动的任何军力。那么,“为什么美国准备掐断一根专制铁蹄下成百上千万民众数十年来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呢?”广播理事会显然忽视了一个事实 -- 那些拥有互联网和没有互联网的群体之间的鸿沟,一个政府要关闭互联网比干扰广播要容易得多。

*时段转拨 经费分流*

美国广播理事会决定,取消从1941年开始对中国广播的美国之音对华广播和电视,把缩小编制后所剩的小部分人力全部投入新媒体 -- 互联网;将原美国之音12小时中文广播时段转拨给1996年开始向中国进行普通话播音的自由亚洲之声;裁员所省经费则分流到美国之音其他语言部门。

《华尔街日报》2月17日刊文说,市场调查显示,尽管美国之音中文广播收听率呈现下降趋势,不过,互联网却并没有技高一筹。自由亚洲电台的中文广播听众数量远远不及美国之音,而且自由亚洲电台的品牌效应也大大逊色于美国之音。

*多数民众靠收音机触碰外界*

“美国广播理事会”发言人拉迪西亚.金(Letitia King)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广播理事会竭尽全力找到能够保证美国新闻内容得以规避中国审查的传播途径。她并且说,短波电台也遭到中国政府的严重干扰。

美国之音听众和网友反映,中国至少有七、八亿人口无法接触互联网。中国许多农村地区根本没有互联网,中国目前农村人口占40%;60%的地区没有城市化。一台廉价的短波收音机是许多农村地区获得真实资讯、接触外部世界的唯一工具。

在接通互联网的地区,美国之音网页被中国政府完全封堵,网友需要使用翻墙技术才能部分目睹美国之音网页的风采。

*中国大量输出 美国萌生退意*

旅居澳大利亚的中国观察人士张鹤慈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中国大量输出软实力的国际大形势下,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萌生退意的确匪夷所思,因为中国的问题将是世界的问题。

张鹤慈说:“在目前世界形势下,美国应该更加关注和助推中国的民主化,应该加强提供真实消息;海外媒体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虽然旗帜鲜明进行反对和揭露的方式也不乏其作用,但是操之过急容易适得其反。媒体宣传是为了争取数量最庞大的中间派。”

张鹤慈说,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和德国之声采用公正、客观和真实的原则报导新闻,这一点至关重要。

*美国之音被称传统洗脑战术*

北京的评论人士、《中国不高兴》一书作者之一的宋晓军对美国之音表示, 中国已经进入高速发展的工业化时代,个人利益决定意识形态。

宋晓军说:“对于中国来说,用意识形态给中国知识分子洗脑的传统战术已经基本失去意义。在经济比较困难的情况下,美国继续花费这样的冤枉钱不值得。至于中国人,每个人的利益都跟国家的兴衰息息相关,所谓利益决定大脑。人们已经坐在中国利益的大盘之上。”

*前途未卜*

美国之音中文部裁减方案被列入国家预算局起草的“2012财政年度总统预算建议”中,已被提交国会;后者在举行听证会之后,国会预算委员会4月1日将向参众两院提交预算草案决议案,修改后的议案将反馈给奥巴马总统。

此后,奥巴马总统4月到6月间向国会提交预算决议案修改意见,国会6月30日之前完成立法工作,9月15日前通过第二个预算决议案,并将其提交总统。该第二预算方案如果得到总统同意,则经总统签署后便开始生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