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龚小夏: 政府雇员集体谈判权的困境


威斯康辛州政府雇员的抗议浪潮已经扩散到了临近的印第安纳和俄亥俄州,使得这几个州的首府看上去很有点今日中东世界的味道。州政府与雇员工会最终的争议,在于政府是否有权削减雇员集体谈判的权利。

集体谈判是工会的传统,也是整个工会运动的核心。所谓集体谈判,就是雇员组织起来,通过工会代表与雇主就工资、福利、工作条件进行讨价还价。美国的劳工运动在十九世纪后期兴起之后,经过几十年激烈的斗争,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罗斯福政府期间,才通过立法争取到了广泛的集体谈判权。此后,劳工组织通过集体谈判,为美国的工人阶级争得了大量的权益,为无产阶级进入中产阶级铺平了道路。

不过,以维护劳工权益著称的罗斯福总统本人却并不赞成将组织工会与集体谈判的权利给予政府机构的雇员。道理很简单:在一个民主制度下,政府雇员真正的老板是纳税人,而具体负责制定工资福利条件的则是民选官员或者通过民选官员任命的官员。这些官员必定会面临来自选民的重大压力。而有组织的劳工作为一个有效的压力集团,将有能力迫使官员在劳工谈判中让步。这样,纳税人的利益便会受到损害。因此长期以来,传统的做法是让政府雇员工资比竞争激烈的私人企业稍低,但是却有更好的工作保障与福利。

在五十年代中叶,美国的劳工运动势力达到了鼎盛状态,工会会员占雇员总数的三分之一上下。而强大的工会力量一直在游说,要允许政府部门的职工组织工会。在六十年代肯尼迪执政期间,政府最终允许联邦雇员成立工会,这就开始了政府雇员工会日益壮大的历史。到二十一世纪初期,随着美国制造业的式微,私营企业的工会势力江河日下,到今日大约只剩下雇员总数的百分之七左右。而公营单位的工会力量则日益强大,在最多的州里面占到政府雇员总数的三分之一。在2007年,公营单位的工会会员人数超过了私营单位,成为美国今日工会力量的主流。

正如罗斯福当年预言的一样,公营单位的工会通过政治压力,为自己的会员谋求到了越来越高的工资和福利以及越来越好的工作条件。特别是在州县市政府一级,强大的雇员工会不但能与雇主进行谈判,而且还能通过捐款或者抵制等方式,让议会通过一系列有利于他们的议案。每次选举,州县市雇员工会都是捐款最多的组织之一。在最近2010年的国会中期选举里面,该工会的捐款额超过了所有的私营公司与大组织,证明了自己左右美国政治的能力。

议会与官员为政府雇员不断地加工资福利,自然要造成财政负担。而在近年来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多数地方政府税源锐减,赤字增加。这些地方政府面临的选择有限,或者是加税,或者是削减开支,包括削减雇员人数、工资、福利。而上述几个州政府也希望能够趁机削减雇员集体谈判的权利,却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事件。如果这些事件无法通过谈判桌来解决,最终恐怕还只有选民到投票箱那里才能做出裁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