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风流纵被风吹雨打去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尽管“2.20茉莉花革命”只是一次亦真亦幻、更象行为艺术的行动,但针对这一虚拟行动的应对举措,中国政府完全处于“体制性防范过当”状态。我这里所说的“体制性防卫过当”,其实就是指中国政府滥用体制化暴力,导致国内一片肃杀之气。

博讯2月24日发布一条消息,说最近在多部门参与的维稳会议上,北京当局提出三条重要举措:一、对2.20茉莉花革命一定要找出源头,找出发起者、策划者,予以重惩。二、对国内宣扬成是有人恶搞、开玩笑,使民众不重视、不关心。三、将2.20茉莉花革命归为美国操纵。

我无法判断这条消息的真假,但我确实知道这条消息所谈的所有三点,就是中国当局此时此刻正在做的事。

首先,自17日“2.20茉莉花革命”消息传开后,在18、19日两天之内,全国各地的国保部门已将一大批“敏感人士”陆续拘押,以备当局抓“幕后黑手”与“操纵者”之用。在梁海怡女士(网名渺小)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成为被正式逮捕的第一朵“茉莉花”以后,这些被预先拘押的人士当中,先后被地方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予以刑事拘留的有四川异议人士陈卫、作家冉云飞。目前还有维权律师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数人不知下落。上海律师李天天亦在19日发完“国保敲门”这条推文后就不知所踪。对于纯以写作履行知识分子责任的冉云飞被拘,网友反应强烈,艾晓明发出愤怒的呼喊:“如果你认识冉云飞,你就认识了一个勇敢诚实的中国公民。如果你容不下冉云飞,你就是真正在祸国殃民!”

其次,英文版《环球时报》及《人民日报》21日均发表社评,将“2.20茉莉花革命”是以“街头艺术”方式引人注目,但这场“革命”在公众反对下必会失败。

三、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那天正好到过2.20茉莉花革命北京王府井集会处,被便衣拍到并制作成一段视频,加上“美国妄图在中国推行颜色革命”的中文解说字幕,在网上广为发布。看到这段视频之后,我就已经预感到,尽管此事与美国政府毫不相干,美国政府都会被中国政府指为“2.20茉莉花革命”背后的黑手。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全国各地找人“喝茶”,这次根本不在集会散步名单上的二、三线城市都开始抓人,我无法在这篇短文中将这些正在遭受迫害者的名单一一列举。对这种发了疯似的体制性防卫,网友只能概叹:“这个季节的茉莉不可能绽放,都会被做成茉莉花茶”。不能被中国政府控制的中文推特圈这几天惨遭整肃,在派大量五毛进驻推特中文圈捣乱的同时,各地国保纷纷找中文推友谈话施压,让他们承诺不再上推特。2月24日,@FengHaiTao @StonyWang @leira这三位推友被警察约谈喝茶,其中冯海涛被迫向警察承诺不再上推特,其父母还被迫写了保证书。@dxkggj应重庆市公安局的要求被所在学校保卫处﹑学院辅导员请谈话,要求他删除QQ空间中的敏感言论(特指他转载的@HeQinglian在除夕发表的论埃及革命对中国的启示一文),并被要求写一份深刻检讨。

面对被中国当局摧残得满地凋零的春花,我的愤怒无法言表。

对比22年前的“六四”,我真的无法用“进步”两字来形容中国政府。那一次中国人至少还上了广场,大声地表达过自己的愿望;这一次只是网络上流传的一道亦真亦幻的集会通知,就引动维稳力量倾巢出动,硬是将无影无形的集会人群具体化为现实中的“不稳定因素”予以抓捕,用政府自己的手撕碎了政府宣传机器努力营造的“和谐盛世”。中国政府呀,你们的心魔来自哪里?就来自你们多年来的倒行逆施,因为你们很清楚地知道,你们亲手制造了千千万万的杨佳、唐福珍与钱云会,你们害怕有几个人在那里一站,就会引来数百、数千乃至数万人。……

写到这里,我在推特上看到如下一条信息:“进入星期五,新浪围脖已经不能用,星期日茉莉花快到了。‘你当前使用的IP地址或者帐号由于违反了新浪微博的安全检测规则,暂时禁止访问’”。网友“中国公民有捍卫宪法赋予的权利”在我的博文后留言:“目前,除‘茉莉花’广遭屏蔽,‘两会’也列为敏感词(注:“两会”成为“2.27茉莉花集会”代号)。2011年2月19日‘明天’成为敏感词,网友开始责问一个没有明天的国家应该怎么办。”

——中国当局对一次网络上的无组织的虚拟革命如此过份处置,给中国人留下的只有被迫沉默一条路。今后的中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最后,改古人诗两句,以纪念这一次从网上发动、被当局在现实中扼杀的“茉莉花革命”:风流纵被风吹雨打去,来年化作春泥更护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