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防范茉莉飘香 中国政府虚实兼顾


随着茉莉花效应的扩散和星期天二度散步抗议的逼近,中国政府进一步收紧对社会的控制,采取虚拟与现实相结合的“双轨制”防范茉莉花引发风吹草动。

在互联网上,甚至美国大使洪博培的名字也成为被封杀的敏感字;在现实世界,不断传出民间人士被“请走”的消息。

*美大使新浪微博被遁形*

中国新浪微博对洪博培名字的搜索显示的结果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互联网上流传的录像显示,戴着墨镜的洪博培上星期天在喧闹的王府井街头经过,当时正是北京响应茉莉花革命举行小规模抗议之时。洪博培被一名中国男子询问他出现在现场的原因以及他是否希望看到中国动乱。洪博培随即离开。

美国驻华使馆发言人包日强(Richard Buangan)在微博上说,“美国驻华大使馆注意到一些中国国内网站限制了洪博培大使中文名字的搜索。我们敦促中方尊重国际承认的基本自由,包括所有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和人权。”

包日强表示,洪博培大使与家人星期天经过热闹的王府井大街完全是巧合。

*《环球时报》呼吁民众警惕*

中国则认为洪博培出现在茉莉抗议现场决非巧合。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刊文批驳巧合说,指出北京这个大城市同时也是中国的政治中心,那里“发生‘政治巧合’比发生‘生活巧合’的概率要高很多”;中国“倾向于认为洪博培20日在王府井‘兜一圈’是他的职务行为,所代表的工作方向与所有唯恐中国不乱者的‘奋斗方向’是一致的。”

文章还说,美国意图“颠覆中国现政权”,所以,对“那些西方一再怂恿我们去做却明显不符合我们国情的事”,中国人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国际将促中国履公约*

位于香港的“国际记者协会”香港-中国协调人胡利云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对舆论的控制在预料之中,但是,人们的思想是控制不住的。

胡利云说:“现在中国政府严控网络的确也是我们能够预见到的,但是我们相信,它不可能控制整个网路世界,也不可能控制人们的思想和他们的言论。人们即便看不见,但这不代表他们不会想、不会讲。”

胡利云说,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ttee, U.N.)三月份将召开会议,讨论利比亚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其他国家违反人权、违反新闻自由和违反言论自由的行为,并且将对有关各方施加压力;中国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已经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在国内执行;茉莉花革命是要求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敦促中国付诸实施ICCPR的好时机。

*异见人士一一带走*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继续“带走”它所认为的“危险人物”,包括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唐荆陵和异见作家野渡等。

上星期天遭“黑衣人”毒打致双腿无法行动的刘士辉和太太24日星期四被双双带走,与外界中断联系。

异见作家野渡也于星期二被国保带走。他的太太对美国之音说:“他是被国保请出去的,不过给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他说自己被安置在广州附近,但是不能说在哪里,可能自己也不知道具体地点,星期天晚上应该能回来。”

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太太对美国之音说,唐荆陵2月23日中午也被国保从家中带走。她说:“他(唐荆陵)23日11点被国保请出去了,现在具体在哪里不大清楚,好像说在广州附近。他打过电话回家报平安,但是没有说过什么时候能够回家。”

香港《明报》说,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日前通过博讯网发表声明指出,革命能否达成目标、是否演变成为利比亚式的流血革命,“取决于中国执政当局对形势的判断和执政的智慧,也取决于中国人民的决心和勇气”;“结束一党专政的历史使命将通过这次行动完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