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外国记者在京报道遭遇阻挠


在上海的“茉莉花散步”现场,一名男子被警察居留

在上海的“茉莉花散步”现场,一名男子被警察居留

在北京“茉莉花散步”的现场,外国记者成为警方重点打击对象。星期天,美国之音记者在王府井大街看见多名外国记者被警察强行带走。

*“茉莉花”现场警备森严*

星期天下午两点是第二轮茉莉花集会的时间,地点依然是北京王府井大街麦当劳外。当记者赶到时,已有大批警察和便衣布置在现场。麦当劳前的广场被挡板围住进行施工,麦当劳的前门被封,只留下南门走人。不远处,警察带着警犬走来走去。

*摄影记者受到重点防范*

突然响起一片叫喊声,只见几条大汉正把一名外国男子从街道中心向外推搡。这名男子抵挡不住拉扯,索性倒地不动,直到被放开为止。后来,他在麦当劳告诉逗留在那里的外国记者,他是奥地利记者,就因为想拍照,才受到如此待遇。

美国之音女记者何宗安刚从背包里拿出摄像机,就受到在场警察的阻拦和推搡。她后来回忆说:“突然间,几个看上去像是便衣的人围住了我,他们用手挡住了摄像机镜头,并把我推到一个小商店里。”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拍摄到现场警察阻拦和推搡的镜头,其中也包括何宗安抗议遭到警察推搡的镜头。

何宗安高举双手抗议被警察推挤的镜头(照片中右侧带眼镜的女记者)

何宗安高举双手抗议被警察推挤的镜头(照片中右侧带眼镜的女记者)

何宗安说,后来她又被强行带到派出所等候处理。在那里,她看到又有一名年轻女子被带进屋里。她说:“这名女子看上去像个大学生,她边哭边说,她没有做什么。警察说,看到她拍照了,她一定是给哪家新闻单位工作。”

经过盘问和教育后,何宗安最后被释放了。摄像记者是重点防范对象。一名台湾电视台记者说,她的摄像师在街口就被警察拦了下来。

*洒水车也上街效力*

中国警察要求在北京王府井大街附近采访的美联社摄影师离开

中国警察要求在北京王府井大街附近采访的美联社摄影师离开

被警察带走的不光是外国人。一位日本记者告诉美国之音,她看见一名四五十岁的北京男子被警察带走,之前这位北京人说,他知道这个地方今天有所谓“茉莉花散步”。

如果说上个星期天这里还有不少群众聚集的话,那么今天就完全不可能了。除了警察一再催促人们不要停留,当局还调来了洒水车,在麦当劳外的步行街上来回喷水,以达到驱散人群的目的。

大约两点半左右,在一家商店前,又有一名外国人被便衣警察团团围住。只听到他高喊,“我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带我走?”他被推倒在地,但仍在高喊“请救救我!”警察把他拖起来继续往外拉,几名穿着清洁工服装的人也上来协助,动作相当粗鲁野蛮。

*外国记者事先得到警告*

看了一会儿,正打算离开。我的双臂也被人架住了,我知道这回轮到我了。我被推到旁边的街道,架我的人说我在进行非法采访。这个说法理所当然地遭到我的拒绝。

在此之前,包括美国之音记者在内的多家外国常驻北京记者,都收到北京市公安局的电话,警告他们遵守采访规定,强调采访前需得到有关部门许可。

《北京日报》还发布新闻说,北京市有关部门重申,记者在京采访,须依照国家有关法规,提出申请并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

美国之音驻京记者星期六立即跟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联系,提出采访要求。市局新闻办回复说,您应向拟采访地区管委会或者街道办事处提出申请。记者找到王府井大街所属的东华门街道办事处的电话号码,但是多次联系,电话都无人接听。

*美国之音音像遭到删除*

因此,记者在王府井大街只进行观察、照相和录音,没有进行任何采访。两名带走我的人让我在寒风中站了一个小时听候处理。他们一个戴着志愿者袖章,一个则无任何标志,当记者请他们出示证件时,后者说,“现在是我查看你证件的时候,轮不到你看我的证件。”

警方在删除了我的照片和录音后才将我放走,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跟我同时在街上等候处理的还有两名香港记者。

据美联社报导,中国政府动用了大批警力来制止此次街头集会,在上海人民广场吹着哨子驱赶人群,并命令携带照相器材的记者离开现场。另据英国广播公司下午早些时间的报导,上海人民广场至少有五人被带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