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充满希望与泪水的艾利斯岛


充满希望与泪水的艾利斯岛

充满希望与泪水的艾利斯岛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她的历史,和移民息息相关。而位于热闹繁华的纽约港口的艾利斯岛,在美国移民史上,又最具象征意义。

艾利斯岛位于全美第一大城纽约市港口。

时至今日,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可以从曼哈顿下城炮台公园,登上渡轮,经过自由女神像,来到艾利斯岛。

艾利斯岛移民博物馆是一栋优美的建筑。利斯岛移民站从1892年开始启用,到1954年关闭,在这62年期间,1千多万欧洲移民通过这里,进入美国,开始追逐他们的美国梦。

1892年1月1号,是艾利斯岛移民站正式启用的第一天。

*第一位通过艾利斯岛的移民*

15岁的爱尔兰少女安妮摩尔,是第一位通过艾利斯岛的移民。为了欢迎她,移民站给她一枚10元金币。

当时,北欧和西欧的移民潮已经趋于减缓,而东欧和南欧的移民,正开始涌入美国,因此艾利斯岛受理的,大都是来自这些地区的移民。


艾利斯岛移民博物馆资料室主任乔治·策罗斯说:“这包括俄罗斯的犹太难民,波兰的犹太人和天主教徒,意大利,主要是从意大利南部来的移民,从希腊各地来的移民,他们之间有很大的文化差距,其中有些是为了逃离迫害。"

策罗斯自己的父亲,就是从希腊的一个小村落里,通过艾利斯岛进入美国的。他说,大部分艾利斯岛移民来到新大陆的原因,都是希望能在这个机会之地上,赚更多的钱,让家人的生活变得更好。

从欧洲各地上船前往纽约的移民,在长途跋涉后,看到的第一个景象,就是震撼人心的自由女神像。几年前去世的波兰移民劳伦斯·麦因沃德在去世前,回顾他在1920年从波兰到纽约,看到自由女神像的那一刻。

麦因沃德说:“我父亲和我穿好衣服到甲板上,我看到信仰各种不同宗教的人,有人跪在地上划十字架,犹太人戴上他们祷告用的披肩,就在我们经过自由女神像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那是一个很美好的景象,我不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我们留在甲板上,每个人都很紧张,每个人都很高兴,每个人也很难过。那是一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移民到了纽约港,不同等级船舱的移民,有天壤之别的待遇。 头等舱或二等舱的旅客,连移民站都不用去,检查人员会到他们舒适的船舱里,简单检查一下,他们就可以进入美国。至于三等舱的旅客,必须到像艾利斯岛这样的移民站,接受健康检查和背景调查。

当时的想法是,如果移民有能力坐头等舱或二等舱,表示经济不错,不会在美国惹麻烦。而三等舱中,人蛇杂处,有人可能变卖家当,勉强凑钱上船,到了美国可能没有谋生能力,有人可能身患传染病,有人甚至可能是罪犯,这些人都将会成为美国社会里的负担。

在艾利斯岛移民博物管里工作的美国国家公园历史学者约翰·多斯克介绍说,我们所在的大厅,就是当时检查移民的场所。

他说:“你必须从南面墙开始,穿越像迷宫一样的大厅最后到北面墙。在每一个转弯,都有美国政府的公共卫生人员对你进行不同的检查,一个检查眼睛,看有没有像沙眼这样的传染病,一个检查你的头皮,看有没有像黄藓,一种头皮传染病,另一个看你是否有肺结核,还有检查你的心脏、呼吸系统等,其他医疗人员会对你做全身检查。"

很多艾利斯岛移民后来回忆,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沙眼检查,检查人员会用器具把他们的眼皮从里往外翻。所有疾病中,沙眼是导致移民被扣留或被遣返的主要原因。

当移民好不容易到北面墙时,他们必须回答移民官的29个问题,包括姓名,年龄,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身上有多少钱等。移民官会把他们的回答仔细写在登记本上,如果移民成功回答了这些问题,他们就可以到下一个房间,买到美国各地的车票,开始他们的新生活了。

*泪水之岛*

不过,被移民官查出疑似有传染病或背景可疑的人,遭遇截然不同。移民官会用粉笔在他们身上作记号,送他们到岛上的医院作治疗,背景可疑的人,法官会扣留他们,对他们的个案进行进一步调查,如果还是没有通过检验,他们最后就会被遣返回出发地,来到艾利斯岛的移民,大约有百分之2会被遣返。这也是为什么艾利斯岛也被称为泪水之岛。

从艾利斯岛于1954年关闭到现在已经六十多年了,当年经过艾利斯岛而进入美国的移民也都一一离世,但我们很幸运找到现年90岁的伊莎贝尔·彼拉尔斯基,我们现在到她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家拜访她!

当年年仅10岁的伊莎贝尔在1930年,跟随父亲来到美国。她的父亲斯多尔·彼拉尔斯基当时在俄罗斯是声乐家,犹他州杨百翰大学校长在莫斯科听到他的表演,帮他申请了签证,请他美国教书。他们一家人经过几番辗转,加上亲友帮助,终于抵达纽约。

彼拉尔斯基说:“我父亲的叔叔帮我们买了二等舱船票。我们有自己的客舱,我的母亲从来没离开房间,因为二月份实在太冷了。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香蕉。由于我父亲是声乐家,他们请他到头等舱表演,那让我们感到很兴奋,因为人家知道他。"

伊莎贝尔说,但是当他们抵达纽约时,她父亲的叔叔没能来得及去接他们,他们下船后,就被送到艾利斯岛,接受法官盘问。他们在艾利斯岛待了一个晚上,直到这位叔叔来接他们。

彼拉尔斯基说:“我母亲和我待在一个地方,我父亲待在另外一个地方,他们每几个小时就给我们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他们数人头,每次你离开,就算去厕所,他们也要数,因为他们会逃走,游泳到美国大陆。"

伊莎贝尔说,他们一家人没带什么贵重物品到美国,但他父亲一路扛了一座俄罗斯传统煮茶用的茶炊,从俄罗斯,到波兰,到德国,一直带到美国。这个茶炊现在成了他们家的传家宝。

伊莎贝尔的父亲斯多尔最后成功带一家人来到犹他州,开始在美国的生活。斯多尔后来在美国成为知名的声乐家,曾为爱因斯坦献唱,并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听举行过22场演唱会。

*不断重复的故事*

像伊莎贝尔一家人这样的故事在20世纪初不断重复上演。数不清的移民在艾利斯岛上踏出美国梦的第一步,其中著名的包括著名喜剧演员Bob Hope、知名作曲家Irving Berlin等人。连知名中国文学家林语堂从美国到德国进修,回到美国时,也被送到艾利斯岛接受检查。

1900年到1914年是艾利斯岛移民高峰期,每天将近有一万人通过这里,进入美国。当时的欧洲移民不需护照,只要通过检查,就可移民美国,但1924年移民法通过后,各国移民人数受到限制,欧洲大规模的移民潮也就此结束。艾利斯岛在1954年关闭后,整个设施荒废了30年,到了80年代,经过大规模整修,于1990年开放成为艾利斯岛移民博物馆。

今天,美国人中,每三个人就有一人,能追溯到至少一位通过艾利斯岛进入美国的祖先。

每年,将近2百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艾利斯岛。

有的纯粹参观。当年移民睡的铁床已经成为博物馆的陈列品;游客还可看到当年移民站对移民做健康检查时所使用的器具。

不过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次寻根之旅。他们可以在保存完好的资料库中找到祖先进入艾利斯岛的记录;在移民墙上,他们可以寻找先人的名字。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乔丝·亚克说,她母亲的祖父母在19世纪末期从德国通过艾利斯岛,进入美国。她在移民墙上找到祖先的名字后,感触良多。

亚克说:“这真的让你对他们所遭遇的,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在这里生根发芽,还有他们这么做所衍生出的家庭感到敬佩。"

今天,艾利斯岛已经成为美国移民传统的象征。

艾利斯岛-自由女神像基金会历史顾问委员会主席艾伦·克劳特说:"我们是由各个不同国家组成的国家,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一直是,未来也继续会是。艾利斯岛是一千四百多万人早期进入美国的地方,它不断提醒我们美国的移民传统,提醒我们,我们是谁,我们的人口组成十分多元化,艾利斯岛纪念着我们从这个移民传统中得到的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