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纽约黑人聚居区


19世纪的纽约黑人聚居区

19世纪的纽约黑人聚居区

2月是美国黑人历史月。人们在这个月里回顾黑人的历史,缅怀非洲裔美国人做出的许多贡献。

很多美国人都熟知19世纪美国南方的黑奴制,以及奴隶制在引发美国内战方面所起的作用。相对而言,注意黑人在北方城市如纽约市的生活情况的人就比较少一些。

很多逃跑的黑奴以及所谓的“自由人”住在纽约市。有一本题为《纽约黑人聚居区》的新书介绍了黑人在那里的精彩历史。

19世纪黑人在纽约的历史大部分都散失了。好几种原因造成了这种情况。南方的奴隶制引人注目,纽约的黑人被忽略了。另外,专业研究历史的人大都是白人,对非洲裔美国人的贡献轻描淡写。黑人历史的全面完整的档案直到20世纪才出现。

马里兰大学教授卡拉·彼德森是《纽约黑人聚居区》一书的作者。她的祖先就是纽约市黑人上层社会的成员。她认为纽约黑人的历史十分精彩,应当让人们了解。她为写这本书花了11年的时间搜集材料。

她说:“写这本书对我十分重要。写这本书是艰苦劳动的旅程,但也是爱和激情的旅程。”

*教育是获得全面公民身份的关键*

在自由的黑人如牧师亚历山大·克伦梅尔、报纸编辑查尔斯·雷和商界人士乔治·唐宁的领导下,纽约黑人精英阶层试图为自己赢得全面的美国人身份,而不仅仅是“非洲人”或者是“有色人种”。

跟先前的和以后的团体一样,这个黑人精英阶层认为,教育是获得全面公民身份的关键。

彼德森教授说:“除此之外,还有我所说的人品和尊严等价值。人品是不问种族的,是一个人内在的东西,跟肤色和民族没有关系,是一个人的本质:你必须是一个正直的、讲道德的好公民,珍视节制,拥有刻苦工作的新教伦理,不酗酒,需要这些内在的品质。尊严则是人品的外在表现,比如你的穿着,你的风度,你走在纽约的大街上、跟白人在一起时风度如何。不大声喧哗,行为得体,令人尊敬,也尊敬别人。”

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当时纽约的黑人精英阶层没有对当时的状况提出挑战。彼德森的书描述了詹姆斯·麦克库恩·史密斯药房里屋的沙龙聚会。史密斯是南北战争之前纽约最重要的黑人领袖之一。他主持了有关黑人投票权和废除奴隶制问题的生动活泼的辩论。

当时的黑人也常常跟白人结盟。和纽约白人一样,很多黑人聚居区里的人也追求发财致富。彼德森指出,他们追求财富和社会地位平等,得到的结果捉摸不定。

她说:“你们看到纽约的黑人获得了很大的成果,然后又损失掉他们的所获。在创业、找到谋生行当、找到职业、落地生根、买房置地,感觉到他们终于真正地融入纽约生活方面,他们是取得了收获。他们认为仇视黑人的态度在纽约迅速消失。但后来又出现了倒退。”

*继续追寻教育和经济机会*

1863年,在美国内战最激烈的时候发生的征兵骚乱是纽约黑人历史上的低潮。林肯总统下令征兵。而很多移民,尤其是爱尔兰移民,认为自己是被要求在一场为黑人、而不是为他们自己谋福利的战争中送死。一些暴民于是开始捣毁纽约市一些富裕黑人的住宅和商店。

但彼德森教授说,纽约的黑人和白人之间也有善意。她的曾祖父在一个以爱尔兰人为主的地区开了一家药店,免费送给穷人药品和衣物,被公认为是一个好人。

彼德森说:“人们就把他看作是社区的中坚。因此,在征兵骚乱发生的时候,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让他离开。一些白人商人跟他说,你赶紧走吧,有人要来攻击你的药店。他说,有多少人攻击我,就会有多少人来保护我。结果真的是这样。他的爱尔兰邻居把他的药店保护了下来。”

当时的纽约市跟现在一样是一个民族大熔炉。彼德森说,很多纽约黑人自认为是世界公民。她自己的祖先就来自英国、海地、牙买加、委内瑞拉、美洲印第安人部落区,以及非洲。

彼德森指出,一个多世纪过去了,很多美国黑人依然没有得到主流社会所得到的教育和经济机会。但是,彼德森表示,她很高兴地获悉,很多黑人团体受到了《纽约黑人聚居区》的奋斗和渐进式成功的鼓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