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与里根总统儿子罗恩的对话


罗恩.里根为读者签名

罗恩.里根为读者签名

今年是美国前总统里根诞辰一百周年。里根总统唯一的亲生儿子、今年52岁的罗恩.里根(Ron Reagan),出版了一本书,[写在父亲百年诞辰之际](My Father at 100),追溯了里根家族从爱尔兰移民到美国的经历,以及罗恩眼里,父亲一生当中让他难忘的往事。前不久,罗恩到华盛顿名为“政治与文章”(Politics and Prose)的书店,介绍自己的新作,并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以下仅以问答的形式,将采访内容与听众分享。

VOA:是什么让您决定做一个自由派?

罗恩.里根:我认为是常识吧;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我想,很可能我12岁的时候,变成无神论者时,同时开始了自由派的历程。对我来说,“自由派”、或者说是“进步派”的政策,较比保守派的政策,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加合理。

VOA:从12岁那一年以后,在这个问题上,有没有重新考虑过?

罗恩.里根:没有,从来没有过这种念头。当初的决定是自己做的,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我不相信所谓的天堂,也不相信所谓的地狱,不相信有一位神奇的老天爷,关心我们每天穿什么颜色的袜子(所有的日常零碎)!

VOA:假如要跟中国的听众和读者说一说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区别,就像您和您父亲之间的区别,您会怎么说呢?

罗恩.里根:保守派现在都 --- 我还是不要总而言之的好;保守派之间其实也有很多不同。不过,大体上来讲,他们都倾向于不信任政府,认为政府的社会职能主要就是国防和内部的治安;自由派呢,就像之前有人形容的,是一群脑子里想法特别多的人,多到在辩论的时候,甚至决定不了到底想站在哪一边!

VOA:那就是说他们(自由派)思维过程中常常有一些不确定性、优柔寡断?或者是思想开放?

罗恩.里根:脑子里想法多,愿意倾听一个问题的所有方面,有时候或许过头了,不能果断做决定,我想,这也许是自由派的一个负面特征 ... 或许保守派和自由派综合一下就好了 ...
写在父亲百年诞辰之际]一书封面

写在父亲百年诞辰之际]一书封面

VOA:上次总统大选,您是否投了奥巴马总统的票?

罗恩.里根:是的。

VOA:他上任以来做得怎么样?

罗恩.里根:怎么说呢;他一开始面临的困难就挺多,现在也还是;他之前的那一届,当然我指的是乔治.W.布什那一届,所采取的政策,简直把国家都毁了,而且经济上让我们一蹶不振;或许您还记得,2000年和2001年、也就是布什刚上台那时候,我们国家的财政支出是绰绰有余的,但是他上任以后,我们很快就入不敷出,而且还把国家带入两场不必要的战争中去,这两场战争,不用说,是我们入不敷出的一大原因;而且我还想说的是,他在任的时候,我们国内的一些民权和宪法都被违犯了,这当然也是不对的。所以说,奥巴马上台以后,要应对一大堆继承下来的问题 ...

VOA:那您既没有投老布什总统、也没有投小布什总统的票?

罗恩.里根:没有,他们俩的票我都没投。对老布什总统,我有一点的了解;他呢,有一些好的品质;但是我从来没有认为他儿子,小布什,是当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材料!结果呢,可以说很不幸,我的预言错了 ...

VOA:您觉得您那一点最像您父亲、哪一点最像您母亲呢?

罗恩.里根:我觉得,我最像我父亲的一点,是能够独处;就像他可以独处,而且怡然自得;说到从我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特征,或许是比我父亲更能够看清他人的动机;我母亲在这方面很擅长,我可能到不了她的水平,但是在这方面比我父亲强点儿 ...

VOA:您在书里写到,您父亲很喜欢和人交往,但是同时,他也有独处、甚至远离尘嚣的一面,而且在他生命最后那几年,往往是独处的、甚至是孤独的,我忘了您在书中具体是怎么说的了,但是从今天晚上的聚会就足以看出来,他有很多的崇拜者,那他为什么还会孤独、或者是寂寞呢?

罗恩.里根:我不认为在生命最后,父亲感到孤独;因为从他被诊断(患有埃尔茨海默症)到他去世,我母亲一直在他身边;而有她在身边,他就不会孤独或者是寂寞。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是那种常常需要朋友来看的人;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挺开心的,而且也很高兴和我母亲在一起;他不是那种喜欢招呼谁一块儿去打高尔夫球的人;常常是我母亲帮他安排一些‘玩伴’,要不然的话,他可能整天一个人泡在农场,修个栅栏什么的 ...
罗恩.里根2011年初

罗恩.里根2011年初

VOA:您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罗恩.里根:他去世的时候;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在那之前,我住在西雅图,我父母他们住在洛杉矶,相距大约一千英哩,所以,我不是每天都在那儿;不过,我每隔几个月就会去看他。

VOA:您在书里说,每次见到父亲时,当然很高兴,但是有时候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分手以后,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把您放在心上;这听起来有点伤感 ...

罗恩.里根:有时候会有一些伤感,但是就像所有的小孩子,当他们觉得不是所有时候都得到父母百分之百的关怀时,都会觉得有些伤感;一些孩子长大以后,可能装做没这回事儿;但是我想,所有的小孩子在长大过程中,或多或少都有过这样的感觉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把这种感觉写进书里 ...

VOA:您跟您父亲在一起讨论过中国的话题吗?

罗恩.里根:让我想一想;我们肯定谈过,但是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也不想在这儿编故事 ... 但是我想我们肯定谈过。

VOA:(前)苏联呢?

罗恩.里根:那当然是他那个时代的焦点;苏联那时候有很多核武器和随之而来的问题;不过,中国现在好像也快赶上来了!我的建议是,不要把钱花在这上面 ...

VOA:您父亲最大的成就?

罗恩.里根:我想和(前)苏联的解冻;当然,冷战的最终结束;不是说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但是他在这中间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

VOA:多谢了!

罗恩.里根:不客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