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京市计划对市民出行搞手机定位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市场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市场

中国媒体星期四报导说,北京市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掌握手机用户的行踪,以利交通布局和人口管理。这一消息刚一传出,立即引起人们对公民通信自由、个人隐私权等问题的担心。

*手机用户的行踪将很容易被确定*

3月1日,北京市媒体发布消息说,北京市科委将以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1700万手机用户数据为基础,通过蜂窝位置技术,获取北京手机用户外出活动的实时信息,建立“市民出行动态信息平台”。北京市科委称,利用这一平台,只要用户一打开手机,该系统就很容易确定用户移动的距离和大致方向。

北京市科委副处长李国光称,这个平台“除了服务交通管理,对人口管理也很有帮助。比如,在北京某一地区、某一时间的人口数量,通过对个人手机定位,有关部门将获取更加全面的信息。”

这条消息一出,公众一片哗然。很多人质疑,北京市科委是否有权采集手机用户的出行信息?中国移动未经客户授权是否能把客户信息提供给政府部门?由此而来,公民的隐私会不会被侵犯,甚至被滥用?

*周汉华:北京市科委不务正业*

宪政学者、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周汉华认为,任何社会管理措施都不能侵犯公民的隐私权。按照现行法律,在未获手机用户授权的前提下,任何移动运营商和政府部门均无权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更无权发布个人信息。他说,现有的技术手段已能满足有关部门监测城市交通流量的需要,靠对个人手机的精确定位来监控市民出行信息,既无必要,又不可行。严格地说,作为北京市主管科技发展和政策制定的政府部门,北京市科委此举可谓“不务正业”。

*郝劲松:公民隐私不容侵犯*

北京法律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郝劲松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尽管他不知道法律赋予北京市科委的职责是什么,但有一点他非常清楚。那就是,他作为一个手机用户,任何单位不得侵犯他作为一个合法公民的隐私权,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郝劲松说:“所有的公民在使用手机的时候,他是和手机运营商形成一种服务关系的。就是说,你首先要对我进行保密服务,保证我的通信自由,这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任何部门不得随意干涉。那么你现在所谓的有关部门想利用科委掌握移动也好联通也好掌握的手机用户信息平台,要对它进行定位,实际上就是掌握每个公民的动向。你在什么位置,你进行了什么活动。将来是不是可以扩大一部分讲,可以对很多公民的通话内容和短信内容都进行监控?!那我们中国上亿的手机用户就处在了这种随时被监控的状态,这种状态我们认为是严重倒退的,也是严重侵犯公民权利的。我是坚决反对的。”

郝劲松说,这项计划一旦实行的话,将来肯定会有很多人对此提起诉讼的。他说,实际上,从去年开始,信息产业部就以防止垃圾短信为由强行要推行手机实名制,当时他就感到当局要对手机实行监控了。

*当局病急乱投医*

最近几个星期,北京上海等地民众在周末搞“茉莉花集会”行动,引起中国当局的高度戒备。郝劲松说,现在很难确定北京市想搞的这个手机定位平台是否与防范“茉莉花集会”有必然的联系。但是他说,面对目前的这种局面,当局显然感到紧张,因此才会出这种昏招儿。

郝劲松说:“它有时候会着急嘛。它有恐惧心理嘛。现在形势这么严峻,它也会恐慌嘛。恐慌的时候,就像在下象棋的时候,你一看到对方有什么出招,或者外界有什么影响,风吹草动的,它一恐慌,就可能会出一些昏招嘛。”

面对公众的质疑声浪,星期四,北京市科委主任闫傲霜表示,北京用于缓解交通和人口管理的科技手段仍在研究阶段,而且会研究隐私保护等政策法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