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3月7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3月7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领导层的胆怯:假如中共政权如此成功,为什么还要如此害怕?”社论会说,“大家都知道,未来属于中国,不是吗?中国最近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海军活动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自信。中国训练出一代科技人员,其数目之大,美国只能望而兴叹。中国的高速铁路网是奥巴马政府想得而得不到的...。”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说,“假如情况如此美妙,为什么中国的共产党独裁者会如此神经质?两年来,中共独裁者越来越用力地镇压和平的律师、记者和公民活动人士。自中东发生人民起义以来,这种镇压更增添了一种新的严酷。互联网上有人匿名号召中国人参加‘茉莉花革命’, 没有多少人起来响应举行抗议,但中国警方却为此对中国人和外国人采取咄咄逼人的做法。中国政府实际上取消了早先的承诺,不再准许外国记者进行自由报道,并警告他们不得前往可能发生抗议的地方。人权观察组织报告说,2月27日,警方对十几名无视这一警告的外国记者进行攻击或恐吓。”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说,“到目前为止,中国人得到的待遇要更糟糕得多。至少有100名民主人权活动人士被抓,一些人被控多种罪名,有可能被判刑多年。唐吉田、江天勇、腾彪三位律师在中国安全部门特工手下‘被失踪,’ 而这三位律师所做的事无非是通过和平方式试图让中国当局遵守自己的法律。当局大约三个星期前把这三人抓走,至今没有对他们提出指控,也没有透露他们的下落。”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说,“按照中国的法律来看,同样无法无天的是当局继续软禁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在五分钟的互联网封锁解除期间,刘霞给朋友发出信息,说她现在境况‘悲惨。’华盛顿邮报记者瑞凯德(Keith Richburg)上个月报道说,刘霞写道,‘我不能出门,全家人成了人质。我不知道我怎么又上了网。不能上网。否则全家都有危险。’”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说,“在另外一方面,警察和身着便服的打手继续把盲人法律活动家陈光诚围堵在家中。陈去年9月从监狱获释回家。没有人可以去他家探望。他家人也不能离开家。实行这种禁锢也是不符合中国法律的。”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说,“中国共产党官员总是声称得到人民的支持,但他们不敢把这一说法付诸选举检验。显然,中共官员自己也不相信这种说法。结果是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中国所需要的活跃的公民社会受到压抑。”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最后说,“奥巴马政府向中国提出了人权问题,但常常是悄悄地提出。美国官员应当做得更好一些。否则,他们就会让刘霞在短暂的互联网言论空隙中所写的话应验。刘霞写道,‘我在哭。没有人能帮助我。”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11/03/06/AR2011030603166.html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