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茉莉花行动发起人呼吁继续散步


尽管在当局严厉防范下,前三轮中国茉莉花集会和散步的呼吁没有催生大规模聚集,不过自称“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的网民“茉莉花行动”星期二发布继续散步的呼吁,并提出官员向人民公布财产的具体要求。有分析人士说,茉莉花行动在经过几轮集会站住脚以后,会向纵深发展,以促进民生为主。

*茉莉花:继续散步*

署名“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的网民3月8号在谷歌博客网站发布“3月13号继续散步公告”,要求当局无条件释放因参与散步而被关押的普通民众,具体提出“官员向人民公布财产”和“政府向人民公布税收使用用途”的两项要求。

公告表示,如果真像当局所说的“人心思稳、人心思安、人心思发展”,当局就不需要大动干戈严加防范。公告说,民众希望的和谐与稳定以及对动乱的看法与官方所说的不是一回事,官方所谓的和谐与稳定的核心是“维护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特殊利益,维护权力资本的特殊利益。任何挑战这些利益的人和事,都被贴上破坏和谐与稳定的标签”。

公告说,3月13号的第四次散步代号仍是“三个代表”。这次公告列出中国国内44个散步城市以及香港、台北、高雄和纽约4个境外城市。

*许多年轻人参与*

一直关注和推动“中国茉莉花革命”、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王军涛,星期二上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尽管当局实行高压政策,严防死守,使得茉莉花活动没能形成规模,但是,从前3轮集会和散步来看,仍有许多民众参与,尤其是许多80和90后的年轻人。

他说:“80后和90后,特别是85年以后的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参与热情很高。其实下面抓了很多,但是拦不住他们。实际上说,他们都往现场去,只是当局不让他们出现,就是不让他们进入现场。”

目前担任美国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的王军涛表示,“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内部有讨论,今后会将集会和散步向离开市中心的外围发展,以分散警力。

王军涛说:“内部有些讨论,下次要分散到离开中心地带的边缘地方去。比如在北京迁往中关村呀,好些人都提出海淀图书城呀,还有像外国人聚居区,还有人提出教堂呀,各种各样的建议,但是我估计会被陆续采纳。这样包括把警力也给它分散掉。到时候它打击难度更大,而且这种打击的结果会得罪许多的社会团体。”

在谈到网上出现不只一个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的匿名网友,甚至星期一还出现署名“中国军人茉莉花革命委员会”发布的呼吁中国军人支持中国走向宪政民主社会,参与茉莉花革命的公开信时,王军涛表示,这次茉莉花革命的多中心化显示,这不是一次传统意义上的反对活动。

他说:“它在往深发展阶段,不希望政治化,但是它也尊重运动发展的多方向、多层次。我个人认为,茉莉花诉求多样化,最后让参与者自己去选择去。茉莉花这种多中心呢,有利于分散当局的注意力,让它知道,这个不是一次传统的政治反对活动。”

*在民生问题上产生成效*

中国民运资深人士王军涛评估说,茉莉花未来的发展生命力在于在中国民生问题上产生更大的成效,并与其他民众参与形式结果起来。

他说:“茉莉花的发展呢,海外可能挺关注它在政治层面上的发展,比如结束一党专制、反对运动。但是,我觉得将来更大的果实是在民生方面,就是跟一些具体的民生诉求结合在一起,会产生很多果实。还有就是茉莉花能不能跟中国现有的其他参与形式结合起来,比如说对人大代表进行推动和围观。像这样的如果能结合起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茉莉花再搞两次,我觉得就能站住脚了。下一步就是向纵深发展,就是做到水一泄地,无空不入。”

美国之音记者询问王军涛是否就是茉莉花革命的发起人,王军涛既未肯定,也未完全否认,只是说,不应该说是他发起的茉莉花革命,茉莉花是80后、90后一个有创意的行动,他只是在解读茉莉花行动上起了一些作用。另外由于茉莉花活动的一些参与者跟他有一些互动,因此他可能有一些影响。但是为了茉莉花的发展,他觉得应当把自己放在这个运动的一个若即若离的位置比较好。

*专家:目前不会发生大规模民主运动*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郑宇硕表示,目前在中国发生大规模民主运动不容易,民众主要关心的还是提升生活水平。

他说:“目前我们看到中国发动大规模的示威行动,争取民主等等,是有相当的困难的。目前中国的国民还是觉得过去30年生活有所改善,对未来也有比较乐观的预期,希望生活水平能继续迅速提升。”

不过,郑宇硕教授表示,中国当局也同时应当意识到,目前各种社会矛盾和积怨很深,社会存在相当不稳定的因素,因此推动政改,打击腐败,从根本上解决社会矛盾是当务之急,否则,靠打压只能推迟社会矛盾的解决时间。

中国当局对网民呼吁的茉莉花集会采取了两手措施,一方面发动舆论,称茉莉花革命在中国不可能发生,另一方面却严厉防范,加强打压和预防措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