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保守势力起 点燃教师工会之争


爱达荷州教师、学生家长等人3月9日示威

爱达荷州教师、学生家长等人3月9日示威

威斯康辛州议会的反工会风波一路向外延烧,包括爱达荷、印第安纳、俄亥俄以及田纳西等州,共和党人都准备立法取消公立学校教师的集体谈判权(collective bargaining)。

以爱达荷州为例,州参议院最新通过的法案就规定,除非教师工会能证明他们代表了一个学区内超过半数的教育工作者,否则教师不能集体谈判。

与此同时,新泽西州、内华达州以及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州长,也计划取消教师的终身职保障,换句话说,资深教师和新进教师都一样面临裁员的风险。

威斯康辛州数万教师连日来举行了大规模抗议活动,代表全国320万中小学和大学教师的美国最大公立教师权益团体全国教师协会,也在日前严辞抨击了这一波全国性事态发展是打压教师。

*两党对教师工会权利看法对立*

事实上,这场教师工会抗争源自美国保守势力兴起。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拉维理斯(Tom Loveless)分析指出,两党对教师工会的态度壁垒分明,传统上民主党支持教师工会。他说:“这绝对跟政治有关。你看那些也有预算赤字的民主党州,像伊利诺伊州、加州、纽约州这些由民主党人领导的州,都没考虑终止集体谈判权。”

一般说来,教师拥有集体谈判权可就薪资、福利、工作时数、课堂规模等议题与学校董事会和学区进行协商,影响力大。然而,美国有大约十几个州是不允许教师有集体谈判权的,这些州大多集中在南方。

拉维理斯着有《矛盾的任务? 教师工会和教育改革》(Conflicting Mission?: Teachers Unions and Education Reform)一书。他指出,美国教师工会不同于一般工会的地方,一是由于公立学校教师属于公务员,领纳税人的钱,二是因为教师的雇主是地方学区,彼此间劳资关系不像一般企业有市场力量居中控制,因而更加紧张。

拉维理斯指出,最近的趋势虽然有政治意涵,但它基本不脱劳资关系范畴。他说“任何想知道这个议题的人必须了解,双方都过度夸张。教师工会不是恶魔,但也不是天使。这些都是因工资和工作条件而自然产生的冲突。”

*教师工会争权益受批评*

然而,美国社会对教师工会的检讨声一直存在。去年9月备受瞩目的教育纪录片《等待超人》(Waiting for Superman),正是检讨公立学校教师只顾保住饭碗,缺乏教学热忱,导致美国公立教育品质低落。影片由好莱坞著名纪录片导演戴维斯.古根汉(Davis Guggenheim)执导。

史帝夫.培瑞(Steve Perry)是美国CNN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教育评论家,也是康涅迪克州一所学校的校长。培瑞以鲜明的反教师工会立场享有全国知名度。

培瑞认为,教师工会是今日美国公立教育问题的根源,所以教师工会要为自己的集体谈判权被取消付最大责任。他说:“教师工会的目的是要提倡那些他们相信是成人的权利。这没有使教育更好,它就是没有。这个组织的根本目的是成人利益至上。”

培瑞同时批评,教师工会掌握教师聘用权,还不断要求缩短学年,要求加薪,许多第一线教育工作者都跟他一样认为要改革教师工会。他说:“事实上,我很少听到有人说他们不同意,很少!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了解,所以我才这样说。”

至于限制教师的集体谈判权会对公立教育具体产生什么影响,拉维理斯表示,目前还看不出,但许多州已因预算赤字裁了很多教师,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课堂规模会持续变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