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3月10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3月3日发表危机管理和公共战略咨询公司奥利克,海林顿和苏特克利夫公司合伙人亚当·戈德伯格和乔舒亚·加尔帕的文章,题目是“华为在美国做错了什么?其他中国公司将来应如何避免类似的投资争议。”文章说,“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争议又一次成了新闻。这一次的主角是华为。中国这个电讯公司试图收购一个美国小公司,但被华盛顿以国家安全为理由阻挡。这是华为第二次未能收购一家美国公司。华为的主管们无疑在开始琢磨假如要进行第三次尝试的话,如何做才能增加胜算。其他的中国公司也应当对此给予密切注意。”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说,“问题的症结归结为一个战略问题。有关公司需要更好地了解美国的政治气候,美国的投资审批制度,以及如何通过政治和投资审批考验。……中国面临一些独特的挑战。”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说,“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形象问题。美国的政界人士和商界领袖每个星期都在谴责中国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进行电脑网络攻击,在新技术上跟美国竞争,压低人民币兑换率导致贸易不平衡,以及其他一些负面的问题。这些负面的东西使(美国的)决策者预先就带着疑问审查中国的投资,尤其审查中国收购高技术。”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说,“有一个迹象就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的案件急剧增多。据交易杂志报告,这个政府机构2006年没有对中国的投资交易进行审查,2007年审查了三个,在2008年审查了六个。2009年开始经济下滑,无疑导致受到审查的交易总体上减少,但随着经济复苏,受到审查的交易无疑会继续增加。”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说,“华为试图收购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云计算公司3Leaf公司未成。这是一个典型的事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在交易达成之后开始审查的。在此之前,美国国防部发出了警告。在外国投资委员会开始进行审查之后,国会一些议员接二连三地表示反对中国收购。华为意外地发现自己在不利的政治环境中要扮演防守。”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说,“华为问题反映出接受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的所有公司的普遍问题。这就是政治是这一过程的内在组成部分。对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持怀疑态度的不仅仅是该委员会,而是涉及政治、工商和法律等其他方面,所有这一切都会跟该委员会的审查一样对一个公司在美国的投资成败具有重大影响。随着中国公司试图在美国投资上百亿美元,投资增加在联邦政府之外引起越来越多的警觉,地方官员、工商企业和地方社区都提高了警惕。”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说,“中国公司必须明白,法律纷争只是他们面临的一部分挑战。改善政治环境更加重要。西方公司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并拿出相当的人力物力来让决策者了解工商界的问题,并为有关工商问题的公众辩论提供信息。这叫作游说和公共关系。中国公司自己做这些事情会获得益处。”

戈德伯格和加尔帕的文章最后说,“在真正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问题上,对有关公司及其意图或交易的任何公关都无济于事,而且这种事情也不应当由公关决定。但是,在2012年总统选举接近、政界人士在寻找批评目标的时候,中国在美国的公司所面临的环境只会恶化。在不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时候,这些中国公司必须挺身而出为自己辩护。否则,它们将会再面临两年的交易失败。”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