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万延海: 推特的力量:一次个人的经验


2010年3月30日晚,我应邀在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性别课堂讲学,介绍性倾向和精神卫生议题。讲课时,不断看见有同学拨弄手机,好像有同学在推特上面发布消息。同学们提出来的问题也很尖锐,有些问题似乎只有经常上国外网站的人才熟悉的;这和我先前在南京和杭州给学生讲课情况大不一样。

讲课到8:45左右,负责老师要求我提前结束讲课,称具体情况等会告诉我。我觉得情况有些异样,但不知道发生啥事情。

下课后,许多学生围上来,其中有同学提醒我外面有两名国保警察,建议我离开时有同学陪伴,予以保护。

负责老师去学校保护科见警察去了。我们离开教学区,和同学们一起吃夜宵。大家讨论起来警察介入本次讲座的事情,其中有同学说,本次讲座上推特了,可能问题出在这里。

我立即通过无线网络上推特,了解到我来讲学的消息大概在讲座开始一个小时前(晚上6点)发布到推特上,随后不断有学生现场发布我讲课的情况。最为有趣的事情是,当我走下讲台的那一分钟内,同学发布到推特的消息称,万延海在华南理工大学讲学,国保警察前来干涉,讲学被阻止,表达不满和抗议。随后是其他同学的转贴和讨论,也有同学邀请我去他们学校讲学。我于是跟进,和同学们交流起来。通过推特,我可以看到一个活跃的学生群体。

第二天一早,广州市公安局两名警察来到我住宿饭店的前台,要见我。见面之前,我和朋友们通了信息,信息自然立即传到推特上面。公安人员要求我不得把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活动带到广州来,不得在这里举办机构十六周年纪念活动,有活动需要提前通知他们。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北京时被警察直接拜访,也是我在中国住旅店第一次被警察拜访。

下午,广州市各个学校得到通知,各大单位不得邀请不同政见者万延海讲学。消息立即被学生们传到推特上,信息在推特上传播,我也加入讨论。我了解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官方文件里称我为不同政见者。后来得知,这个通知似乎并不限于广州,而是全国性的。

那次事情一个月后,我和家人离开了中国。我经常和人们谈起这次经历,认为新媒体已经对中国社会特别是青年人产生巨大的影响,并将继续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一晃一年快过去了。今天在推特上看到那些熟悉的同学,觉得应该把这段经历记录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