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九三学社政协委员痛批高铁项目


高铁和谐号列车(资料照片)

高铁和谐号列车(资料照片)

中国庞大的高速铁路发展计划在刚刚闭幕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受到非中共党派代表的批评。九三学社政协委员对高铁的实际效益、负债情况、安全性能和决策过程提出批评和质疑。

*高铁去年投资5000亿 超过教育科技*

在一次讨论温家宝总理报告的会议中,九三学社副主席冯培恩就民众关心的高铁发展情况发表了看法。

他首先对高铁的巨大投资和巨额成本表示吃惊:“(铁路)去年投了7000个亿。7000个亿是什么概念?我们国家去年科技教育加起来全部投了4000个亿,一个铁路7000个亿。高铁用了7000个亿当中的5000个亿。”

*京津高铁每年亏损7亿 主要支付利息*
冯培恩委员

冯培恩委员

冯培恩说,高铁的建设成本,一公里至少一个亿,而且实际用钱往往大大超出规划。比如,北京到天津的高铁,原计划花120几个亿,最后做下来是大约200个亿。

铁道部负债建高铁的做法更令冯培恩担心。他说:“借了债是要还的,我们最早的就是北京到天津的高铁。到今天为止,它不但没有能够还贷,它赚的钱就付了个利息。每年亏损7个亿里面,6个亿是用来支付借债的利息的。北京到天津,这是客流最密集的地区。如果它都不能盈利,那么它什么‘12年还贷’,完全是空话。”

*沪宁高铁300公里21个站*

此外,冯培恩说,高铁票价昂贵。为了多赚钱,尽量多设站,上海到南京300公里,竟设了21个站。

他说:“这是现在在运行21个站,还有10个预留站。就是说,300公里30个站,10个公里1个站,你是干什么?这是高铁还是地铁?它还小站都停,因为它要赚钱呀,它票价高呀。”

*杭宁高铁上300公里仅两分多钟*

冯培恩说,高铁不仅造价高,维护成本也非常高,但是目前的高铁却达不到设计的高速。从杭州到南京的高铁,商业速度名义上是每小时380公里,实际上开到300公里以上的时间很短,一共只有两分多钟。

冯培恩批评了有关部门好大喜功的作风:“它的极端速度是418公里,418公里是实验出来的最高速,马上报纸上报导‘全世界领先’、‘全世界第一’。但是这是吹牛。因为我这里有非常确切的数据,2007年法国的高铁,它的速度已经超过500公里。那是人家4年以前都已经做过的。而我们试一下就吹。”

*铁路工程师不愿坐高铁*

尽管中国高铁尚未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但是冯培恩还是对它的安全性表示担心。他说,国外铺这样的轨道,需要很长时间,而且铺好后并不马上使用,要反复加载,叫它沉降,达到一定程度的稳定后再使用。

冯培恩反对在高铁建设上搞大跃进。他说:“我们这两年是高铁大跃进。赶工期,缩短工期,做轨道的大部分都是农民工,然而对他的技术的要求要高得很。它非常的有风险。所以铁路上有一位工程师说:‘我是不会乘高铁的’。”

*整个高铁链条都是铁道部一家人*

冯培恩这番话引起其他委员的热烈反响。刘秀晨委员也感到问题严重,他认为高铁工程缺乏制约是很可怕的事。
刘秀晨委员

刘秀晨委员

刘秀晨说:“从策划,到规划、到设计、到施工、到监理、到监督、到验收、到运行、到管理,实际一家人。整个一个链条都是一家,没有任何的第二家在制约,全是铁道部。所以这个问题,比刚才说的两个问题还可怕。”

*现在项目基本上都不认证*

刘政奎委员对一些重大项目不经过认证就上马的做法提出批评。

他说:“我原来参与国家很多重大项目的认证。现在项目基本上都不认证了。原来一个项目,前期工作都有个两年到三年时间。现在一个项目,说老实话,领导拍板定了,马上就上。这玩意很麻烦,所以不注重效益。”

*5000亿投资决策未跟政协协商*

还有委员认为,高铁的决策过程缺乏透明度,没跟有咨询、监督之职的政协进行协商。

邵鸿委员说:“最大问题就在这儿。当年三峡工程是多少钱?是怎么论证的?你现在高铁5000个亿。我们先不说人大 ,就说政协。政协政治协商的主要内容里头,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项目。但是这5000亿算重大吗?法律程序也有问题。”

据新华社早些时候报导,三峡工程动态总投资才2000多个亿。

*铁道部长:高铁建设思路不会变*

中国高铁的发展主要是在前铁道部长刘志军任内进行的。刘志军由于有严重违纪问题已于上个月被免职,并接受中纪委调查,接替他的是盛光祖。

新任部长盛光祖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对人们的担心进行了解释。他表示,中国建设高铁的思路不会由于铁道部长易人而改变。他说,中国铁路部门负债18000亿元,负债率约56%,尚在安全范围之内。

*中共委员:美国人、日本人会嫉妒我们*

政协委员中对高铁也有赞美之声。中共政协委员郑立新就说,“中国将会形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速铁路网,这将是中国唯一一件超过发达国家的事情,美国人、日本人会很嫉妒、羡慕我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