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论为何中国崛起不会威胁西方


中国标志性建筑天安门和广场上的人潮

中国标志性建筑天安门和广场上的人潮

中国正在加快经济结构的调整,产业往国际产业链的上端移动,但是,有专家认为,这对西方世界并不构成威胁,因为中国遵守的是西方的游戏规则。

中国进一步融入产业全球化进程,但是中国产业竞争力的提升对西方国家来说不是威胁,而是一种共同发展。这是麻省理工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 中国问题专家爱德华·斯坦菲尔德 (Edward Steinfeld) 在《按照我们的游戏规则玩,为什么中国崛起不会威胁西方?》一书中得出的结论。斯坦菲尔德在书中探讨了中国参与“去垂直化”生产过程对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巨大影响。

*资本主义和中国谁演变谁?*

斯坦菲尔德说,很多人认为,中国这样一个与西方政治和体制完全不同的国家的经济发展及其产业升级是以牺牲西方公司为代价的,但是,事实并不这样。他的第一个理由是:“从一个更为广泛的角度来说,从很大程度上,资本主义对中国的改变要超过中国对资本主义的改变。”

他解释说,随着中国企业进一步参与全球化的劳动分工,中国必须遵循西方的游戏规则,放弃对很多领域的控制,在人才、制度、甚至政府人员的组成方面做出改变。

他说:“哪些机制呢?金融流动,这对供应链条中从事制造业的公司非常重要。物流、消费、规则,环境方面的规则、劳工方面的规则。这些公司和供应链即便不需要最好的规则,至少也要求与世界接轨的规则, 而这些与世界接轨的规则又要求对具有这方面知识的人才。”

*海归作用大*

斯坦菲尔德特别提到了中国加入全球化后对教育和人才流动的影响。他说,参与跨国交易的规则必须遵循西方的游戏规则,中国缺少懂得这这些规则并能将他们本土化的人才,于是他们召回了海外留学人才,让海归进入中国的教育和管理体系。

他还说,中国成为产业链中的一员,可以为发达国家的某些产业经济提供便利。使得这些经济体内的创新者更容易,也便宜地将概念转化为产品,而不必经营笨重的、‘重直化’生产的公司。

斯坦菲尔德: “这种劳动分工使得中国的各个环节:工程人员、海归人员、公司组织,在大规模生产当中发挥相当重要的作用,这些都是知识密集型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个角色使得中国之外的公司和商业机构可以分出精力,专注更多的创新领域。”

他以苹果公司为例说明。他说,虽然苹果与制造业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苹果自己并不直接参与制造。通过全球化劳动分工,苹果公司得以专注高科技创新,自由涉足电子科技产品的很多领域。

*全球化产业瓦解威权统治*

对西方工业社会担忧的中国“自主创新”的产业政策,斯坦菲尔德说,中国的“自主创新产业”政策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是令人失望的,“ 为什么令人失望呢, 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资源总是被投入国营机构,但是,通常这些机构却不是很有创新能力的。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是从事逆向工程,降低进入的门槛。在一些领域,这些都不是真正的自主创新。”

他还说,中国融入全球化产业将对中国的政治,特别是对政府的管理产生影响。 其中的一个例子是,那种完全关闭公民社会、完全不问责的威权统治正在逐步被废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