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维稳给中国带来巨额代价


维稳要地---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列队行进

维稳要地---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列队行进

维护社会稳定对于中国领导层来说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又越来越昂贵。专家认为,中共显然在这方面掌握了很高的技巧,但要付出的代价也正在超出北京的控制。

*中国为何再次避过民主浪潮冲击*

在过去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中东和北非地区发生的民众起义推翻了埃及和突尼斯的独裁政权,冲击着利比亚和中东其它一些国家。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集权国家,也在这一波民主浪潮中翻起了几波涟漪,但至少到现在并没有形成有规模的浪潮。

原因何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伯纳德学院的亚洲文化副教授杨国斌的研究提供了一种解释。他认为,因特网的出现虽然给不同意见的表达提供了新的工具,当局对言论的控制难度无疑增加了。但是,中国的网络控制和民众的反控制在彼此的互动中正在发生一种外界不太注意的微妙变化。

杨国斌3月14日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渐进性革命》的文章。杨国斌写道,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之后,各种抗议和请愿的活动并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反而时常发生。在应对这些活动的过程中,中共表现出远较中东国家政府更好的网络控制能力。他们在感到事情有扩展势头的地方加强网络控制,但也避免完全关闭网络而引起更大的反弹。与此同时,中共也采取一些具体措施缓解公众在某些方面的抱怨。

杨国斌说,反对派在跟当局的较量中也调整了策略,尽量避免公开对抗,而采取挑衅但不触动中共镇压底线的方式,比如在最近的“茉莉花革命”中采取的做法,召集民众以散步的方式而不是公开抗议的方式来表达对当局的不满。

杨国斌认为,双方在互动中调整了斗争方式,降低了对抗程度,使得任何大规模的和激烈的社会动荡变得都不太现实。但是,杨国斌也指出,中共的策略虽然有效,但并没有解决社会的根本矛盾,许多问题只是做了临时性处理。而维持社会稳定的代价正在急速扩大。从中国2011年的预算分配中就可以看出,用于维护稳定的经费已经超过军费预算,为推动各种实质性的政经改革增添了更多的困难。

*维稳经费超过军费*

最新的政府预算报告显示,去年,中国用于维稳的费用首度超过国防开支。维稳经费增加15.6%,总金额为5490亿元人民币,约840亿美元。而同期中国的军费只增加了7.8%,总额为5334亿元人民币。2011年,维稳预算金额为6240亿元,约950亿美元,增幅13.8%。而军费开支为6002亿元,约920亿美元,增幅12.7%。

密西根大学政治学教授、老资格的中国问题专家埃德华滋·弗里德曼(Edwards Friedman)认为,这个预算分配突出反映了中共对维护国内稳定问题的重视。

弗里德曼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可以说,中国现在的国际安全局势应该是一百五十年来最好的。中国现在没有任何外国的敌人值得忧虑,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打算进攻中国,中国不需防御任何国家。相反,中国需要防御的则是国内的动乱。预算是一个很好的参考,中国的统治阶层最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就是保持国内稳定。”

*对比美国*

弗里德曼说,每个国家都有保护国内稳定的任务,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像中国这样要在维稳方面投入这样大的力量和资金。美国从9/11恐怖袭击以后,反恐的规模发展迅速,但是,国内安全费用跟军费相比还是微不足道的。2010年,美国的军费为5725亿美元,而国土安全部的全部费用还不到军费的十分之一,为473亿美元。

弗里德曼说:“中国政府非常清楚,中国国内问题很多,贫富差距很大,社会的对立情绪十分严重,腐败猖獗,社会不公现象非常广泛。政府需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防止各种不稳情绪在国内扩散开来。”

*控网 雇警 买舆论*
维稳总动员,街道居委会守土有责,让大爷大妈齐上阵

维稳总动员,街道居委会守土有责,让大爷大妈齐上阵

中国观察人士认为,中国经济规模如此之巨大,人口又如此之多,通讯方式变得越来越复杂,要想防患于未然,对中国当局来说,是一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它需要进行广泛的网络监控、电话监控,需要进行网络基础设施的技术更新,还需要雇用大量的写手影响网络舆论。中共不仅需要养活大批的防暴警察,还要派出数量更为庞大的便衣警察控制一切可能出事的地点。

*学者: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弗里德曼说,去年,中国的维稳费用超出预算15%,今年的庞大预算可能还是不够用。不过,他不赞同杨国斌所说的维稳耗费了过多的资源,以至于中共将不得不推迟实施具有实质意义的改革。弗里德曼认为,多年来,中共根本没有打算要进行任何根本性的政经改革。改革只要开始触动共产党对国家的控制马上就收回来了。

弗里德曼说,中共上层认为,中国现在的许多问题是经济发展中的阶段性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一旦完成了从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转变,许多问题将随之化解。但是,这位老中国通认为,未来虽不可预测,但对中国来说,未来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暴力变革,或是和平过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