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戴晴: 真如神-红一和红四方面军


红一方面军之创建,就“党指挥枪”而言,是否具有合法性?请以共军鼻祖朱、毛为例:

会师井冈山(1928年5月)的两彪人马里边,毛泽东秋收暴动带来的,叫工农革命军;朱德、陈毅那支,是南昌起义“遭受很大损失”之后,一路打了跑、跑了打,经江西、福建、广东,最后绕道千里,由湖南过来的数千人。我们知道,北伐期间,李济深、张发奎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里边,有相当一批共产党员骨干。到了“4•12”之后该年的8月1日,在他们按照共产党的指示“拉出队伍另干”的时候,原来的番号、军旗照用不误(大家在《南昌起义》那幅油画里见到的一面面飘扬的红旗和领导人从容豪迈的微笑,只能算是无产阶级宣传)——红旗是在后来、直到九月中才换上的。

接到“党中央”发来的《51号通令》之后,这两拨人,加上一支湘南起义的“农军”,顺着原先“四军”番号,改称“红四军”——并不管有没有第一、二、三军。后来,“红四军”依照命令改称“红四军团”(注意,到这时候,还没有什么“方面军”)。后来,彭德怀“红三军团”二次攻打长沙不成,从湘鄂赣过到江西。两个军团会师,毛泽东当然高兴,问题是,听谁的呢?据史载,“为指挥一、三两个军团起见”,他们先“组织”起一个“总前委”,毛泽东任书记,对外则称“红军第一方面军总司令部”,总司令朱德,毛泽东为总政委——“红一方面军”就这么自己商量之下诞生了。这是这名“资质俊秀”(杨昌济评语)的师范文科生的第一个军职,如果在校军训时候担任的“直属连部上士”不算的话(秋收起义的时候,他的身份是党的领导:中央特派员)。彭德怀谨守职业军人本色,依旧当他的隶属于“红一方面军”的三军团总指挥。

对此“红一方面军”,当时的党中央不予承认。到了1931年11月,人家干脆籍着成立“统一领导和指挥全国红军”的“中革军委”(望读者诸君记住这几个字,我们在以后讲长征故事的时候将多次遇到)之际,将“红一方面军总部”撤销了。但很快,不过半年间,“红一方面军总部建制”又恢复了,只是毛的“总政委”被拿掉,当起了“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主席(随红一方面军总部行动)”。

发轫于鄂豫皖的“红四方面军”大致也如一方面军那样:先聚义的一拨英雄本有自己的这师那军,对城里那帮书生开口闭口“阶级”“主义”“苏维埃”等等隔膜得很。待到书生拿到大令箭,大敌当前,也就按下心气儿接受整编了。这就是为什么1931年11月中革委发出“取消第一方面军总司令、总政委的名义及其组织”,令“所有中华苏维埃全国红色海陆空军完全集中统一在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指挥统辖之”号令的时候,本该编为“第二方面军”、当时正忙着扩大地盘、反围剿、包括“清肃”的这帮子人,对该命令相当敷衍,觉得自己一直是“红四军”,接着称“红四方面军”不就得了?

查张国焘《我的回忆》,在第十六章结尾处说到的“第四军”,到第十七章开头,就那么硬生生地变成了“第四方面军”,一个字的解释都没有。不知是根本不在意,还是分外在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