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四君子’最后两成员获释


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十年的两名“北京四君子”成员,近日被中国当局刑满释放。他们分别跟自己的家人团聚。

*因颠覆罪获刑*

徐伟和靳海科3月12日刑满出狱,现在他们已经跟家人团聚。此前他们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0年监禁。“四君子”中另外两人杨子立和张宏海获刑8年,已于2009年获释。

*创办学生社团*

徐伟1992年进入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1996年保送为研究生,攻读马列专业,本科时加入中国共产党。上学期间,徐伟和同学一起创办读书会,热心于探讨有关社会问题的理论和实践。徐伟1999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轻工业报》担任记者。徐伟还参与创建了学生社团“农民之子”。

靳海科1995年考入中国地质大学,在大学时成为中共党员。上学期间靳海科成立了“青年论坛”,任会长。1999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北京地质研究院,做地热勘探工作。

2000年5月,徐伟、靳海科等“北京四君子”成员组建了“新青年学会”,宗旨是“积极探讨社会主义改造之道”。

*被线人出卖坐牢*

先于徐伟和靳海科获释的杨子立以及他们的狱友、民运人士查建国、高洪明等人近期写文章,欢迎徐、靳二人出狱。文章说,由于被安全局线人出卖,北京警方开始调查“新青年学会”,并于2001年3月将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和张宏海拘捕。他们四人在被关押两年多之后,被判8到10年刑期。

*靳海科狱中手术留后遗症*

加拿大媒体(The Canadian Press)等国际媒体3月13日的报道说,靳海科在狱中接受过阑尾切除手术,留下后遗症。经常腹泄,腹痛,严重时体重降到70多斤。

靳海科的父亲靳建国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他们已经回到了河南的家中。他说,靳海科出狱时,监狱跟老家河南当地的派出所进行了交接。靳建国说,目前靳海科的行动还比较自由,刚才被同学请去了。

靳父向记者介绍了靳海科的身体状况。他说:
“海科身体比前二年强多了。原来动了手术一直拉肚子,每天十多次,现在减少到一天三、四次。不过血压不正常、耳鸣、还有这些不良症状。在家修养一段,调理调理,吃点药。我觉着精神也好了,思想压力也没有了。恢复了比较快了。”

靳海科的父亲说,目前靳海科还没有办妥身份证,也没有配手机,跟他联系不方便。他还表示,靳海科当务之急是疗养身体,其它的以后再做打算。

徐伟跟他父亲徐连胜目前还在北京,等待办理相关手续。徐连胜说:“徐伟出去了,他们请他去吃饭。他的身体还行。回来再找他谈吧,好不好?你知道,周围还有些人呢。”

*狱友迎接被拒*

“北京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3月11日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禁令刚被解除。他目前在一个非政府组织任职。3月12日杨子立和其他人去监狱门口迎接靳海科。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我跟海科只是他们的车从我身边过的时候,我就晃了一眼,没有正式见到面。我是到3月11日,他们释放前一天,我的剥夺政治权利就解除了。 解除以后就没有国内的旅行限制了。按理讲,应该也没有国外的(旅行)限制了,不过我还没有申请护照,还不知道实际情况怎么样。”

靳海科的狱友查建国从“两会”前就开始受到监控,已经20天了。他提出见靳海科的要求被当局驳回。查建国说:“靳海科出来之前,我就要求去见靳海科。他们说要去请示,请示完给我的答复是,不能去见。”

“北京四君子”据称是通过互联网发贴,呼吁进行政治改革,而获罪。美国的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官员表示,“四君子”的案子是所谓因互联网组织反政府活动而被中国当局判刑的案例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