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维权人士促释放被拘活动人士


在中国政协和人大两会星期一结束后,一些人权组织和维权人士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目前被失踪和刑拘的众多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和网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显示当局开始让这些人重新获得自由。

*茉莉花集会、两会期间致百多人遭殃*

由于2月17号匿名网友在网上呼吁每星期天下午两点在中国一些城市举行“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再加上中国政协、人大两会召开的敏感期,中国各地当局近来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维权人士以及网友,或以其它方式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

据维权网统计,北京的滕彪、江天勇、唐吉田、广州的唐荆陵、刘士辉和上海的李天天等人权律师“被失踪”。包括冉云飞、陈卫、李海、丁矛等在内的至少20位维权及活动人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当局刑拘。另外,还有至少150人被软禁、“被旅游”或“被喝茶”或受到某种形式的警告和行动限制。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近日批评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达到了空前的程度,状况令人担忧。

*立即释放失去自由的人士*

目前,中国茉莉花革命微笑散步活动已经进行了4轮,除2月20号的第一次集会在北京和上海吸引了数百人外,其他3次都由于各地当局出动空前警力加强戒备和封堵没有形成大规模集会。另外,中国政协和人大两会3月14日上午结束,今年的一个重要敏感期过去,因此,一些维权人士星期二呼吁有关当局尽快释放近期内失去自由的人士。

北京的人权律师李方平对美国之音表示,有关当局应尽快释放这些人,尤其是多数人“被失踪”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他说:“总体来讲,现在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法律上的手续,控制在哪里也不清楚,也没有通知家属,尤其是他们在里面遭遇了什么也不清楚。这种状况还要持续多长时间?给我们的感觉,尤其是作为一个法律人来讲,越来越没有预期。”

北京维权人士、原央视纪录片导演华泽表示,遭到拘押和被失踪的许多人都与茉莉花活动没有任何关系,而且现在两会结束了,他们也应该回家了。

她说:“如果是因为茉莉花,那他们跟茉莉花没有任何关系,既不是发起人,也没有鼓动。如果说抓他们是为了两会期间所谓的维稳,那现在两会结束了,他们应该回家了。”

网名屠夫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如果按照自己制定的法律行事,也应该尽快释放那些维权人士。

他说:“那些人被失踪、被关押都是莫须有的,有的手续都没有,这是很荒谬的,在一个文明国家是不允许这样的。希望说他们能按照自己的法律,不应该抓他们来恐吓更多的人,这个做法是不可取的。”

近期一直被软禁在家的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星期二认为,当局的做法有些反应过激,毫无必要。

她说:“不管是两会也好,什么花儿也好,没必要这么大肆的,我觉得是有点太过分了。包括是有的网民在网上呼吁不要出去观花呀,像郭卫东,大虾吗,也是被抓起来,真是太过分了。即便是发表了什么言论,完全跟煽动颠覆就挂不上号嘛。”

王荔蕻表示,她问过派出所看管她的人什么时候撤,他们告诉她还得需要几天,看国保的指示。她估计,如果再过几天还不开始放人,那局势就严峻了。

目前,有消息称,贵州被失踪的几十人中只有卢勇祥、全林志、李任科、黄燕明、杜和平、徐国庆等人已回到家中。外界普遍关注的其他人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另外,在北京很有名气的网友胡荻近日被警察带走,下落不明,引起众多网友关注。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执行秘书潘嘉伟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没有抓捕那么多人的理由和法律依据,他们不仅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些人,也极为关注他们目前被拘押下的处境。他表示,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支联会和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星期三下午将再次前往中联办,抗议他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疯狂抓捕维权人士的行为。

*政府:不存在你说的情况*

在3月10日举行的第11届人大4次会议的一个记者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飞被外媒记者问到,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高智晟、陈光诚及家人、北京律师滕彪、唐吉田和江天勇等被软禁在家或失踪的案子没有作任何法律解释,李飞回应说,“刚才你提到的若干人,其中有的触犯了我国的刑法,所以按照我国的刑事法律规定,按照法定的程序追究他的法律责任。人民法院作出这样的判决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李飞又说,对于律师执业有律师法保护,“不存在你刚才说的这种问题”。

在刚刚结束两会上,中国总理温家宝和政协主席贾庆林都强调要把社会稳定放在首位,加强维稳工作,并显示中国强力维稳的决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