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政改之路漫长缓慢


中国人大最高官员和法院高级法官都说,中国不搞“三权分立”,但是,有知识分子认为,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不搞三权分立*

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3月10日在人大会议上说,中国不搞多党轮流执政制,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不搞“两院制”以及不搞联邦制。

几乎在同时,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3月9日也说,中国绝不搞“三权分立”式的司法独立。他称,这样的司法独立不符合中国的国情。沈德咏认为,中国以公有制为主体的所有制关系决定了劳动者之间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他们之间不存在资本主义社会私有者之间深刻的利益对抗关系。

*司法权过去集中产生罪恶*

对于中国高层的这种观点,有独立知识分子表示不敢苟同。北京的律师李和平说,美国开国先父关于权力制衡的论述就是,立法、行政、司法这三项权力中的任何两项,如果由一个人掌握,或者由一个团体掌握,就必然产生罪恶。

李和平提出质疑说,如果这三项权力放在一个机构或者一个团体手里,会产生什么?李和平表示,中国司法体系中目前的运行违反了有关法理。他说:“我们学法律的,罗马有一句法言, 叫任何人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那么现在,你又去执行,又去决策,还又去裁判。这不就自己做自己案件的法官了吗?这显然就违反了基本的法理。”

李和平说,三权分立中的司法独立,需要界定多个层面。包括法官独立、法院独立和任何法官不能参与政治。他认为,从这几方面的界定看,中国目前根本不存在司法独立。

*正视民众政改诉求*

另有关心政治改革的中国知识分子认为,现在实行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北京居民殷德义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共产党搞一党专制,压制不同声音。他在互联网发表的呼吁政改博文,不到一天就被封杀。

殷德义说,民主、自由是摆在全世界面前的诉求,执政党不应该视而不见。他表示,一个党派垄断所有治理国家的权力,就等于垄断了非党内人士要求改造社会、建设社会的意愿。殷德义说,一个没有竞争压力,没有制衡的任何行业、团体、党派,都不能也不会提供最优的“品质”。

殷德义说,中国经济改革发展到今天,民众不再以吃饱饭为主要诉求,而是有了更高的要求。他说:“共产党在30年中做出了非常智慧的政治行动。但是到了现在这段时期,中国老百姓物质需求,精神需求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这个时候,他们不再满足于吃饱穿暖,他们要的更多的是政治方面的诉求。民主、自由等。他们要的是权力,要的是参与一起改造这个国家。”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14日在记者会上提到中国发展道路的特点之一是,坚持社会公平正义。李和平律师认为,中国如果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社会公正。 而司法独立的前景在中国还太遥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