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中国政府心中的“茉莉花”


截至上星期,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终于完成了第四轮。外界虽然没看到多少集会者现身,却清楚地看到北京当局心中那束“茉莉花”已经成了一把巨大的芒刺,不仅将不少与茉莉花完全无关的人士关进了监狱,还折腾得警察便衣维稳队伍连轴转。

也许是北京当局觉得“革命”的主角即集会者永不出场,只有警察便衣列阵以示威慑,再辅之以大规模抓捕这种暴力政治,其结果是将自家队伍的人心折腾得七上八下,维稳之前先使自家人的信心丧失大半,于是由总理温家宝与《人民日报》海外版先后发表“不能把中国比作北非”的讲话和“中国不是中东”的评论,一则以示中共的镇定,二则也算是为自家心中的“茉莉花革命”作个收科。

对于温相讲话与《人民日报》两篇文章的标题,我以为说得百分之百正确。中国确实国情特殊,维稳铁箍打造了一道又一道,远非那些国家可比。温总强调中国不是北非中东那样的专制国家,我也表示赞同。因为那些国家的开明专制――允许民间结社与多党制,部分放开言论空间,允许私人办媒体等等,中国确实统统地没有。中国是专制中的极品,是统理世俗与意识形态(宗教)于一身的极权政治,其牢固性远胜中东北非那些暴政俱乐部的老弟兄。此外,本.阿里、穆巴拉克与卡扎菲三人想形成家族世袭的政治权力传承,多少影响了统治集团内部的团结,“英明”的中国共产党早就与时俱进地将毛的权力终身制变成了代际更替的集团内部等级分肥政治,消除了内部的不满根源。现在看来,这一点确实比中东北非的同志们高明N倍。

但两篇文章对于中国与北非中东国家相异性的形是实非的解释,我却很不赞同。比如温家宝总理说“政府认真解决当前经济社会存在的问题,老百姓也有目共睹”,我相信如果让老百姓在不受控制、免于恐惧的情况下发表心声,那显示出来的问题肯定比温总理承认的要严重得多,而且公众肯定大都不相信政府有“认真解决问题”的诚意。

温总理比较注意个人形象,说话比《人民日报》含蓄得多,注意两分法,在大讲成绩之前愿意小讲缺点。《人民日报》的文章就不一样了,它列举的那些个政绩实在令人啼笑皆非。比如,它说“中国人盼稳定,盼和谐和平,过上更好的日子”,这话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仍然是一如既往的老做法:封住国民的嘴之后由党的喉舌“代表”国民发言,同时把试图正当表达民意的人硬给诬成“国内极少数人”与“境内外别有用心的人”。自中共建政以来,就习惯把“动乱制造者”这顶帽子安在民众头上,远的不说,就说近十多年来的情况,拆房征地、制造通胀、食品安全问题与环境污染的始作俑者正是中国各级政府,是它们制造了千千万万的杨佳、钱云会与唐福珍,制造了每年逾十万起的社会反抗,推根溯源,哪一起社会反抗的导火线与“境内外别有用心的人”相干?

《人民日报》的文章还说,“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根基牢固。近年来,中国办奥运会、办世博会、办亚运会,这些喜事办得好,中国人民平添了多少喜气?”这话掩盖了一个事实,即这些本来是喜事的盛典,硬是被当局办成了军事管制的实战操演,比如京奥的紧张气氛硬是将北京人折腾得受不了,只好外出“避运”。事实是,当局担忧数量庞大的利益受损者借机闹事,花费重金织就了以“六张网”为核心、辅之以人民战争的“奥运安保模式”,从此成为世博会、亚运会等庆典经常启动的安保模式。如果统治根基牢固,每年投入五六千亿的维稳费用干什么?自2月17日推特上出现一条有关茉莉花革命的传言以来,北京当局所采取的体制性过度防卫,表现的恰好不是建立于“统治根基牢固”之上的自信,而是心虚气弱到了极点。正因为北京当局太清楚自己的“仁政”有多么不得人心,才会将一条推文引发的网上革命当成真实的街头革命严加防范,并借机制造多起冤狱,收拾了一大批维权律师与一些活跃的言说者。

这两篇文章都谈到中国人民盼望安定,这话倒是不假。中国人被外部侵略、内战与共产党折腾了一个世纪,确实不想再被反复折腾。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为了安定就必须拥护极权统治,容忍腐败、官吏欺压、环境污染与有毒食品。目前的情况是:中国人盼变革,但只要自己不被逼到绝路,确实不想付出血与火的代价。但如果北京当局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意压迫并维持下去,那也是一厢情愿。因为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到达爆发的临界点。

北京当局已经无法摆脱自设的困境:要想维稳,就得维持目前这种统治集团内部的等级分肥制;要维持这种分肥制度,就不能约束官吏们日甚一日的腐败;不能约束官员的腐败,就等于将民众分批轮番地放在火上炙烤。正是这种无法遏制的社会矛盾与民众的仇官情绪,才让中国政府心中有了这么一束“茉莉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