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日本海啸幸存者艰难 美中等国撤公民


海啸幸存者在风雨废墟中

海啸幸存者在风雨废墟中

日本海啸过后近一个星期,救援人员仍然在废墟中寻找幸存者。与此同时,劫后余生的灾民正在困境中挣扎。据估计,大约有50万人目前居住在避难所,很多人晚上只能在学校体育馆冰冷的地板上睡觉。这群人当中,长者和婴幼儿的处境最为危险。

两个月大的田中果音被她的姑妈抱在怀里。她是高田学校体育馆临时搭监的避难所里年龄最小的无家可归者。增祖母田中美智子坐在她们身边。她们的家毁于刚刚发生的海啸。

当记者问起婴儿母亲下落的时候,田中美智子没有直接回答。田中美智子说,我们上星期五海啸过后来到这里,随后一直呆在这里。

这家人可以分到一些牛奶和婴儿尿布。但是她们找不到清洁的水源,也没有办法给田中果音洗澡。

比田中果音大一些的是11岁的高桥目根。高桥和他的妈妈和姐姐在一起,尽管他依靠轮椅活动,但还是逃离了海啸。他说,海啸袭来的时候,他正在学校里。老师告诉同学们立刻撤离。他说,他们退到地势较高的小学,师生们才得以脱险。

高桥的祖母没能及时逃离,成为当地几百名被海啸吞噬的居民之一。

外面,一群男子聚集在火旁吸烟,谈论着刚刚经历的浩劫。雪越下越大,体育馆里越来越冷。当地媒体报导说,一处避难所里的14位老人已经去世。人们担心流感等传染病会开始蔓延。

在离此不远的港口城市大船渡,近江爱正在废墟中搜寻,她时不时停下来查看自己的手机。

近江爱说,她在这个地区有很多朋友。有一些住在当地,还有一些在南部的仙台和东京。她说,她一直在试图跟这些朋友取得联系,看他们是否安全。但是,手机始终无法打通。日本福岛核电站的危机的确令人担忧。但对于当地居民来说,他们担心的是,自己的生活是否还有未来。

稍后,记者看到了正在住宅废墟中搜索的末岗惠里。她和父亲末岗光司找到了家中珍藏的一座供奉她叔叔骨灰的佛像和一块木牌。他们把这些物件和叔叔的信放在一个袋子里。末岗惠里说,“这是我叔叔的印章。他的名字刻在上面。”

他们决定把这些遗物拿到城外山上的神社去。接受这些物件的法师说,他会为这些物品找到一处永久存放的地点。

末岗惠里的眼中泛起泪光。对于她和父亲而言,这是一种情感的解脱。他们相信,故去的亲人将因此永得安息。

在山上,很多大船渡的居民来到神社祷告,为往生者安排后事。山下,曾是家园的废墟中,幸存者竭尽全力,为明天挣扎。

===========================================

VOA国际新闻:美国开始从日本撤民 首飞台湾

美国国务院说,从日本撤离美国人员的第一架飞机星期四启程。同时,其他国家政府也正把他们的公民从这个受灾的国家接走。

美国副国务卿肯尼迪说,这架飞往台湾的飞机载有近100人,大多数是美国官员的家属。另一架飞机将在星期五离开。国务院没有下令撤离,但是为那些愿意离开的人准备了飞机。

美国就有关福岛核电站日益恶化的情况向它的公民提出了警告,并下令他们撤离到远离电站至少80公里以外的地方。美国总统奥巴马星期四为疏散区的建议进行辩护。美国规定得疏散区比日本官员提议的要大很多。他对记者说,美国的决定是基于谨慎的科学评估。

在安排交通工具将公民接出日本的国家中还有英国、中国和法国。

与此同时,燃料短缺,停电和寒冷的天气使得日本的救援工作更加迟缓,也使人们对在上星期地震和海啸的废墟中再找到生还者失去希望。搜救队伍正在逐步进入那些由于道路和基础设施严重破坏而与外界隔离的社区。

但是,在灾难发生将近一个星期后,他们要在废墟中找到幸存者已经不太可能,而死亡人数还在继续上升。到星期四中午为止,根据日本警方公布的数据,死亡人数超过5千3百人,还有9千3百多人失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