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北京独立记录片制片人何杨和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星期五晚被当地警方带走,下落不明。而同时,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最后几位成员在被软禁近一个月后获释。

*便衣闯家入室扣人拿物*

3月18日晚6点半左右,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的7、8名便衣,闯进知名独立制片人何杨的家中,抄走电脑主机后将何杨带走。在两会期间,何杨曾被强制带到小兴安岭旅游,这个星期一刚刚回到家。

在何杨被带走前正与他通电话的朋友李花星期六向美国之音记者讲述了她从电话中听到的当时的情形。

她说:“我跟他通话呢,他们就是砸门,闯进来了,很混乱吗。然后就是女人的尖叫声,问你们要干嘛,他们也不说。然后我就听到一个,应该是警察嘛,说你跟我一块到那边去......他家属说,看那老人犯病了,小孩吓着了,怎么怎么的。然后一阵混乱之后,那个警察过来,这是你的吧,然后就把手机关了。”

李花随后打电话给何杨的妻子,询问了一些详细情况。李花对记者说:“他爱人说是进来了7、8个便衣,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的。把电脑的主机给拆走了。说自己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人说他知道何杨爱人的电话,说过12个小时会联系何杨的爱人的。但是,早上的时候何杨的爱人说, 没人联系她。(记者:他们等于进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是吧?)对,就是7、8个便衣,一下子闯,涌进去的。然后他们家老人都犯了心脏病了。”

刚刚才解除“被上岗”的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多日来一直在网上呼吁释放被失踪和刑拘的维权人士。王荔蕻星期六对美国之音表示,她非常担忧何杨的处境。她说:“他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拍记录片的记录片导演,完全没有什么政治色彩。所以我就觉得非常过份。但是他是属于一个性格非常耿直的人,我非常非常担心,就不明白为什么。”

另外,据四川维权人士证实,在两会后恢复自由回到家的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星期五晚上又被当地警方带走,目前下落不明。陈云飞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被陆续恢复自由*

不过,3月16日晚被云南大理警方带走的独立作家许晖,在43小时后获得自由。这是许晖近期内第二次被扣押。据许晖讲述,他这次被留滞盘问的唯一原因是他在开放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讲述了因茉莉花2月26日被带走48小时的经历。

另外,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在被软禁一个月后3月18日晚获释,与他同时获得自由的还有廖双元、吴玉琴夫妇。据陈西证实,到目前为止,贵州所有近期被失踪、被旅游的异议人士全部获得了自由。

陈西向美国之音表示,他在被软禁期间多次抗议被非法软禁,同时在茉莉花问题上也受到警方的多次威胁和警告。他说:“说我们贵州也要搞茉莉花,怎么搞?怎么组织?也就是说我们在组织这个活动。我说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作为民主浪潮,任何阻拦都是不可能阻挡的。他们说我坐了两次,看来准备坐第三次牢,并且告诫我‘危害国家安全罪什么什么的。”

自2月17号网上出现中国茉莉花革命散步的呼吁以后,除被刑事拘留和治安拘留的20人外,先后被各地警方带走后失踪的江天勇、滕彪、古川、李天天、刘士辉、马贺、张海波、蓝若宇、刘德军、刘安军、冯正虎、胡荻等人目前仍下落不明。

一般情况下,在人大政协两会等敏感时期,许多维权人士都会被各地警方以各种形式失踪或看管起来,敏感期过后再被恢复自由。不过今年,由于网上持续呼吁每星期天下午两点在各地举行茉莉花革命微笑散步,许多未经任何手续被失踪的人士在两会后仍未能获得自由。中国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稳定,通常是不惜一切代价。在不久前结束的人大会议上,有关部门透露中国的维稳费用已经达到6200多亿元,超过了军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