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教会对周边社区影响的价值


美国费城一教堂用英语、西班牙语和越南语作弥撒

美国费城一教堂用英语、西班牙语和越南语作弥撒

宗教聚会帮助无家可归者,提供咨询,在生老病死等人生大事上给予人们精神指导。千百来,教会一直在扮演这些角色。不过,一项新的研究首次给宗教聚会加上了经济价值。

登尼斯. 莱特1980年代中期起跟艾滋病抗争之后,曾跟几个援助团体见面,不过他说,他需要一些更具有精神层面的东西。

于是,他加入了费城的圣卢克的亲善接待中心和主显教会。这个团体为艾滋病患者提供以信仰为基础的安慰。参加这个教会是免费的。莱特承认,他从未想过加入这个团体的价值,“换算成美元的价值吗?我不知道怎样估算。教会救了我的命。”

不过,拉姆.克纳安表示,他能给善意标上一个价格。而且在一个叫作“给城市地区教会估价”的调研里,他这么做了。

克纳安说:“如果你问自己感觉好值多少钱,这很难量化,因为感觉好意味着什么,没有一个定义,也没有人知道怎样花钱去买。”

克纳安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社会政策教授。他计算了费城周围十几个礼拜活动场所的经济价值,其中包括天主教、新教和犹太教教会。

他说:“每个人都把教会当成敬拜、满足他们精神需求的地方。教会对社区有广泛得多的影响。”

克纳安说,这种影响的金钱价值一直被认为太神圣,不能衡量。不过,参与这项调研的鲍伯.耶格希望,他们的调研结果会帮助全美国的教会在社区规划方面发挥更多影响。

耶格是全国性非宗教组织“神圣场地合作者”的董事长。这个组织认为礼拜场所是社区的资产。

耶格说:“我们在一个社区投资的时候,教堂或者犹太教堂往往都被忽略了。我们觉得它总是会在那里的。我们没有充分理解它的价值。”

这些研究人员对跟教会有互动关系的差不多任何事情都标出了价格。他们考虑了总共将近60个类别,从教会承办红白喜事的收费到支付教会员工的工资,再到教会推崇和培养的社会价值观和原则。

耶格把这个价值称为晕轮效应:“我们以为可能会有某种证据证明在一个神圣场所周围一到两个或者更多街区的圆圈里,大概会有可以显示的某种影响,事实上,我们发现,这种影响的很大一部分就在当地。”

例如,帮助100个人找工作占了卡瓦利卫理公会教会260万美元晕轮效应的一多半。拥有150个成员的巅峰长老会教堂为一个托儿所提供场地,还提供一个房间做犹太教聚会场所,一个房间做武术教室。别看教会的运作预算只有26万5千美元,但这项研究给它的晕轮效应估价为将近150万美元。

这项研究中最亮丽的晕轮效应超过2200万美元,这是在visitation教区。其中包括一个教堂、一个社区中心和一所有近500名学生的学校。这个教会位于费城一个多元化的社区,用英语、西班牙语和越南语做弥撒。

这项研究结果大约过两个月才会发表,但费城问讯报已经做了相关报导。并非所有人都对报导中的那些数字感到高兴。

罗杰.布洛德利在圣卢克担任牧师快30年了。他刚看到报导时,觉得很不错,人们可以就此得知圣卢克和主显教会对社区是多么重要。但接下去,“然后我读到这一版的下面,看到12个教会的名单,我们排在名单的最后,估价为负25万美元。”

这是因为这个教堂对所在社区的服务被房地产税的损失抵销了。宗教场所不必纳税,而圣卢克位于费城一个富人区。所以,教堂免税的房地产价值大大地减少了它的得分。

拉姆.克纳安说,把其他因素考虑进去再重新计算,圣卢克的排名会大大提前,因为,“宗教场所给城市带来的价值远远多于因房产免税而给城市带来的税务损失。”

事实上,克纳安估计,费城所有2000个敬拜场所每年给这个城市带来的价值相当于2亿5千万美元。这可是每个人都能说“阿门”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