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联邦预算之争


美国国会议员们在国会山上就开支法案通宵工作(资料照片)

美国国会议员们在国会山上就开支法案通宵工作(资料照片)

几个月来,美国国会通过了好几个临时开支法案,每次维持联邦政府继续运转几个星期。但是,由于两党对如何削减数万亿美元的联邦赤字,以及如何减缓14万亿国债的继续膨胀存在巨大分歧,国会至今没有为2011财政年度通过一个最后的预算方案。

来自堪萨斯州的新科参议员杰里·莫兰是茶党运动的成员。茶党一心一意谋求的是联邦政府缩减规模、范围和开支。前不久,莫兰在参院第一次发表讲话。

他说:“我们的政府每花1块钱,就有4毛钱是借来的,美国一半国债的债主是外国,很多债权国的利益和我们不同。常识告诉我们,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有些人说我们需要增税来摆脱这种困境。但是事实是:我们的财政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开支上。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华盛顿收钱,然后花更多的钱。现在是政府转变方向、大幅度转向的时候了。”

但是,来自佛蒙特州的持民主社会主义观点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正好和莫兰相反。他反对削减社会福利和教育项目的经费。

桑德斯说:“我们确实需要解决赤字危机,但是我们应该用公平和负责任的方式来解决。目前我们对这个国家最富的人所征的税是历史上最少的。所以我要问我的共和党朋友们:为什么你们想在孩子、低收入老年人、病人这些最脆弱的人身上平衡预算,而不去问问那些最富有的人,他们拥有的财富是空前的,但是他们可曾为减少赤字投入过哪怕是一分钱呢?”

智囊机构超党派政策中心的分析员马修·达利克认为,预算方案僵持不下反映出了美国社会一个最基本的思想上的分歧,一种基本理念的直接冲突。

左派民主党人认为联邦政府是经济发展和共同利益的必要助推器。右翼共和党人则认为政府是私人企业的绊脚石。很多议员竞选公职,就是为了能够推动他们心目中的政府模式。达利克指出,在预算谈判中牺牲议员心目中的政府模式是件难事。

他说:“很难想象民主党人能够签署不包括某种增税条款的全面预算协议。而对共和党来说,以他们坚决反对大政府、反对增税的立场,也很难想像他们会签署一项包括大幅增税的预算协议。”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分析人士约翰·福蒂埃指出,没有任何人希望看到他们的税赋提高,或者政府提供的服务减少。这就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他说:“所有这些都像是一剂坏药。提高税率或减少开支并不是人们想要的。人们希望的是不花任何代价就能够享受福利。”

人们意识到,既然两党都不愿意被认为输掉了这场预算辩论,而光靠减少开支或增税也无法填补美国巨大的财政窟窿,那么是否可以制定出一个两者相结合的方案呢?

前参议员皮特·多梅尼奇如今是一个跨党派预算委员会的副主席。去年,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全面的改革计划草案。多梅尼奇最近在国会作证时说:“仅仅是增税或减少开支都无法把美国从赤字危机中拯救出来,我们应该把所有事情都摊到台面上来谈。我们看到,一些议员不愿意接受他们不喜欢的政策,除非另一方在其他领域做出让步。”

然而,民主党人拒绝考虑大幅度削减国内开支,共和党人则拒绝讨论对任何一个群体增税。由于两党都死守自己的政治理念,因此国会到目前还无法提出2011下半财年的预算,更别提下个财政年度或未来的预算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