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报告:中国航空航天业对美形成潜在威胁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刚刚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对中国商用和军用航空航天制造能力,中国如何通过鼓励外国参与该领域的发展,以及外国向中国转让航空航天技术等进行了详尽的评估。报告作者认为,中国在民用航空领域的发展也会推动其军用航空能力,进而对美国利益形成潜在威胁。报告认为,美国应调整其现行的技术安全政策,在商业市场和国家安全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点。

由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托智囊机构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所作的这项研究认为,中国航空航天产业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这份研究报告题为“准备起飞 - 进步中的中国航空航天产业”(Ready for Takeoff - China's Advancing Aerospace Industry)。报告认为,中国在这些领域取得的进展部分原因是,政府对中国航空航天部门的支持在迅速加大;此外,中国的航空航天能力还得益于中国的航空航天产业越来越多地参与全球商用航空航天市场,以及加入到世界领先的航空航天公司的供应链中。

根据报告援引的数据,目前拥有大约1400架大型商用客机和支线飞机的中国航空公司,计划在今后20年购置大约400架客机;中国的航空货运公司也可能新添100到200架货机,不过其中许多应该是由老化的客机改装的。

但是,这个研究认为,中国目前自主研制的飞机还无法满足自身需求。中国研制的支线飞机“翔凤”ARJ21将从今年开始交货,但是中国支线飞机市场很小。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大客机,最早也得等到2010年代中期才能开始交付使用。报告说,C919将是类似波音737和空客A320的窄体飞机,而中国所需的宽体飞机,在2020年之前还需完全依赖进口。

这份报告的共同作者,兰德公司前高级研究员罗杰·克里夫(Roger Cliff)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在涉足全球商用飞机市场方面仍处于初始阶段。

他说:“从近期看,中国对外仍将为西方飞机制造公司供应零部件。他们目前在天津建起了一个空客A320系列飞机整装厂,主要面对中国市场。他们在参与全球喷气客机的竞争方面,才刚刚起步。”

克里夫在谈到外国公司对中国航空制造业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时,有意淡化这方面的因素。他说,外国公司在中国加工的飞机部件多是技术含量不高的产品,因此不应该高估这方面的影响。

相反,报告的作者们认为,外国公司其实通过合资公司形式,得以利用中国的廉价,但高素质工人为其制造飞机部件。

克里夫说,中国目前的商用客机制造能力,从自身讲,应当说取得了成就,但是在技术方面,则谈不上有什么突破。他说,商用客机的技术含量更多地体现在航空电子设备和引擎等部件,而中国的飞机引擎或是由外国设计,或者完全由外国制造。

谈及中国致力于自主研制飞机的动机,克里夫认为,或许中国政府将其视作一个战略性的计划,目的是涉足利润丰厚的国际商用飞机市场。此外,他认为其他因素也可能是中国发展航空制造业的动机。

他说:“我认为可能还有另外两方面的动机。其一,这可以被看作是‘形象工程’,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商用飞机强国,而不再仅仅是外国飞机的供应商...第二,他们或许考虑到重点技术项目通常会给相关产业带来技术上的突破,从中国经济的大范畴讲,政府的投入会得到回报。”

中国在民用航空航天能力方面的进步自然会与它在军用航空航天技术方面的发展联系在一起。报告认为,民用技术毫无疑问会有助于军用航空航天技术的加强,因为很多航空航天系统从本质上属军民两用,或在为军事系统的开发奠定基础;再者,许多生产商用或者两用产品所需的技能和技术,还可以完全用于军事系统。

报告认为,鉴于中国和美国在东亚和其他地区存在利益冲突,中国不断强大的航空航天力量也会加强它使用武力的能力,或许还会助长其使用武力的倾向。研究者们认为,这些都会对美国的利益形成负面影响,并加大美国用于防御的人力和物力成本。

研究者们承认,虽然外国公司的参与对中国的民用航空航天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进而也有助于中国军事能力的加强;但是,对于民用航空航天部门的国际合作对其军事能力所起的推动作用很难量化。

报告认为,美国安全政策因此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还不得而知。不过,该研究在谈到针对中国的技术控制政策时指出,如果为维护美国安全利益而完全切断与中国在民用航空航天领域的合作将是不切实际的。

报告作者克里夫说:“即使美国完全切断对中国在航空航天领域的技术转让,也不可能阻止中国获得这些技术,因为欧洲、韩国和日本也有许多相关技术。所以,美国在限制技术方面,应该和这些国家进行协调。如果我们能得到它们的配合,也就会避免我们因此而丧失这方面的市场份额。”

报告进而强调,美国与中国的冲突和对抗并非不可避免。克里夫说,美国不应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让自己与中国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因此,他认为美国在技术控制方面应该谨慎而且有针对性,当然绝对要避免全面的贸易和技术禁运。

这份报告没有在如何平衡国家安全利益和技术出口的商业利益方面提供建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