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俄圆桌会议讨论如何清除共产主义污垢


捷克前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人士舒斯特罗娃

捷克前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人士舒斯特罗娃

一个讨论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如何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圆桌会议最近在莫斯科举行。来自捷克、波兰、德国、和俄罗斯的专家学者针对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意义、对这些国家社会转型的影响,以及所遇到的阻力和困难展开了讨论。

*各方人士讨论‘清污’意义*

俄罗斯萨哈罗夫中心和纪念碑人权组织、以及捷克文化中心最近在莫斯科联合举办了名叫“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圆桌讨论会。与会者针对东欧前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社会转型过程中清算共产党统治历史,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必要性、这一行动的意义、以及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进行了热烈讨论。

会议的参加者包括了来自捷克,波兰,德国、俄罗斯的学者、人权人士、和俄罗斯的反对派人士。

*东欧各国‘清污’ 效果不同*

与会学者认为,捷克和前东德是清算共产党历史,清除共产主义污垢最早也是进行得较为彻底的国家。

波兰、波罗的海国家这一工作开始得较晚,但效果非常不错。

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没有象前述国家那样采取公开方式“清污”,因此“清污”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丑闻,效果受到了影响。

乌克兰有时能提到“清污”工作,但在亚努科维奇执政后,这一议题已很少讨论。

俄罗斯90年代初时曾讨论过“清污”问题,当时遇到非常大的阻力。克格勃特工出身的普京执政后,俄罗斯目前的执政精英绝大多数都来自前苏联安全部门。专家们认为,俄罗斯目前进行“清污”工作根本不可能。

*捷克前内务部长介绍‘清污’经验*

捷克前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人士舒斯特罗娃

捷克前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人士舒斯特罗娃

捷克人权活动人士、前持不同政见者舒斯特罗娃在共产党垮台后的90年代初曾担任捷克内务部副部长。她透露,捷克90年代初开始实施“清污”法律,禁止前共产党秘密警察、共产党领导人担任政府职务。

舒斯特罗娃说,20多年后,‘清污’取得效果,捷克社会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一位前共产党安全部门的特工成为国家领导人情况发生。

*民主转型 ‘清污’必不可少*

舒斯特罗娃认为,“清污”法律对前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走上民主化道路十分重要,必不可少。

舒斯特罗娃说:“这个极权政体摧毁了最优秀的东西,因此共产党政权跨台20多年后,比须对这个极权政体做出评价。捷克密秘警察过去受莫斯科控制,从国家安全角度来看,为保持捷克的独立,我们也比须这样做。但“清污”法律更重要意义的还是在道德领域。”

舒斯特罗娃说,捷克共产党人至今反对这项法率。但反对“清污”法律的力量不足以阻止法律实施。

*不‘清污’将背历史和道德包袱*

萨哈罗夫中心领导人卢卡舍夫斯基

萨哈罗夫中心领导人卢卡舍夫斯基

萨哈罗夫中心领导人卢卡舍夫斯基说,“清污”法律在俄罗斯不被人提起,这说明俄罗斯仍然背着历史包袱,俄罗斯仍然不能或是不原意回答它面对的一些道德上的问题。这些问题没有答案,俄罗斯就不会成为正常国家。

卢卡舍夫斯基说:“这些问题包括,比如为了政治理想和目标,是否应该牺牲人的生命?是国家的利意重要,还是个人的命运更重要?为了政治和社会稳定,是否就应该动用秘密警察,从事政治迫害?”

*俄未实现精英阶层更换*

卢卡舍夫斯基说,与东欧国家不同,在共产党垮台后,俄罗斯未实行执政精英阶层更换,俄罗斯目前统治阶层主要成员仍然来自前苏联共产党统治精英。

*不‘清污’ 后果严重*

大学生达丽娅

大学生达丽娅

参加会议的大学生达丽娅说,俄罗斯目前面临的许多问题,比如贪污腐败等等,都同俄国社会没有“清污”有关。

达丽娅说:“俄国社会在道德方面不是很键康。俄罗斯目前没有独立司法制度,言论自由受现制,前克格勃秘密警察们变成统治精英,这都是没有“清污”的结果。”



*应向民众解释什么是共产党*

反对派成员阿列克塞-戈尔巴乔夫

反对派成员阿列克塞-戈尔巴乔夫

参加讨论会的俄罗斯反对派成员,阿列克塞-戈尔巴乔夫说,在除污方面,俄罗斯应象其它欧洲国家学习。

阿列克塞-戈尔巴乔夫说:“正如德国完全否定希特勒统治一样,俄罗斯也应向民众解释什么是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臭恶历史,并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教训。”



*不同声音*

但在讨论中,俄罗斯著名人权人士科瓦廖夫认为,前共产党国家没有比要“清污”。因为每个人都曾是那个制度中的一个分子,每个人都曾服从过那个制度的统治,因此每个人都应为此承担责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