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自下而上”推动低碳增长


参加“中国再设计”启动仪式的嘉宾

参加“中国再设计”启动仪式的嘉宾

国际非政府组织“气候组织”启动了为期三年的与中国地方政府合作的项目。该组织创始人之一、前英国首相布莱尔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减排计划,现在是地方政府“自下而上”采取实际行动的时候了。

*布莱尔相信中国能够实现低碳指标*

中国的“十二五”规划要求,在未来五年里,单位GDP能耗下降16%,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7%,非化石能源占一次性能源消费比重上升到11.4%,且均为约束性指标。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认为,中国制定的目标非常具有挑战性,绝非轻而易举就可完成。但是,中国是个“言必行”的国家。

他说,中国的情况是,一旦制定了目标,它就会信守承诺,直至最后完成目标。而在我们的政治文化里,确定目标有时就是表达一种大体上的愿望而已。

*英前首相认为中国减排是自觉自愿的*

敲锣启动“中国再设计”项目

敲锣启动“中国再设计”项目

布莱尔在“气候组织”星期一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再设计”启动仪式上说,中国对待减排的态度是认真的,并打算采取行动。这对世界是个鼓励。

他说,中国这样做是出于自身的原因,是自觉自愿的,而不是迫于国际压力。我们认为,这对国际社会具有正面意义,没必要感到担心,相反,这是我们应该参与其中,并予以合作的。

*“中国再设计”注重地方能力建设*

“中国再设计”项目将用三年的时间,通过与合作城市、企业和专家的通力合作,开发一系列具体可行的综合解决方案,为地方决策者提供能力培训和实践低碳示范项目,以推动城市的低碳建设。

目前,“中国再设计”的合作伙伴包括广东、贵阳、杭州、天津、武汉、重庆和德州等省、市,以及汇丰银行、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思科、通用电器等企业和机构。

*部分省市自下而上推动减排*

气候组织官员和布莱尔等在启动仪式上,从左至右:气候组织总裁肯伯、大中华区总裁吴昌华、布莱尔

气候组织官员和布莱尔等在启动仪式上,从左至右:气候组织总裁肯伯、大中华区总裁吴昌华、布莱尔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说,现在,一些国家已经摆脱自上而下的方式,开始了自下而上的实施。

他说,世界已经进入制定实际政策的时代,人们不再去论证环境的重要性,而是去寻找一个有效、务实的政策。这就是目前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与会者呼吁全力完成已经被分解到各省市的减排目标。他们称参与“中国再设计”项目的合作伙伴为“具有领先意识的地方政府”。

*“十一五”期间曾经上演拉闸限电*

现在,中国不再把GDP增长速度作为评判地方政府政绩的唯一标准,反而把完成减排任务的成绩单跟乌纱帽直接挂钩,尽管这使一些地方政府倍感压力、叫苦连天。

在“十一五”节能目标实施过程中,出现过前松后紧,临时突击,治标不治本等问题。去年底,部分自觉难以完成任务的地方,上演了一出拉闸限电的闹剧,对正常生产的企业轮流停电,甚至停限居民和公共服务单位用电。

*地方政府面临“既赶又转”双重压力*

其实,据中国媒体报道,制定“十二五”减排目标的过程就是地方与中央讨价还价的博弈。《南方周末》说,在制定目标的“三上三下”过程中,地方的执行困难确被听取,但并未如愿争取到较低的能耗指标。

中国面临着艰难抉择,那就是,如何在这个幅员辽阔、地区差异极大、发展很不平衡的国度,既保持经济的适度增长、实现工业化和城镇化,又不重蹈覆辙毁坏环境。

相对贫穷的贵阳市就面临着追赶较发达地区和实现经济转型的双重压力。副市长马长青说:“‘赶’就是要把总量做大,赶快增加社会财富,因为只有发展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但是我们要摈弃原来的粗放式的增长的模式,转变到依靠科学发展技术、依靠良好的生态、依靠走信息工业化的道路等等,来加快我们的发展速度,提高我们的发展质量。”

*应对气候变化必须是持久战*

国家发改委官员蒋兆理

国家发改委官员蒋兆理

国家发改委官员蒋兆理表示,这些困难都算不了什么,挑战就意味着机遇。他在“中国再设计”启动仪式上说:“‘中国再设计’,我认为,是一个很好的行动和很好的一个项目。你们设计,我们行动,我们共同来推动中国应对气候变化。”

谈到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国务院参事石定寰表示,有些地方往往在短期任务和长远利益的关系上处理不好。

国务院参事石定寰

国务院参事石定寰

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因为政府都是几年一届,都想在自己的任内马上做点成绩,那就很难了,需要一个长期努力。所以要鼓励我们的地方政府有一个长期的、一个稳定的、一个踏踏实实的工作,要克服那种浮躁心理,克服急于求成那种心理,不可能速战速决,必须是持久战。”

过去30年里,中国经济虽然发展迅速,但是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与会人士认为,再也不能沿老路子走下去了,需要转变发展思路,寻找新的发展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