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奥巴马总统就利比亚局势向全国发表讲话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1年3月28日

国防大学

(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Washington, D.C.)

========================


东部夏令时晚7:31

总统:今晚,我要向美国人民通报我们在利比亚领导的国际努力的最新情况——我们已经做了什么,我们还打算做些什么,为什么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

首先,我要对我国的男女将士表示敬意,他们的行动再一次展现了勇气、奉献精神和爱国主义情怀。他们以非凡的速度和力量投入行动。由于他们和我们敬业的外交 人员的努力,一个联盟已经形成,无数生命得到了拯救。

另外,就在此时此刻,我们的军队在支持我们的盟友日本,将伊拉克交由伊拉克人 民治理,遏制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势头,在全球各地对“基地”组织穷追猛打。作为最 高统帅,我对我们的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的官兵及其家属 深表感谢。我知道,全体美国人民都怀有与我同样的感激之情。

几代人以来,作为全球安全的支柱和人类自由的倡导者,美利坚合众国发挥了独特 的作用。考虑到军事行动的风险和代价,我们自然是不愿意通过武力来应对世界面 临的种种挑战。但当事关我国的利益和价值观时,我们有责任采取行动。过去六周里在利比亚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利比亚位于突尼斯和埃及之间,在地理上与两国紧紧相。现在,这两个国家的人民经过勇敢的抗争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利比亚人民40多年来一直处在穆阿迈尔∙卡扎 菲(Muammar Qadhafi)这个暴君的统治之下。他剥夺人民的自由,掠夺他们的财 富,杀害国内外的反对者,威胁世界各地的无辜人民——包括被利比亚特工人员杀害的美国人。

上个月的情况显示,对自由的向往驱散了对卡扎菲的恐惧。在全国各地的城镇,利比亚人走上街头,争取自己的基本人权。正如一个利比亚人所说:“我终于第一次 产生了这样的希望:我们40年来的恶梦行将结束。”

面对这样的抗争,卡扎菲开始攻击利比亚人民。作为总统,我首先关注的是我国公 民的安全,因此,我们撤出了我们的大使馆和寻求我们帮助的所有美国人。随后, 我们在几天之内迅速地采取了一系列步骤来回答卡扎菲咄咄逼人的行动。我们冻结 了卡扎菲政权330多亿美元的资产。我们与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国一道,扩大了 制裁的范围,实行了武器禁运,并确保卡扎菲及其帮凶必须对其犯下的罪行承担责 任。我明确表示,卡扎菲失去了本国人民的信任和担任领导人的合法性,并指出他必须下台。

在全世界的谴责面前,卡扎菲选择了将他的攻击升级,对利比亚人民发动了军事行 动。无辜的人们被当作屠杀的目标,医院和救护车被袭击,新闻记者遭到逮捕、性 攻击和杀害。粮食和燃料供应被切断,米苏拉塔(Misurata)数十万居民的供水被 停止,许多城镇受到炮击,清真寺被摧毁,公寓大楼被夷为平地,军用飞机和武装 直升机大肆攻击无法躲避空袭的人们。

面对这样残暴的镇压和迫在眉睫的人道主义危机,我命令战舰进入地中海。欧洲盟友宣布愿意投入资源制止屠杀行动。利比亚反对派和阿拉伯联盟(Arab League) 呼吁国际社会拯救利比亚人民的生命。根据我的指示,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领导了 与我们的盟友一道作出的努力,推动安理会通过了一项历史性决议,授权设立禁飞 区以制止利比亚政权的空袭,并进一步授权采取一切措施保护利比亚人民。

10天前,经过一再作出以不动用武力的方式终止暴力的努力,国际社会向卡扎菲下达最后通牒,要求他立即停止屠杀人民的行动,否则必须承担后果。但是,他的军队没有后退,而是继续推进,逼近了班加西(Benghazi),在这个城市里居住着将近70万寻求摆脱恐惧的男女居民和儿童。

在这个时刻,美国和世界面临一个抉择。卡扎菲宣布,他对他的人民将“毫不留情”。他把人民比做老鼠,扬言要挨家挨户上门惩罚。过去,我们看到过他把平民悬街示众,在一天内屠杀1000多人。现在,我们看到政府的部队集结市郊。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要——如果我们再多等一天,班加西,这个几乎与夏洛特(Charlotte) 一样大的城市,将可能遭遇屠杀,结果不但会震撼那一地区,而且会玷污世界的良知。

让这种情况发生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我绝不允许它发生。所以,九天前,经征询国会两党领袖的意见,我命令采取军事行动,制止屠杀并执行联合国安理会1973 号决议。

我们打击逼近班加西的政府军,是为解救这个城市和城里的人民。我们打击位于附 近艾季达比耶(Ajdabiya)的卡扎菲军队,从而让反对派把他们赶出去。我们打击卡扎菲的防空系统,为设立禁飞区铺平了道路。我们攻击了那些封锁城市和村镇的坦克和军事力量,我们切断了他们的大部分供应线。今晚,我可以向你们报告,我们已经制止了卡扎菲的致命攻势。

在这一行动中,美国并没有单独行动。相反,一个强大和不断扩大的联盟与我们联起手来。这包括我们最亲密的盟友——英国、法国、加拿大、丹麦、挪威、意大利、 西班牙、希腊和土耳其——这些国家几十年来都与我们并肩战斗。这个联盟包括阿拉伯的伙伴,如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他们选择尽自己的职责保卫利比亚人民。

总而言之,在短短一个月内,美国与我们的国际伙伴动员了广泛的联盟,争取到国 际社会授权以保护平民,制止了进攻的军队,防止了大屠杀,并与我们的盟友和伙 伴一起建立了禁飞区。比较一下就知道这场军事和外交反应来之多么迅速:在1990年代波斯尼亚人民遭到摧残时,国际社会用了一年多时间才调动空中力量保护平 民,予以干预。我们只花了31天。

此外,我们完成的这些目标与我在我们军事行动初始向美国人民作出的保证一致。 我说过美国的作用将是有限的;我们不会向利比亚派遣地面部队;我们将把我们的 独特能力集中用于行动前期,我们将把责任移交给盟友和伙伴。今晚,我们正在履 行这一诺言。

我们最有效的联盟,北约,已经接替了武器禁运和禁飞区的指挥。昨晚,北约决定 另外承担起保护利比亚平民的任务。从美国向北约的移交将在本周三进行。接下去,执行禁飞区和在地面保护平民的领导角色将移交给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我 完全相信,我们的联军部队将对卡扎菲的残余继续施加压力。

在这方面,美国将发挥辅助作用——包括情报、后勤支持、搜索和救援,以及干扰政 府军通讯的能力。由于移交给了一个更广泛、以北约为基础的联盟,这一行动的风 险和代价——对我军和美国纳税人—— 将大大减小。

因此,对于那些怀疑我们有能力完成这个行动的人,我要明确地说:美利坚共和国做了我们说我们要做的事情。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任务已经完结。除了我们对北约的责任,我们将与国际社会合 作,向需要食物充饥、医药疗伤的利比亚人民提供援助。我们将保管被冻结的卡扎 菲政权超过330亿美元的资产,以便它可用于重建利比亚。毕竟,这笔钱不属于卡 扎菲,也不属于我们——它属于利比亚人民。我们将确保利比亚人民得到它。

明天,克林顿国务卿(Secretary Clinton)将前往伦敦,在那里她将会见利比亚 反对派并与30多个国家磋商。这些讨论的焦点将集中在需要以什么样的政治努力向 卡扎菲施压,同时支持过渡到利比亚人民应该得到的未来——因为虽然我军的使命限于解救生命,但我们将继续追求更大范围的目标,即一个属于人民而不是属于独裁 者的利比亚。

尽管我们一周以来的努力取得了成功,但我知道有些美国人仍然对我们在利比亚的 行动怀有疑问。卡扎菲尚未下台,只要他不下台,利比亚就将继续构成危险。此外,即使卡扎菲下台,他长达40年的暴政也已造成利比亚的分裂,导致它没有强大的公民机构。过渡到一个对利比亚人民负责的合法政府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虽然美国会尽力提供帮助,但这将是国际社会的任务——更重要的,这将是利比亚人民自 己的任务。

事实上,在华盛顿围绕利比亚问题所展开的辩论往往提出一种不切实际的假设。一 方面,有些人质疑美国到底为何要在这个遥远的地方进行干预——即使是有限的干预。他们坚称,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的无辜平民遭受政府的残酷暴力,总不能指望美国当世界警察吧,特别是在我们面临那么多紧迫的国内问题的时候。

的确,美国不能在凡有镇压的地方都动用我国的军事力量。鉴于干预所需的代价和风险,我们必须始终在我们的利益与采取行动的必要性之间进行权衡。但这不能成为根本不为维护公正而采取行动的理由。在利比亚这个国家,在一个特定的时刻, 我们曾面临爆发规模惊人的暴力事件的可能性。我们当时具备制止这场暴力的独特能力:一项采取行动的国际授权、一个准备加入我们的行列的广泛联盟、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以及利比亚人民发出的求助呼吁。我们还有能力在不派遣美国地面部队的情况下制止卡扎菲军队的行动。

漠视美国作为一个领导者的责任——更严重的是——漠视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人类同胞的责任,将会是对我们人类同胞本性的背叛。有的国家对其他国家的暴行可能会视而不见。但美利坚合众国不一样。作为总统,我拒绝等待在看到屠杀和集体坟场 的场面时才采取行动。

此外,制止卡扎菲蹂躏那些反对他的人对于美国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一场屠杀可 能会迫使又一批成千上万的难民跨过利比亚边界,给埃及和突尼斯的和平但脆弱的 过渡带来巨大压力。这个地区正在萌发的民主风潮可能会被最黑暗的独裁专制所扼杀,因为专制统治者断定,暴力是紧握大权不放的最有效的手段。联合国安理会的 指令可能会被证明不过是一纸空文,从而对它今后维护全球和平与安全的信誉造成 损害。因此,虽然我绝不会低估军事行动所需的代价,但我坚信,不对利比亚采取 行动会让美国付出更高的代价。

正如有些人提出反对在利比亚进行干预的理由,同样也有人建议我们扩大我们的军 事使命,使之超出保护利比亚人民的任务范围,并尽一切可能推翻卡扎菲并迎来一 个新的政府。

当然,如果卡扎菲不再掌权,利比亚——乃至全世界——都将有更好的前景。我,与全 世界其他许多领导人一道,都采纳了这个目标,并将积极通过非军事手段来争取实 现这一目标。但是,把我们的军事使命扩大到包括政权的更迭,将会是一个错误。

我命令我国部队完成的任务——保护利比亚人民免遭迫近的危险以及建立禁飞区——得 到了联合国的授权及国际社会的支持。利比亚的反对派也请求我们采取这些行动。 如果我们试图以武力推翻卡扎菲,我们的联盟便会分裂。我们有可能不得不投入美 国地面部队去完成这项任务,也有可能要承担将导致许多平民死亡的空中行动的风 险。我们的男女军人所面临的危险将大大增加。而此后所需的费用以及我们分担的 责任也会大大增加。

坦率地说,我们在伊拉克走过的就是这样一条路。我们对伊拉克的未来充满希望, 这要归功于我国部队付出的巨大牺牲以及我国外交人员的坚定决心。但是伊拉克的 政权更迭花费了八年的时间,以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与伊拉克人的生命为代价,还用 掉了将近1万亿美元。如果要在利比亚再走这条路,我们承担不起这样的代价。

随着我国大部分军事行动逐渐缩减,我们可以做并且将要做的是支持利比亚人民实 现他们的愿望。我们已经为制止一场大屠杀进行了干预,我们将与我们的盟国和伙 伴共同合作来保障平民的安全。我们将不让卡扎菲政权获得武器,切断其现金来 源,援助反对派,并与其他国家合作以使卡扎菲下台的一天早日到来。这不可能在 一夜之间实现,因为已遭到重创的卡扎菲还想死死地抓住权力不放。但对于卡扎菲 周围的人,对于每个利比亚人来说,事实应该很清楚:历史并不在卡扎菲那一边。 利比亚人民有了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时间和空间,将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事 情应有的发展方式。

请让我在结束讲话前谈一下这次行动所说明的使用美国军事力量的问题,以及在我 的总统任期内美国在全世界发挥更广泛的领导作用的问题。

作为最高统帅,我所肩负的最重大的职责莫过于保障这个国家的安全。我要作的最重大的决策也莫过于何时派遣我国的男女军人。我已清楚地表明:为了保卫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土、 我们的盟友和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会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地以 迅速、 果断、单边的方式调动我国军队。这就是 “基地”组织(al Qaeda)无论想 在哪里寻找落脚之地,我们都紧追不放的原因。这就是我们尽管结束了在伊拉克的 战斗任务并把10万多名士兵从伊拉克撤出后仍继续在阿富汗作战的原因。

不过,有些时候,虽然我们的安全没有受到直接威胁,但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却面 临危险。有时候,历史进程会带来挑战,威胁到我们的共同人性和共同安全——例如 抗击自然灾害;或是阻止种族灭绝行为,为了维护和平;保障地区安全和维持商业 流通等。这些可能不是美国独有的问题,但是对我们非常重要。这些也都是需要解 决的问题。我们明白,在这些情况下,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经常需要响应 使命的召唤,伸出援助之手。

在这些情况下,我们不应当惧怕采取行动——但是美国不应承担采取行动的全部责 任。就利比亚而言,我们的任务不是别的,而是动员国际社会采取集体行动。与有 些人所说的相反,美国的领导作用并非简单地要求我们单独行动并自行承担所有的 责任。真正的领导作用是创造条件和建立联盟,联合其他方面共襄盛举;与盟国和伙伴合作,以便分担责任和费用;并确保各方都能秉持公正和人类尊严的原则。

这正是我们在利比亚展现的领导能力。当然,即使我们作为联盟的一部分采取行 动,任何军事行动都有很高的风险。当我们的飞机在利比亚上空发生故障时,这类风险便成为现实。然而,当我们的一名飞行员跳伞落到地面上,而当地国家的领导 人经常丑化美国——所在地区与我国充满历史恩怨——这名美国人并没有遇到敌人。相 反,他遇到的人们和他热情拥抱。前来救援的一个利比亚青年说:“我们是你们的朋友。我们非常感谢保卫这片天空的人。”

这代表了众多民众的心声,因为在这个地区,新一代人不再允许自己的权利和机会被剥夺。

诚然,这项变革会让世界一时更加复杂。进步不可能一帆风顺,而且不同国家的变 革方式各不相同。在埃及等地,这种变革将鼓舞我们,唤起我们的希望。在伊朗等地,变革受到残酷的压制。导致内乱和教派战争的黑暗势力必须受到制止,艰难的 政治和经济问题也需要得到解决。

美国不可能决定这项变革的速度和范围,只有当地的人民才能做到。但是我们还是 能够做出贡献。

我相信这股变革之风不可逆转,我们必须站在和我们秉持相同核心原则的人们一 边,这些原则曾指引我们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风暴:我们反对向自己的人民施加暴 力;我们支持一套普世权利,包括人民表达观点和选择领导人的自由;我们也支持最终符合人民期望的政府。

我们出生的国度是由渴望自由的人们通过革命所缔造,因此我们欢迎这样的事实: 中东和北非的历史正在发展,年轻人正在引领航向。只要人们渴望自由,美国就会成为他们的朋友。归根究底,这种信念和理想正是衡量美国领导作用的真正尺度。

各位同胞,我知道,在海外发生动荡之际——当新闻充满冲突和变革的报导之时——我 们会产生遁避世事的念头。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我们在海外的力量以国内实力为根基。我们必须始终不渝地以这样的理念为指引——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发挥自己的潜 力;对运用我们的资源做出明智的选择,增进作为我们力量源泉的繁荣,并奉行我 们珍视的价值观。

但是也让我们谨记,为了保护我国人民及全球千百万人,我们世世代代历尽艰辛。 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懂得,如果有更多的人生活在有自由和尊严的光明 世界,我们自己的未来将会更安全,也会更光明。

今晚,让我们感谢在这些艰难时期为国服务的美国人,感谢推进我们的努力的联 盟。让我们充满信心和希望展望未来,不仅为我们自己的国家,也为全世界所有向 往自由的人们。

谢谢诸位。上帝保佑各位,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掌声)谢谢诸位。


结束
东部夏令时晚7:58

相关链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