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日本震灾中的台湾人


震灾让日本的南三陆广为人知。因为在这场超级海啸中,小镇一万七千人口中,有一万人下落不明。四分之三的房屋被冲毁。一位台湾女性与她的家人在这场毁灭性灾难中幸免遇难,她还在避难所度日,但她说要往好想,因为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家没了 公司没了*

从台湾来到日本读书算起,张金枝在日本已经度过17个春秋。在南三陆镇她与丈夫和婆婆生活在一起。她在学校为中国儿童作辅导工作,她先生经营一个土地测量与房地产公司,她的家就在海边不远处。

3月11日,张金枝到市区参加研修,家里只有婆婆一人。
她说:“地震时刚好回家办事的我先生带着婆婆转移到离家3公里左右的公司。刚到那里就听到消防署有人呼叫赶紧逃,有海啸。我丈夫开车拉着我婆婆往高台走了。可是后面来不及逃跑的消防队员、年老体弱的人、还有救护这些年弱人的救援人员都丧生了。”

据张金枝介绍,她有些朋友也遇难了。不过她所认识的嫁到当地的中国女性都得以逃生。

南三陆位于宫城县东北部,滨临志津川湾和伊里前湾。里阿斯式海岸特有的美丽是南三陆的骄傲,南三陆也因此多次遭到海啸袭击。1896年明治三陆大海啸、1933年的昭和大海啸以及1960年智利的地震海啸都作为近代日本最严重海啸灾难而记入史册。

当地居民深知海啸的可怕,他们在沿岸筑起防波堤和防潮堤以及水门等道道防守线。然而3月11号的海啸仍然无情地将一切卷走,只留下被冲垮的防波堤残骸。

张金枝说家没了,公司没了。

*信息短缺的避难生活*

张金枝一家三口目前在一个小学校体育馆里避难。震灾过去两个多星期了,这里仍然断水断电,手机也不通。

几次给张金枝的手机打电话都没有接通,星期二却异常顺畅。

张金枝说今天能通话算是走运,因为她来到工作的学校清理东西。在山上的避难所手机仍然不通。
她说:“这里没水没电,就是晚上六点到九点的电视可以看,资讯非常缺乏。

张金枝告诉记者,他们知道福岛核电站出现问题,但是不清楚对他们的地区有什么影响,吃水靠供给不用担心,但是大气幅射信息就一无所知了。

对于避难者来说何时摆脱避难生活也许是一个更现实的课题。

* 艰难的抉择*

南三陆镇在这次灾害中,5300多户人家有4000户的房屋被冲走。由于不能确保建筑临时住宅的土地,镇政府正在考虑把避难所集体转移到镇以外的地方。

张金枝所在的小学校4月也要开学,避难所的生活面临搬迁的抉择。

难道张金枝不想跟许多外国人一样选择暂时回故乡吗?

她说:“想回去,不可能。不能把先生、婆婆丢下自己跑。不敢提出来,也开不了口。要么全家回台湾,要么三个人一起避难。我的选择只有这个吧。”

* 慢慢会好起来*

张金枝开始对未来作具体安排。她打算暂时辞去自己的工作,首先安顿婆婆,帮助丈夫恢复业务。

她说:“看看有没有居住的地方,有没有办事处,先把婆婆安置好。慢慢地,往好处想,应该会好起来。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奇迹了。

日本的一些海啸研究人员开始对灾区进行实地调查。据报道,港湾机场技术研究所调查小组对南三陆镇首次进行了实地调查。结果发现海啸抵达到4层建筑的最高层,推测海啸高达16米。同时在公立医院和镇政府集中的中心地区,在广泛范围内海啸达到12至14米。
研究人员认为日本今后有必要重新审定建筑物的防海啸标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