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国会与危机后的亚洲


美国一个智囊机构报告说,作为全球的领导者,美国正步入一个关键时期--它在大衰退后不但要解决棘手的国内经济难题,同时还要应对中国迅速崛起带来的挑战、正在亚洲出现的新的权力中心,以及阿拉伯世界的动荡局势等。该报告认为,新一届国会在专著于国内经济增长和扭转财政赤字局面的同时,还需要强化美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

总部在西雅图的智囊机构国家亚洲研究局(th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在Engaging Asia 2011系列报告中,就亚洲在危机后显现出的变化,对刚刚换届的美国国会提出了政策建议。

*中印崛起给美国带来挑战*

这份题为“余震”(Aftershock: the 112th Congress and Post-Crisis Asia)的报告认为,新一届国会一开始,就面临多个急迫的亚洲政策相关问题:有待它最终表决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朝鲜问题、与更强大、自信,同时民族情绪也更强烈的中国相关的挑战,以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等。

报告作者之一、智囊机构进步经济(ProgressiveEconomy)主任爱德华·格雷瑟尔(Edward Gresser)说,新一届国会就任之时,世界经济中一个倍受争议的变化正愈演愈烈。格雷瑟尔所指的这个变化,就是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新兴大国迅速增强的经济、技术和军事能力。他说,危机甚至改变了中国的发展方向。

他说:“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大国相当成功地渡过了危机,其增长率下降幅度不大。当危机逐渐消退,中国似乎也显现出与危机前不同的走向:它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在加大,从原来的11%增长到12.5%;他也不仅只是一个工业大国,而在成为一个技术大国。”

报告所援引的经合组织数据显示,中国的研发(R&D)投入在10年间翻了一番 - 从2000年时的480亿美元激增到2009年时的1020亿美元;目前中国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仅落后于美国的3690亿美元和日本的1490亿美元。报告说,尽管经合组织没有印度研发投入的数据,但是世界银行的一个有关估算显示它的研发投入也在稳步上升,而且速度高于它的经济增长率。

格雷瑟尔说,中国显然很清楚它在世界上所处的新的地位,但这也带来了问题:例如在海事问题上更为强硬的态度;在天安舰事件后更倾向于朝鲜;在气候问题、以及向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和平奖问题上与欧盟发生的冲撞等。他说,这些变化让许多人感到忧虑,并猜测它们是否反映出它的外交政策开始改变,或是因为国内争论所致。

*报告:美应强化同盟关系*

报告认为,新一届国会应该强化美国与它在亚太地区的盟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的关系,而不应该将这样的同盟关系视为理所当然;而与这些发达盟国的坚强同盟关系,也会强化美国针对中、印两个新兴大国的政策,并且与民主的印度创建起特殊的协同力量。

此外,报告认为,印度与中国关系出现的一些恶化迹象,也为美国加强与新德里的关系提供了新的机会,同时也会让北京方面了解到过去两年间表现出的过强的民族主义其实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和目标。

报告共同作者格雷瑟尔说,虽然中国做出这些令人不快的强硬姿态并没有表现在所有方面,但是也需要考虑到这样一个问题:亚洲的和平基石是否在过去两年间因此而受到了一些侵蚀。

*两个建议*

格雷瑟尔认为,新一届国会应该在这方面扮演积极的角色。他对此提出两方面建议:

“其中一个是,今年国会需要在是否通过美韩自由贸易协定问题上做出决定......通过这个协定,我相信能够表现出美国对美韩关系具有信心,同时也会向亚洲国家发出信号:美国将会积极介入亚洲;我们将继续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中扮演领先角色。”

这份研究认为国会能够起到的另一个积极的作用是,解决美国的财政困境;因为如果在这个问题解决不智,或将引发财政危机,也可能会影响到美国的安全预算,进而使美国在承诺建立亚洲长久和平方面的能力大打折扣。

*美议员:亚洲对美重要*

在报告发布会上,代表美国华盛顿州第二选区的国会众议员里克·拉尔森(Rick Larsen)也表示,他认为亚洲对于美国利益至关重要。

他说:“美国在本世纪能否走向成功,取决于我们如何处理和亚太国家之间的关系。这始于中国,但不终于此。美国也对我们的盟国保持承诺。美国与中国在经济和安全方面有利益关系,同时与那个地区的许多国家也有着经济和安全利益。我们也会推动这方面关系的发展。”

在国会众议院美中工作组担任共同主席的拉尔森说,美中关系的重要性并不意味着两国关系已经成熟。他说,他之所以将两国关系成为最重要的关系,正是因为这两个大国的关系发展其实最为不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