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网控无所不在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右)、中央党校教授杜光(左)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右)、中央党校教授杜光(左)

中国各地政府为实现维稳指标,加强对互联网的监控打压力度。当局随时随地对网络异议人士实施行动,近期有多人被当局判刑,绑架或者失踪。

2月20日茉莉花革命传入中国以来,当局严加对网络监控,网民在互联网发表所谓有悖稳定基调的言论或文章受到的打压力度持续加强。据人权团体说,2月以来,中国有将近60名异议和维权人士被拘押或者无故失踪,这其中包括政府多年来容忍的著名博文作者。

四川成都作家、著名博客作者冉云飞受到散播“茉莉花革命信息”的指控,于2月21日被刑拘,3月25日又被当局正式逮捕,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人权网站维权网报道,四川维权人士丁矛也以同样罪名被正式批捕。许多维权人士的电脑或硬盘被警方搜查,或被扣留。

中国网民的言谈无时无刻不受到中国数万名网警的监控,网民随时因为“触犯”当局敏感神经遭到绑架和失踪。中国人权观察说,中国吉林一网名叫雁南飞的网民3月22日晚突然被一伙自称警察的人从居所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当时,她正在跟网友聊天,讨论为被拘押的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聘请律师的事情。

著名网络作家田奇庄对美国之音说,当下中国互联网言论自由的空间越来越小。他说:“有些文章在以前觉得比较正常,现在就发不出来。现在有些方面就说,这个不能写,那类文章不能写。朋友们也有这种反映,现在好像舆论控制得更严格了。不仅是报纸媒体控制得严,网络上控制也严格。”
田奇庄

田奇庄

田奇庄在网上发表的文章最近有不少被网警删除。他说,一个作家如果不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他的作品也就失去了意义。田奇庄认为,当局对网络言论过度敏感说明,它们对统治的不自信,而压制言论自由的结果必然是邪恶在中国社会的盛行。

北京的历史学家章立凡说,中国正在酝酿建立国域网,进一步控制言论自由。他说:“ 不是说要建立一个国域网吗,把所有的网络总入口控制起来。这个现在还没有完成,完成以后中国就彻底变成一个大局域网,这个意图是很明显的,反正就是不许说。”

不过,章立凡认为,如果网民或者国人在当局的压制下不敢说话,那么民间的不满情绪就会以另外的形式发泄,届时中国社会将发生更大的不稳定。他认为,如果人民都停止发出不同的声音,那对政府来讲倒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章立凡说,“政府要做的是应该为人民维权,只有维权,政府的政权才能够维稳。”

章立凡说,政府现在打压维权言论,其结果是不论你投入多少钱,也不能达到维稳的目的。因为压而不服。

中国当局打压网络言论自由的做法引起国际组织的关注。无国界记者组织在近期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谴责最近中国当局对网络异议人士的抓捕行动。该组织认为,中国目前的情况变得非常令人担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