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 俄罗斯双头鹰的头将朝向何方?


在前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游移于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典范堪称俄罗斯。这种摇摆不定的姿态正好与俄罗斯帝国时期的国徽双头鹰的寓意相符。近20余年以来,这只“双头鹰”的头一会儿全朝向西方,希望民主化;一会儿又将两只头全掉向东方,反对任何形式的“颜色革命”。

但最近的分裂发生在俄罗斯的政治双头之间。在2010年12月27日召开的俄联邦国务会议上,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总理普京两人在民族问题上抬杠,目前二人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由于离下任总统选举只有一年,而普京为自己二度竞选总统修改宪法更为世人皆知。如今这场权力斗争正求助于意识形态的力量,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支持下,苏联解体后的政治禁区——清算前共产主义罪恶的系列活动最近接连举办。

总统梅德韦杰夫从3月份以来一连射出了几支箭,每支箭都射向普京的软肋——前克格勃特务身份及其刻意掩盖的前苏联共产党罪恶。

第一支箭于2011年3月2日射出。这一天是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欢度80岁生日。梅德韦杰夫于这天宣布颁给戈尔巴乔夫象征俄罗斯最高荣誉的“圣安德烈勋章”,表彰他在前苏联末期担任国家领袖时所做出的贡献。俄罗斯民间亦出现了自发的“感谢戈尔巴乔夫”活动,用各种形式对戈尔巴乔夫结束了苏共的一党独裁统治表示感谢。此前,俄罗斯一度将苏联失去大国地位归咎于戈尔巴乔夫,不愿意承认他对苏东共产党国家解体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第二支箭是俄罗斯萨哈罗夫中心和纪念碑人权组织、捷克文化中心于3月在莫斯科联合举办的“清除共产主义污垢”圆桌讨论会。会议的参加者有来自捷克、波兰、德国、俄罗斯的学者、人权人士和俄罗斯的反对派人士。与会者围绕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社会转型过程中清算共产党统治历史、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必要性及其意义、以及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进行了热烈讨论。

第三支箭是前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秘密警察如何监视持不同政见者和活动人士的图片展。这个展览于3月份在莫斯科开幕,展出了秘密警察当年偷拍的大量照片。这些照片再现了20世纪70-80年代前东欧共产党国家那种典型的“1984”场景——老大哥在看着你。

这个会议与展览明显是针对现任总理普京而来。普京作为克格勃成员当年常驻东德,从来没有对当年所从事的工作怀抱任何愧疚之心,反而公开宣称那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也因为克格勃特工出身的普京上台执政,选拔了大量前苏联安全部门的官员进入执政集团,使得除垢与任何批评清算前苏联东欧国家秘密警察的行动在俄罗斯几乎不可能出现。

除了从意识形态方面发起进攻之外,总统首席经济助理杜沃克维奇于3月30日向外界透露,梅德韦杰夫计划在近期撤掉在国有企业任职的数名政府高官的职位,其中包括在俄罗斯石油公司担任主席的俄罗斯副总理伊格尔•谢钦(Igor Sechin)。谢钦自上世纪90年代一直跟随普京,并曾担任要职。媒体猜测,此举意味着梅德韦杰夫试图卸掉普京的“左膀右臂”。

目前表面上还看不到普京有何反击之举。但特工出身的普京的惯技是策划各种阴谋活动,因此,俄罗斯这场双头之争的前景如何,外界尚难断言。

北京显然不喜欢俄罗斯目前发生的变化。由于普京偏好专制且反西方民主,北京一直视其为同道,对其反颜色革命的各种高招不仅津津乐道并奉之为师,如用“主权民主”抵制“美式民主”;以利益做纽带严防政治精英分裂,避免从政权内部产生反对派;整顿各种在中国活动的外国NGO,严防颜色革命,等等。

西方国家对这些变化持审慎观察态度。因为俄罗斯这只双头鹰一直在西方的自由民主和东方的专制之间摇摆不定。它时而表达自己对西方文化的钟情,时而又强调自己的东方特征。也正是因其两只头的朝向摇摆不定,俄罗斯的文化归属属于边缘化状态:西方从未视俄罗斯为欧洲文化的成员,而东方更从未将俄罗斯当成亚洲国家的成员。在东西方文化中的长期犹豫和彷徨,导致俄罗斯独特的民族性格,这种性格决定了俄罗斯目前的政治特色:外表上具有西方民主制的选举制形式,实质上却奉行东方专制特色的强人政治。

由于以上因素,西方世界既无法判断俄罗斯双头之争的最后赢家是谁,也无法判断总统梅德杰韦夫的一系列行动是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还是出于其厌恶专制的价值偏好——此前梅德韦杰夫从未表现出这种倾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