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是全球油价高攀的最大推手?


中东和北非的动荡局面推动油价高涨。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全球油价持续上涨,会将美国经济推向灾难。有学者认为,中国的能源需求和国家外向能源政策是影响全球石油供需平衡的最重要的因素;因此美国应当利用适当时机,在全球油价问题上寻求中国的合作。

*油价攀升引发担忧*

遍布中东的政治危机已经对全球石油供应造成影响,而石油价格自然也在不断攀升。这样的局面再度引发有关全球石油供应的担忧。

华盛顿保守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国际能源安全问题高级研究员亚里尔·科恩(Ariel Cohen)在一个有关全球石油供应安全和油价问题的讨论会上就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他说:“目前中东的形势显示,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个战略地区在石油生产和供应方面的可怕景象。”

不久前,传统基金会的几名专家针对近期凸显出的油价问题进行了一次能源危机模拟演习。该基金会数据分析中心的能源经济研究员大卫·克罗泽(David Creutzer)谈到其中一个由高油价造成的恐怖经济景象。

他说:“我们从初步结果中发现,从全球市场减掉6百万桶原油供应,由于霍尔姆斯海峡发生军事行动而导致原油运输延迟,市场和部分政府会对此作出反应......即使没有市场和政府的反应,这也会将起初75美元一桶的油价推到250美元一桶;那将促使汽油价格涨到每加仑8美元;而发生这样的情况两年后,GDP每年降幅达3千亿美元;就业人数在第一年减少130万,而接下来一年更多,达到240万人。”

*石油需求结构变化推动油价上涨*

除了石油生产和供应中断的影响外,全球石油需求结构的巨大变化也是推动油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这个石油消费的“故事”发生在亚洲。

史剑道说,亚洲目前有日本、印度和中国均是石油进口和消费大国。不过,他认为,这三个国家中,只有中国对石油消耗量能够对全球原油需求起到真实的推动作用。

他说,就日本而言,虽然它刚刚将第二大石油进口国的位置让给中国,但仍是全球原油进口大国。不过,史剑道认为,有两方面的因素使得日本无法成为推动需求增长的力量:其一是日本在能源有效利用方面已经做出很大努力,并仍将会尽力这样做;另一方面则是,日本停滞的经济不会导致油价暴涨。

在谈到印度时,史剑道说,人们在谈论新兴经济体能源需求的时候,通常会将印度和中国相提并论,而这是一个错误的归类。他说,尽管印度目前时世界第四大石油消耗国,也是第六大进口国,但是它在今后15年的时间里,石油消耗仍将排在美国、中国和日本之后。他说,印度的石油消费至今还没有出现过激增。

还有一点是资金问题。这表现在外向能源投资方面。史剑道指出,印度没有足够的前到海外投资;它在这方面无法和美国,以及新的投资国--中国,相比较。

因此,史剑道在其政策建议中说,印度目前还是一个次要角色,美国在短期内不需要急于与印度加强合作。

但是,他认为美国应当重视中国所起的作用,至少在短期内应该通过某种方式与它进行合作。

*史剑道:石油需求增长由中国带动*

史剑道说,中国虽然仍以燃煤为主要能源的国家,但它却是推动全球石油需求的真正力量。

他说:“尽管如此,它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耗国,也是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它现在在全球石油增长中占据着最大的份额。美国的石油需求最大,但是需求的增长则是由中国带动的。”

他指出,中国在资源方面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过度消耗能力;受到国家巨额补贴的工业能够吞噬资源,也同样能够吞噬石油。他说,中国的石油消耗有其合法性,但同样会形成危害。

史剑道认为,鉴于中国在危机期间拿出上万亿美元在全球各地购买石油,导致市场扭曲,因此它认为,美国应该在这方面与中国进行协调,避免它进一步扭曲石油市场。

不过,史剑道在政策建议中特别指出,中国政府的头等大事是维护稳定,因此在危机期间,它会为此而不顾及其他任何事。他说,要想和中国进行有效的合作,最好选择其内部环境稳定的时候;因为在那样的情况下,它才能展现出灵活性,也会表现出更强的合作意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