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4月7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4月7日发表该报亚洲工商专栏编辑约瑟夫·斯特恩伯格的文章,题目是“经商者应对中国崩溃的指南”。文章说,“中东几个月来的动荡让人们注意到了两点。首先是专制政权具有内在的不稳定性。第二,这对工商企业带来一些显著的问题。想一想就可以知道。公司的经理们要煞费苦心撤退员工,保护财产,或尽可能地保持供应链畅通。”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有谁觉得这一切不会在中国发生么?四个月前,没人会预测突尼斯、埃及、叙利亚、巴林、也门或利比亚会很快发生大规模动荡。虽然有若干迹象显示人们对这些国家的政府不满,但专制统治者们似乎从各方面来看都牢牢控制着局势。”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中国今天正是这种情况。人们对通货膨胀和政府腐败的不满迅速增长,与此同时,政府把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下调到7%。北京显然感到担心。只要看看当局费尽心机压制任何茉莉花抗议的苗头,就可以窥见一斑。”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工商企业不必以为北京政权崩溃在即,大概这个政权没有在崩溃。但看着这些苗头,不妨得出结论,为了谨慎起见,应该未雨绸缪。下面就是一个简单的应变指南,让你的公司在中国出事的时候不至于遭到灭顶之灾。”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第一步是认识到这种事情确实可以发生。人类本性就是认为现状会无限延续。而且,那些没有计划应对动乱的外国公司相信,北京的镇压机器能够压住导致政权动摇的抗议活动,虽然这些公司几乎肯定不会这么想。到目前为止,这种信念被证明是正确的,而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情况是最富有戏剧性的证明。但是,东欧的共产党政权,菲律宾马科斯政权,韩国军人政权以及穆巴拉克政权都是用了各种镇压方式维持了政权。但到了某一天,镇压就失效了。因此,应当谨慎地预想到这一天也会来到中国。”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接下来,要明白你的企业在哪些方面容易受害。有一些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有一些则不那么明显。一个外国公司可以准备好一个详细的清单,列出在中国的外国员工的姓名,地址和家属,在发生最坏的情况的时候可以接应他们。但外国公司也需要掌握公司主管正巧在访问中国的情况,以便在大规模群众抗议爆发的时候予以接应。”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另外,在社会动乱中,也要考虑到公司的名誉风险会凸显出来。你的工厂是否是明显的‘外资’,从而会成为地方居民的眼中钉?你的工厂是否曾经雇佣外地的低工资劳工,不用本地人,从而引起了争议?你是否属于一个有争议的行业,如污染严重企业,从而在群体示威的时候会成为公众发泄不满的目标?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或许,在中国经商的公司所需要应对的最大风险就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事情,这就是供应链的连续运作。中国是全世界的低成本产品工厂。这意味着假如中国发生严重的政治动乱,很多企业会发现,他们在中国之外的工厂得不到所需要的零件来组装最后产品,或者得不到可以上货架的产品。在埃及猝不及防的公司,在日本经历地震的公司,都学到了这个痛苦的教训。”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这里的关键是将供应链多样化。尽管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是这样,但很多公司都这样做了。这种做法不一定能省钱。但那些在另一个国家工厂过剩生产力方面投资很少的公司,或不采取措施预防供应链中断的公司有一天或许会发现,多花一些钱很值得。”

斯特恩伯格的文章说,“这一切说起来像是异想天开,不着边际。茉莉花‘运动’并没有运动起来。虽然专制政体是不稳定的,但预测其准确的崩溃时间和方式却难乎其难。然而,有人只是发出了轻微的呼吁,号召人们举行抗议,北京就惊恐万状,这显示出中国统治者缺乏自信。假如外国公司的经理人员不是至少稍微认真一点注意这种信号,那将是愚蠢的。”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48703559604576176034052018422.html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