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戴晴: 真如神-长征出发


中央红军在1934年10月中匆匆上路。其缘由,到1990年代,业内外基本有了共识,那就是由《项与年》、《莫雄回忆录》、《英雄无语》等或纪实或虚构文史研究所揭示出的一位“五色”(或称“红白两道”)好汉的故事:1934年秋,蒋介石意图一锤砸下彻底剿灭江西红军之绝密“铁桶合围计划”,关键时刻落入红军之手——八万赤匪,带着火炮、电台、印刷机,外加爱妻、伤病要人,赶在合围完成之前,悄没声儿地从手指间溜了!

于是乎,时至今日,再把长征强说成“为抗日而做出伟大的战略转移”,怕是太为难中小学历史老师了。 但是,这位红白两道好汉何许人?他为什么如此做?做了之后怎么几十年不为人所知?

故事要从时任江西德安赣北第四区行政公署督察专员、兼该区剿共保安司令、“追随国父奔走革命、宋子文以下均称‘莫大哥’”(同时承毛泽东最后认作“我们党的老朋友老同志”)的莫雄说起。

莫雄和他一小批CP挚友的故事,自从《潜伏》等一批惊险浪漫述说横空出世,已经弄得与包公、雍正、纪晓岚诸位比肩——看片人众娱乐之余,对“历史”也知道了个大概,却无人确晓真假。去其“主旋律+市场”之美味多汁宣教,我们今日稍稍可以厘清的是:1891年出生身于贫苦之家的广东英德人莫雄(字志昂),第一资格老:作为清末新军里边的革命党,在他眼里,孙中山是“老豆”;张民达、陈炯明为“大佬”;余下的,“契弟”而已。第二,他不屑钻营:从根儿上看不起蒋介石这个“装可人儿”、培植自己势力的阴谋家。第三,文字虽属粗通但能拼善打,对学识渊博的理想主义文人(也即那批生死置之度外的早期CP)怀有某种朴实的敬重。第四,莫大英雄重情义、有决断、不爱钱、不恋官位,其个性与唐生智之老弟唐生明有几分相像:“什么样的朋友都交。不管什么主义不主义,只要是认为可交,就是掉脑袋也不在乎。”(沈醉语)——当然也不排除“希望中华强大”之类的垫底情愫。

然而,以他这么一个非浙籍、非黄埔、非当地强豪,还曾随张发奎、宋子文、陈铭枢列位豪俊公开反蒋之“铜豌豆”,到了剿共成为蒋总裁第一要务的三十年代,事实上已经落到“闲居上海”、在故旧处做寓公的过气前辈,怎么有机会与闻绝顶机密?

这又要说到蒋介石的独裁之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