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世行:社会不公与暴乱循环是经济发展主要障碍


埃及示威者挥舞埃及旗帜和利比亚国旗

埃及示威者挥舞埃及旗帜和利比亚国旗

世界银行首次明确,社会不公正和暴乱循环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主要经济发展障碍,国际组织应该把援助的重点放在受援国的国家机构建设、社会公正和就业等公民议题上面。

世界银行4月11号发布《2011年世界发展报告》说,社会冲突不断让许多发展中国家深陷循环暴力,导致国家机构脆弱,社会缺乏公正。受此影响,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严重滞后,贫困人口比率比其他地区高出20%,儿童营养不良的机率高出一倍。

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说,这些脆弱国家在21世纪发生的政治和犯罪暴力取代了以往的战争暴力,给民众造成伤害,严重阻碍经济的发展。

他说:“越来越多的暴力是发生在国家内部,而不是以往的国与国之间。在这样的情况下,负责提供治安、公正和就业的机构就受到了破坏。这些国家没有一个能够完成千年发展目标的任何一项,可这些国家的人口却有15亿。”

报告联合主编、世界银行特别代表萨拉·克利夫(Sarah Cliffe)说,在多数情况下,社会不公和失业是帮派犯罪和反叛活动滋生的重要因素,中东和北非地区近期的局势动荡就存在这些因素。

她说:“这再次证明,高失业率和社会不公,外加政府脆弱的能力、腐败、缺乏问责制和侵犯人权,就会共同制造暴力和冲突的风险。能够提供公民安全、社会公正和就业的合法机构是防范暴力的关键。”

*不平衡发展*

佐利克进一步解释说,北非一些局势动荡的国家经济发展形势一度不错,有些已经接近实现联合国制订的部分千年发展目标。但仔细审视,就会发现当地的发展并不均衡,社会缺乏包容,严重不公,这是民众不满的一个根源。

他说:“如果对社会进行全面审视,就会发现发展有欠包容,只是局部实现了现代化,依然有很多机构无法让更多的民众享受发展带来的所有好处,让民众感觉受到了社会排斥。”

*结构性挑战*

报告因此呼吁国际社会把援助的重点放在这些国家的安全机构建设和社会公正与就业等公民议题上面,而不是仅仅关注发展议题,但现存国际组织还没有一个专门处理社会不公正的机构。萨拉·克利夫认为,这是21世纪面临的结构性挑战。

她说:“国际经济机构更多的是关注发展,而不是社会平等和创造就业。尽管我们对几乎所有的专业职能都设置了的国际机构,却没有一个机构是专门负责社会公正的。”

报告建议国际社会为公民安全、公正和就业提供更多的援助,改革内部机构,恢复地区信心,并在区域和全球层面为脆弱国家减压。

华尔街日报说,世界银行过去一向认为安全和暴力议题过于政治化,不愿介入。这是世行首次明确社会不公和暴乱是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并纳入政策考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学者诺兰(Marcus Noland)预测,这些政策建议可能会引发争议。比如,社会治安就牵扯到警察队伍的建设,而部分动荡国家的警察参与了对民主示威民众的镇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