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经济再平衡对世界的影响


夏威夷大学学者克里斯托夫·麦克纳利

夏威夷大学学者克里斯托夫·麦克纳利

在中国,调整经济结构,实现平衡发展看来已经从空谈阶段进入政策层面。实施的过程虽然还有很大的变数,但这一巨大的工程可能会对美国、对世界发生什么样的影响引起专家的关注。

*中国经济再平衡从空谈到决策*

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们,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其它国家的,大都认为,过份依赖出口和投资是中国经济失衡的主要根源。汇率问题也好,污染问题也好,贸易纠纷也好,贫富差距扩大也好,房地产市场泡沫也好,等等等等,说到底都跟出口和投资在整体经济中比重过高关系密切。

由于这些问题,中国跟世界发生了许多摩擦和纠纷,要求中国改变发展策略,调整经济结构的呼声是持续不断;由于这些问题,中国国内也争吵不休。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劳资之间、民众与官府之间,民企与国企之间,富人与穷人之间,利益争夺、矛盾重重,让中南海的要人们感到了危机。

夏威夷大学学者克里斯托夫·麦克纳利(Christopher McNally)认为,中国和世界都意识到,中国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不转型,不调整将难以为继。麦克纳利说,从中国最近通过的十二五规划可以看出,经济再平衡已经从争论进入了决策。

他说:“中国谈论经济再平衡的问题已经有6、7年了。2005年当局提出了和谐社会,后来这个提法在2007年的党代会被列入了会议公报。北京当局在政策制定方面对经济再平衡问题显示出相当认真的态度。”

麦克纳利说,从十二五计划中可以看出,中国领导层已经制定出全面的发展规划,对国有企业、社会福利体系、房地产市场、工业发展和环境保护等各个重要领域进行改革,目的是扩大内需。

*结构调整对全球的影响*
克里斯托夫·麦克纳利

克里斯托夫·麦克纳利

麦克纳利指出,中国的再平衡计划并不是放弃出口和投资,而是扩大内需,让内需和出口与投资共同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他认为,这种安排虽然跟国际上不少专家的建议不尽一致,但也不失为一种平衡的方法。如果中国的国内市场得以快速的发展,中国经济对出口的依赖程度自然会下降,对全球经济再平衡将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这位长期研究中国经济的美国教授认为,中国经济如果实现了经济再平衡的目标,它对美国的影响可能并不是完全积极的。

麦克纳利说:“中国将会变得更加自信,这是我可以预见的,除非国内的政治制度发生了重大问题。那样的话,中国的注意力将转向内部。但是,中国发展轨迹清楚地显示,中国会在各个层面变得更加自信,无论是地缘政治还是政治经济。”

但是,在另一方面,麦克纳利说,中国国内市场的强大就意味着中国对外部的依赖的下降,这是中国发展计划的目标。这符合古老中国把自己视为世界中心的传统意识。一个平衡发展的中国对外部的依赖会减少,而世界对中国的依赖将会增加。

*中国难以回到“世界中心”的年代*

对于美国来说,麦克纳利表示,一旦中国不再深深依赖美国的消费市场,中国对其它重大国际问题和双边问题的立场和力量将自然有所变化。世界对中国的依赖的增加也意味着世界权力的转移,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也将在这个过程中明显减弱。

华盛顿智库经济战略研究所的研究室主任本杰明·卡林纳(Ben Carliner)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经济再平衡是一个世界各经济体之间的持续的互动过程,不会一朝完成就能够保持下去,因此不存在中国一旦完成再平衡就可以重获昔日“世界中心”地位的可能性。

卡林纳对美国之音说:“经济发展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从来都不是静止的,不变的,而是在不断地变化和发展中。真正的挑战是找出办法,让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同时给世界各经济体的持续发展产生积极的作用。”

卡林纳博士说,中国经济再平衡对美国和世界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一切进展顺利,世界将会从中国国内市场的扩大中得到好处,但从各国内部来说,某些行业会应运发展起来,如对华出口业,而另外一些行业,如进口行业,可能会因中国出口的下降而萎缩。

但如果进展不顺利,卡林纳认为,(这种可能是很大的),世界各经济体,特别是主要经济体之间的互动,会有很大的变数。变化并不一定会按照人们的期望的方式进行。所以,现在预测中国经济再平衡的后果和影响实在是风险太大。

不过,卡林纳说,无论怎么变化,中国要想回到“四海来朝”的年代是不可能的。全球高度一体化将会要求中国与世界保持良好的合作以求持续的共同的繁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