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听众信箱:什么是公民抗命?


梭罗在沃尔登湖畔的公民抗命经历影响后世

梭罗在沃尔登湖畔的公民抗命经历影响后世

美国首都华盛顿市长文森特.格雷、市议长夸梅.布朗以及六名市议员和其他30多人4月11日在国会大厦前被逮捕,几个小时后获释。格雷市长抗议说,国会通过的联邦预算法案侵犯华盛顿市自治权并损害首都市民利益。他们是以“公民抗命”的形式而有意让国会警察把他们逮捕的。什么是“公民抗命”呢?

*不服恶法 抗命不遵*

“公民抗命”是指民众为表示抗议而公然和主动触犯法律或违抗当局命令。这种反抗通常以非暴力方式进行。进行“公民抗命”的人经常有意让自己被当局逮捕,以此显示决心并引起世人关注。

有志者为坚持自己的良心和信仰而抗命不遵的例子,古今中外俯拾皆是。不过,人们今天所用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又译“公民不服从”)这个词最早来自19世纪美国作家和思想家亨利.戴维.梭罗。

梭罗走过的沃尔登湖畔林间小道

梭罗走过的沃尔登湖畔林间小道

1845年到1847年,梭罗独自一人在麻萨诸塞州康科德附近的沃尔登湖畔林间隐居,他住在一间自盖的小木屋内,远离车马喧闹。可是,税务官却找上了梭罗,让他补交“人头税”(poll tax)。梭罗说,征收“人头税”是为了支持奴隶制和发动战争,对这样的恶法他拒绝服从。梭罗在1846年7月因抗税而被捕。他的亲戚违背他的意愿替他交了罚款,梭罗在牢房里只呆了一夜,就很不情愿地走出了监狱。他根据这段经历写下论文,题目是《公民抗命》。“公民抗命”这个词由此传开。

这篇论文流传后世并影响了全世界。

印度独立之父甘地和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都受了梭罗的影响。结束一党专制的捷克斯洛伐克天鹅绒革命、反抗前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以及近年一些前苏联共和国发生的颜色革命等等都被描述为公民抗命运动。

*和平犯法 和平逮捕*

防暴警察严阵以待防止示威失控

防暴警察严阵以待防止示威失控

在当今欧美民主国家,不少活动人士也频繁使用公民抗命手段。有的人抗议资本主义制度和全球化,有的人为和平或环保而呼吁,还有的人抗议某些具体政策或者法律条文。形形色色的抗议者的诉求目标相差甚远,但是抗议具体手段却很类似。律师和活动人士经常举办讲习班并散发手册,研讨和教授公民抗议的策略和技巧。

公民抗议者是“明知故犯”和“自投罗网”。比如,警方没有批准在某地段示威或者虽然批准示威却划定示威区界限,但抗议者却决心要把事情闹大,他们就会有意跨入“禁区”而且拒不听从清场劝告。当警察采取强制行动时,抗议者往往坦然束手就擒。当然,有时,受过专门训练的活动人士并不那么乖乖配合,他们有时会躺在地上,或者集体绑在一起甚至把自己拴在栏杆、柱子或电线杆上,给警察制造难题。但是他们一般并不暴力反抗。

在民主法治已成传统的国家,当局也就事论事依法办理,双方实际上形成了一些游戏规则。

华盛顿市长格雷公民抗命被捕

华盛顿市长格雷公民抗命被捕

*“非法集会”轻罪指控*

示威者可能是“抗议专业户”,而警察也是受过人群控制训练的行家里手。当局不会因为抗议者在白宫或国会前公然越界静坐就开枪镇压。另一方面,警察也不会因为同情抗议者诉求就袖手旁观。依照现行法律规定,警察该出手时就出手。如果示威失控发生暴力,警察必须坚决采取措施。

和平抗议者被警方收押后一般会取保出狱,有时他们得到警告,有时可能会以擅闯禁区、非法集会或扰乱公众等罪名受到指控,面临罚款和坐牢。

受到指控后,抗议者究竟是认罪还是不认罪?对此,“抗议专业户”们有不同的看法和策略。对公民抗命者来说,对薄公堂和锒铛入狱都可能是抗议活动的延伸。

为抗议预算案而在国会前静坐的华盛顿市长格雷因阻挡通道而被控“非法集会”。他的女儿交了50美元把他保释出狱。“非法集会”是一项轻罪指控,交50美元罚款就可结案。格雷市长究竟是交钱了事,还是拒不认罪,暂时还不清楚。

*听众信箱 欢迎来信*

美国之音听众信箱欢迎听众来信。来信请寄到:北京邮政信箱9171号,邮政编码100600。您也可以给美国之音发电子邮件。电子邮件请发至:Chinese@VOAnews.com。您也可以在本文下面留言,写下您的问题或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