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央行因坏帐无力偿债?拉迪称央行不差钱


中国人民银行总部(中国中央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总部(中国中央银行)

中国央行紧缩步伐不减。加息11天后,中国人民银行再度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通胀压力和充盈市场的流动性令市场对持续的紧缩措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与此同时,有关过度放贷后果的讨论也到了相当热烈的程度。一些意见甚至认为,央行因坏帐或已陷入无力偿债的地步。

*存款准备金率创纪录*

过去7个月时间里,中国央行几乎是每个月将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一次。最近一次,也就是4月17日,央行宣布从4月21日起,将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这也将使中国大型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升至20.5%的新高。

4月1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博鳌论坛上谈到存款准备金率是否已达到极限时说,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不存在绝对上限。这番表述令市场相信,央行紧缩政策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此外,自去年10月以来,央行至今还4度提高了官方利率。

不过,虽然存款准备金率升到20.5%,但中国基准货币市场利率却只是微幅上调到2.7%,显示流动资金充裕。

路透社4月18日的分析报导说,这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将吸收大约3600亿元可能被用于放贷的资金,而近4500亿元央行票据和正回购协议也将在今后两个星期到期。分析说,央行4月票据和正回购回笼导致大量资金涌出,使利率相对低于当前2.92%和3.31%的央行三个月期及一年期票据孳息。

分析认为,尽管央行已将存款准备金率调高到创纪录高度,但没有什么明确迹象显示央行今年一季度放贷步伐比去年有所减缓,仍有放贷失控的危险。

路透社报导说,由于2010年2月以来的真实利率一直处于负值,因而今后一年间加息一到两次的可能性非常高。分析说,3月份消费者通胀水平和基准一年期存款利率的差距为2008年6月以来的最大。

对于北京方面为对抗失控的通胀而采取的紧缩措施,不同分析者从各自角度有不同看法。

*章家敦从中国崩溃论到看衰央行*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甚至认为,中国央行已经陷入无力偿债境地,而紧缩措施正是导致这个局面的原因之一。他说:“央行一直在上调利率,从去年10月以来已经调高了4次。它这样做是为了对抗通胀。但每调高一次,就等于让它发行的用于购买外汇储备的票据成本增高。”

章家敦说,中国一直在购买涌入的外汇,而用于购买外汇的资金则是通过发行票据筹集。但是,他说央行实际是在用处于升值中的人民币购买贬值的外汇,因此会对其资产平衡形成冲击。

*背靠国家好印钞*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

章家敦认为,虽然从某种意义上,中国央行失去偿债能力似乎无关紧要,因为它一方面有国家支持,另一方面它也可以通过加印人民币来完成任务。

但是,他认为,如果中国央行的金融境况恶化,会造成切实的后果。他说:“问题在于后果会怎么样。央行在融资总得有人支付,而支付的人正是中国的老百姓。他们要么会被直接加税,要么会通过储蓄利息的调降而被间接征税。不管怎样,他们都得出钱。而出了这份钱,他们自己能支配的钱就少了。”

章家敦认为,这样拿老百姓的钱用于偿债,对于中国要走向消费推动的增长模式自然会起到反作用。

*隐性债台有多高?*

去年中国官方发布的主权债务数字大约占其GDP的17%。章家敦说,真实比例到底有多高,可能没人知道。但是,如果计入所谓的隐性债务,例如地方政府融资运作的债务,北京方面背负的真实债务恐怕高达国家GDP的160%。

*拉迪:央行债务能偿还*

但是,华盛顿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认为,当前的银行准备金,其实能够用于补偿报称的120%的不良贷款。因此,他认为从资金方面讲,央行失去偿债能力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拉迪还针对媒体近日对中国紧缩措施将对全球经济复苏不利的看法提出异议。他说:
“很多人的说法是,央行现在开始踩闸,因此经济增长可能会显著减缓。这样的报导现在很普遍。在财经报导中,这几乎就是‘硬着陆’。”

拉迪认为,这样的观点不着边际。他说,过去几个月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做法并不是货币紧缩措施,而是对冲举措。他说,中国一季度虽然没有贸易顺差,但外汇储备仍然增长了1960亿美元,而这表明中国其间花了大约1万亿元人民币用于购买这些外汇。因此,拉迪认为,央行需要通过增加存款准备金率来保证这些钱不会进入流通。他说,央行的举措是为了保持中间货币政策;外汇市场的操作并不会导致资金供应大幅度增长。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