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万延海: 联合国禁毒机构会议,中国过往成瘾者遭殃


2011年5月24日,联合国禁毒合作项目《东亚次区域禁毒谅解备忘录》(MOU)签约国部长级会议,所谓六国七方禁毒部长会议,将在老挝万象举行。来自柬埔寨、中国、老挝、缅甸、泰国、越南以及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代表,将出席这次会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计划邀请六国七方禁毒部长会议代表访问中国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戒毒康复社区“雨露社区”。

雨露社区坐落在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市区东部,占地103亩。它是开远市人民政府命名的第19个社区,也是全国公安机关44个戒毒康复场所建设试点项目之一。

2010年7月22-23日,中国全国公安机关戒毒康复场所建设工作现场会7月22日至23日在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召开。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在会上强调,全国公安机关要认真贯彻落实全国公安机关社会管理创新工作座谈会精神,学习借鉴云南省开远市戒毒康复场所建设管理工作经验,创新戒毒康复模式。从此,全国机关戒毒康复场所建设学习开远雨露社区模式称为风尚。

开远市建立的“雨露社区”被描绘为:既是一个戒毒康复人员的家园,也是一所技能培训学校、一座劳务输出基地,这种集戒毒、康复、医疗、培训、生活、就业等功能于一体的戒毒康复新模式。

尽管中国国家禁毒委对戒毒康复场所建设提出“自愿为前提”的指导意见,但是开远市公安局为迎接六国七方禁毒部长会议代表的光临,却在开远市对大量过往登记在册的吸毒成瘾人员进行逐一排查,强行登门访问和强制尿检吸毒的情况,试图强迫更多的人们入住“雨露社区”,迎接部长会议代表们的访问。此举在开远乃至红河州过往吸毒人员社群中引起渲染大波。

社群人员不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自己的隐私被泄露,对其生活环境影响极其恶劣,特别是一些已经戒断多年,或孩子已经长大成人的过往成瘾者来说,这有可能摧毁其辛辛苦苦才重新建立起来的诚信,同时也可能给孩子或家庭也带来预想不到的歧视压力。

尽管法律规定了吸毒认定办法及检测程序,但目前公安部门在认定吸毒成瘾时,通常还是以一个简单的尿检结果来作为收戒的事实依据。然而,人们传说多种食物或药物都有可能导致尿检结果呈阳性。因此,很多人在近期以来纷纷忌讳很多食物或药物,有的甚至生病了也不敢随便使用药物进行治疗。

笔者认为,联合国禁毒合作项目《东亚次区域禁毒谅解备忘录》(MOU)签约国部长级会议应该尊重人权,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及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应该立即调查和阻止开远市公安局本次侵犯毒品成瘾者人权的行动,要求开远市公安局立即释放所有及其被抓捕的过往成瘾人员。联合国禁毒机构和中国国家禁毒委应该放弃5下旬禁毒部长代表访问开远雨露社区的计划。

背景资料:

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制署是由联合国大会1990年12月12日第45/179号决议设立的,简称“联合国禁毒署”。执行主任为禁毒署负责人,他直接向秘书长报告。该机构的宗旨是:在国际范围内协调麻醉品管制活动。总部设在奥地利维也纳。1990年,中国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禁毒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国禁毒工作。

1991年,联合国禁毒署首先倡议在“金三角”地区周边国家开展东南亚次区域禁毒国际合作项目。中国政府积极响应这项倡议并参与了有关活动的计划和制订工作。1993年,中国、缅甸、老挝、泰国和联合国禁毒署(2002年改名为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共同签署了《东亚次区域禁毒谅解备忘录》(MOU)。

1995年5月在北京举行了第一届东亚次区域禁毒谅解备忘录签约国部长级会议。会议接纳越南和柬埔寨为谅解备忘录签约国,通过了《北京宣言》和《次区域禁毒行动计划》,确定以联合国援助禁毒合作项目的形式开展区域合作,《东亚次区域禁毒谅解备忘录》(MOU)六国七方禁毒合作机制正式形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