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公司开展保健项目


减肥,戒烟,很多人会更健康。美国的一些公司正在采取措施,帮助雇员得到健康,保持健康。但也有人担心,一些公司的健康项目是否有可能过份了。

吉姆·赫什是华盛顿的一位健康政策研究者。他60岁出头。几年前,他开始肩膀疼。整天伏案看电脑打字似乎是加重了疼痛。他说:“我去看医生。他给了我布洛芬,还有强力阿司匹林。我不知道我对阿司匹林过敏。结果吃了之后内出血,被送进急救室,输了好多血。”

如今,赫什通过他的雇主RTI国际公司,正在尝试一种新方法保持健康。每个星期三和星期五,赫什和他的9个同事都做瑜伽一个小时。赫什说:“做完瑜伽后,我觉得神清气爽,工作更有效率。我发的电子邮件也不是那么措辞简慢了。”

安·米拉比托是德克萨斯的贝勒大学商学院助教授。她说,在过去30年里,有健康项目的公司数目一直在稳步增长。拥有一万以上雇员的公司至少四分之三有一种健康项目。有些项目很简单,只是在雇员的桌子上放上水果,鼓励员工饮食健康。其他的项目则是为员工提供健身中心或瑜伽课。还有一些项目是给雇员提供有关减肥、运动和戒烟的咨询。

这些生活习惯的改变可以降低患心脏病、糖尿病的风险。米拉比托说,有效的健康项目从商业角度来说可以是很合算的,“有证据表明,健康项目投资的回报率大约是三到六比一。也就是说,公司在工作场所健康项目上投资1美元,可以得到3到6美元的回报。”

医疗保健费用节节攀升,员工年龄增长,这些因素有可能消耗公司的盈利。但医疗费用不断上涨并不是越来越多的公司投资于工作场所健康项目的唯一原因。商学教授米拉比托说,还有另外两个原因。

首先是妇女。妇女通常在家里负责照看家人的健康。现在很多妇女外出工作,她们就自然而然成为公司里的健康管理者。她们期待工作场所有助于保持健康。另外一个因素是婴儿潮一代人,也就是二战之后出生的美国人。

米拉比托说:“婴儿潮一代人看到自己的父母活得更长,他们明白一生保持健康有多么重要。”

婴儿潮一代人更有可能饮食健康,或参加瑜伽课。但那些不愿意注意自己身体健康的人,公司又能怎么办呢?布赖特·鲍威尔为许多家公司设计健康项目。他说,健康项目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让雇员参加。

公司最常用的措施就是金钱鼓励。例如,假如接受健康咨询或承诺戒烟,就可以少缴医疗保险费。鲍威尔说,金钱鼓励可以让雇员一次两次作某种事情,但不容易让一个人做长期的生活方式改变。

另外,各个公司在这方面也小心翼翼,避免跟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这个执行反歧视法的联邦政府部门惹上麻烦。

克里斯·库辛斯基是该委员会的一位律师。他说,健康项目必须是自愿的。假如雇员选择不参加,他们也必须能够选择是否要提供有关他们健康状况的隐私性信息。

库辛斯基说,还有一个问题是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没有回答的,这就是到了什么程度才算是雇员感到他们在被强迫参加一个健康项目。

他说:“我们委员会的法律办公室发出了一些非正式的讨论函说,假如一个人不参加一个健康项目,你就不给他提供医疗保险,这就是过份了。”

假如一个雇员接受了基因测试,显示他将来有可能患病的风险,那应该怎么办呢?

美国国会2008年通过基因信息非歧视法,禁止雇主根据基因信息做出是否雇用的决定。该法也禁止医疗保险公司动用基因信息拒绝提供医疗保险或收取高额费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