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共欲掀红歌潮 被指病急乱投医


中国农民唱红歌

中国农民唱红歌

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前夕,中国政府正在掀起新一轮“红歌”热;与此同时,也有省份在“反三俗”名义下推出“禁唱”歌曲名单。一时之间,“唱与不唱”成为千家万户生活日程中的重大选项。

官办民选“样板歌”?

在中宣部指导下,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国音乐家协会等官方权威机构在举办的“唱响中国--群众最喜爱的新创作歌曲”评选活动中,已经选出包括“走向复兴”等在内的36首入围歌曲,引发强烈反响。

“中新网”说,为便于学唱传唱,中国网络电视台《唱响中国》官网已经刊载36首歌曲的试听和视频,《光明日报》从4月10日起每天刊发一首新歌简谱,学习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已出版发行36首新歌集锦(CD、DVD)。

红歌根据地 重庆最积极

因为薄熙来发动红歌活动而“红”极一时的重庆市委宣传部就中央政府的这轮“唱响”活动发出通知,强调36首初评入围歌曲“风格形式多样,旋律优美动听,从不同角度唱响时代主旋律,歌颂党,歌颂祖国,讴歌美好生活,是新鲜的、优秀的红歌传唱曲目”。通知要求,“通过多种方式,认真组织广大干部群众学唱,进一步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有关“重庆”与“红歌”联姻的报导也频频见诸媒体,如“重庆要求媒体高密度宣传36首红歌,保证人人会唱 ”;“重庆卫视全新改版 《天天红歌会》推广红歌”;“重庆官方称红歌传唱10万场,官员白领拜师学唱歌 ”,等等。

“共产党红学研究者之论

位于上海的共产党红学研究者、评论人士任海勇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红歌”现象早已有所关注。

任海勇说:“如果概括地表述的话,只有一句话,就是‘病急乱投医’。就是说,无论是最初创意用红歌进行表现的人还是现在跟唱的人,他们的内心都对红歌矫正人心惶惶和宗教信仰缺失的社会没有任何信心。”

任海勇说,经过几十年经济改革之后,人们普遍丧失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中国政府因而明显表现出恐惧,因为这意味着中国现存制度的依托已经不复存在;在大军溃退之时,红歌被当成强心针和呼喊人们继续前进的声音;薄熙来作为红歌的“复兴者”生活中却明显推崇西方。

名作家说长不了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教授、著名作家梁晓声对美国之音说, 当前的红歌浪潮仅仅为中国特有流行现象中的一个阶段,没有必有过份认真看待。

梁晓声说:“我们是一个相当政治化的国家,每年到国庆,尤其逢10的时候,书也罢,报纸也罢,电台、电视都是这样。我不相信过了今年90周年之后红歌现象还能持续。当然,现在有所不同,它是高调的、明确的,而且发动了群众。”

红歌铺垫政治软着陆?

与此同时,浙江温州有网友披露,许多当地KTV近日出现了一个禁唱的“违禁歌曲”曲目表,列出37首禁唱歌,包括邓丽君的《梅花》、苏芮的《牵手》、任贤齐的《小雪》、陈升的《北京一夜》等。禁唱曲目表上明显指出“根据省文化厅要求,以下37首违禁歌曲不得播放”。

上海的“共产党红学”研究者任海勇说,共产党将“红歌”当作“强心针”,与国民党撤退大陆之前蒋经国1949年的“打老虎”行动异曲同工;共产党正期待使用这一现象来提供某种程度的“政治软着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