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戴晴: 真如神-百花洲巧遇


在他的《万言书》里,杨永泰对“安内”,即“剿灭赤匪”,有他独特的方略。他认为,有主义、有根据地的“党军”,与冯玉祥张学良辈不同。对付他们,须“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并且随后在总裁首肯下发起“政治改革”和“新生活运动”。

就在这前后,时任江西剿共行营秘书长的杨永泰,碰到正在闲溜达于南昌百花洲公园里的当年故人莫大哥。

莫雄的经历跌宕起伏,我们这里只说1930年。那时,他随张发奎反蒋失败,介入的宋子文/张学良联合“反蒋抗日”又失败,正流落上海。时任财长的宋子文许他“一时没有合适职位,就在我部里挂个名吧。”在税警局长这个“闲职”上,不意间遇见国共翻脸之前曾在他的国民革命军11师任政治部主任、“头脑清醒、爽朗结实”的共产党员刘哑佛(即我们熟悉的鲁迅笔下刘和珍君的兄长)。“故友重逢、不胜欢喜”。这一欢喜不要紧,军委上海特科的严希纯、卢志英、项与年等,遂成与他亲密往来的朋友。李克农那里也搭上了线。

到了与杨永泰不期而遇,他已是介入闽变又失败、成了时任江西剿共第二路军总指挥薛岳(他的故事我们后边还要细说)的“食客”。莫大哥欣赏广东大同乡、茂名杨永泰“变革思想和魄力”;杨则爱他“军人见得多了,你这样不糜烂地方反而获百姓好感的有几个?” 基于此,杨秘书长表示愿意为莫大哥与蒋介石“驳线”,由他率先实施一项“剿共新政”。其要点是汲取前几次失败的教训:共产党不是一个接一个圈“根据地”么?好,国府这边也不再剿了就撤,而是军政联手,针锋相对地也来一套“专员/司令制度”。据杨永泰对莫雄解释:“行政督察专员是文官,等于道台衔;又兼保安司令,是武官,等于镇台衔。一文一武,一手抓两印,几好玩的。”

莫雄上任。在严希纯的具体策划下,他的道台/镇台衙门几成上海中央特科分部:
第四行政公署
督察专员:莫雄
专署主任秘书:刘哑佛
情报股长、文教科长等皆为CP;
……
第四剿共保安司令部
司令:莫雄
副司令:陈修爵 (CP)
主任参谋兼清乡委员长:卢志英(其妻张育民,在南昌开设“女医生张育民珍所”,实则负责联络和交通)
情报参谋:项与年
……
情报源源不断送到上海,德安的“剿共保安”也连连得手——当地红军投桃报李,佯攻佯撤,能不捷报频传么?直到1934年。
XS
SM
MD
LG